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爱し子よ(R18)上

这篇是架空的学院梗,全文的灵感来自于一个以病娇神曲为BGM的奈因手书视频,当时看完那个视频只觉得眼前一道闪电劈过,然后华丽丽的诞生了这篇文。还有我是第一次炖肉,所以可能各种不好吃的话也请不要见怪啦~\(≧▽≦)/~





3月的天空看不见灼热的太阳,柔和的光线顺着明亮的天幕倾泻下来。春天的微风带来凉爽的气息,带起一片片樱花在空中旋转翻腾,犹如从天而降的一场樱花雨。

 

“啊啊,伊奈帆你看,今天学院的风景很不错呢。”淡金发的男孩隔着天台的铁丝网指着下面樱花飞舞的樱花园,天青色的眼里透出满满的惊叹。

 

被叫到名字的黑发少年抬了抬眼,将褚红色的视线投向身边人所指之处,脸上呈现出与那人截然相反的平静表情。只是看了一眼,他便将视线收了回来,然后答非所问的说道,“便当再不快吃就不够时间午睡了,斯雷因。”

 

还沉浸在‘学院的樱花好漂亮’的斯雷因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便转移了注意力,一边“唉唉唉,是这样吗”的回应着,一边赶紧行动起来将手里还剩一小半的便当消灭,白皙精致的脸上因为死命扒饭而浮现起淡淡的红晕。

 

伊奈帆默不作声的将自己已经空空如也的便当盒收拾好,然后接过行动迅速的斯雷因递过来的空饭盒跟自己的摆在一起。转过头的同时毫不意外的看见斯雷因正鼓着脸努力咽饭的模样。

 

真是可爱啊。

 

“呼,终于咽下去了,伊奈帆做的饭真是越来越好吃啦。”回视着那双暗红色的眸子,斯雷因笑的眉眼弯弯。

 

──就像个天使一样。

 

伊奈帆的表情变的柔和了些,他点了点头,问道,“要睡吗。”

 

说着,将原本压在下面的双腿伸直开来。

 

斯雷因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

 

把头枕在对方膝上的动作十分流畅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伊奈帆低头凝视着斯雷因闭眼安睡的侧脸,睫毛上下煽动着,暗红的瞳孔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动着,那似乎是一团火,安静且默默燃烧着。

 

过了一会儿,觉得膝上的人应该已经进入了睡眠,伊奈帆将手轻轻抚上斯雷因的头,手指穿过柔软的淡金色碎发,顺着头发的弧度来回抚摸着。面无表情的脸上随着动作渐渐露出了微笑,用看着世界上他最爱的瑰宝一般的温柔而又深情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人。

 

呐,斯雷因,就这样在我怀里沉沉入睡吧,如此天真而美好的你,绝对不会容许再从我身边逃开。

 

 

 

伊奈帆第一次见到斯雷因是在孤儿院。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8岁的孩子,因为父母和姐姐出意外去世家里其他亲戚都不愿意抚养他的关系而被送进了这个孤儿院。

 

斯雷因刚来的时候,他已经进入这里大概有一个多月了。或许是因为不善与人交流以及常年没什么表情,孤儿院的其他孩子们都不喜欢跟他一起玩耍。起初伊奈帆并不怎么在意,只是一个人安静的生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与总是扎堆的其他孩子犹如两条平行线般井水不犯河水地相处着。

 

但渐渐地,伊奈帆便发觉他似乎还是太天真了点。不合群的孩子总是会被其他合群的孩子欺负。

 

有时他会发现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床铺被搅的一团凌乱,有时他会发现总有人朝他脚边扔小石子,有时他会发现自己第一天还在看的书第二天就不见了,有时他会发现他准备换洗的衣服上多了好几个黑色的鞋印,有时……

 

即使这种‘有时’发生的频率已经不能用‘有时’来形容了,伊奈帆也没有将这些事告诉院长老师,也没有去找那些做出这些事的孩子们。他依旧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自顾自的生活着。

 

然后‘恶作剧’便更加过分了。

 

都只有七八九岁的年纪,吐出伤人的话语都是不带大脑思考的。孩子们开始给他取各种各样的‘外号’。

 

哑巴,聋子,无脸鬼,傻子……诸如此类。

 

像‘傻子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看啊,那个哑巴又在看高年级的书了’这类充满恶意嘲讽的言语几乎每天都能听到。

 

可伊奈帆最多只是皱了皱眉,依旧不去搭理他们。

 

直到那一天他发现自己压在床单下的照片不知道被谁给翻了出来。满地都是被撕毁的照片碎片,缩小的瞳孔里父母和姐姐的脸被分割成无数块。

 

他头一次感到愤怒。

 

后来他找到了那个人,对方是大他两岁的孩子,睡在他对面的床铺。质问那个人时,对方一脸挑衅没有丝毫愧疚的样子让他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意识模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那人扭打在了一起。

 

不怎么运动的身体和体格差异让他逐渐落了下风,激烈的肢体冲突下他的背狠狠地撞上了桌子,恍惚中眼前似乎有银色光芒闪过,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便伸手抓住了它──是一把放在桌子边缘的小小的塑料剪刀。

 

伊奈帆握着塑料剪刀看着那个举着拳头向他挥来的孩子,抬手出去对着对方的手臂狠命划下──

 

周围是此起披伏的尖叫声和哭喊声,对方的拳头因为这一吓生生顿在了半路,呆呆的看着手臂上的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液,伴随着疼痛那孩子放声大哭起来。

 

后来院长老师便将伊奈帆安排到了单独的房间。孤儿院内所有的利器包括他曾用来伤人的小小的不具备杀伤力的塑料剪刀都一并收到了其他地方。

 

这一次的事件也让其他孩子再也不敢欺负他,变得比之前更加的排斥疏远他。

 

或许在离开这座孤儿院之前都是这样的生活了。小小的伊奈帆这么想着。所以在小斯雷因来到这孤儿院的时候,他也只是捧着本牛津词典站在角落里连头都没抬一下。

 

所以当小斯雷因顶着灿烂而又略带腼腆的笑容来到小伊奈帆面前的时候,他不免也跟其他孩子一样惊讶了一下,虽然后者的表情更像是惊恐。

 

“你好,我是斯雷因·特洛耶特,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呢。”

 

伊奈帆盯着对方看了几秒,“界塚伊奈帆。”说完便合上了手里的书离开了。

 

然后他便听见有孩子跑向斯雷因七嘴八舌的对他说着‘斯雷因哥哥不要去招惹他比较好哦’‘界塚君是个很可怕的人啊,特洛耶特君’‘你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声音渐渐变小直到消失,伊奈帆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

 

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然而这句话到了晚上便随着对方搬进自己房间这一行为给抹杀的无影无踪。

 

“伊奈帆以后我们就住在一起啦,请多指教。”

 

这个人是不是无论什么时候都笑的这么开心?伊奈帆皱着眉想着,稚嫩的脸上浮现出疑惑。“院长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安排。”

 

有了之前他伤人的那件事,院长老师按道理应该不会再安排任何人跟他一起住才对,那么只有可能是面前的这个人……

 

“哎?是我跟院长老师说想跟伊奈帆一起住的啦,伊奈帆不欢迎我吗。”可爱的小脸上因为失落而充满了悲伤。

 

斯雷因是个很漂亮的孩子,淡金色的头发天青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实在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孩。伊奈帆想不通,别的孩子躲他还来不及,为什么这个人这么主动的往自己身边凑。

 

“没有。”伊奈帆又恢复到面瘫的样子,“你刚刚来,折腾了一天还是早点休息吧,特洛耶特君。”

 

“嗯嗯,确实想睡觉了呢,那晚安啦伊奈帆,以后叫我斯雷因就好。”

 

伊奈帆并没有应声,他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或许这个新来的孩子会打破他现在平静的生活。后来的事也的确如他所想的那般发展着。

 

之后斯雷因便开始跟在伊奈帆身边。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分享零食,一起坐在大树下午休。斯雷因很喜欢在睡觉的时候将头枕在伊奈帆的腿上,一开始伊奈帆对此非常不适应,不过也并没有阻止斯雷因的意思。

 

他曾在某天午后问过斯雷因,为什么在知道他身上发生过那样恶性的事件后还这样接近他,对此斯雷因只是歪了歪小脑袋,回答道,“我觉得伊奈帆没有错啦,是对方不好夺走了伊奈帆最重要的东西,还想打伊奈帆,明明是那个人的错,伊奈帆不应该被这么排斥的。”

 

小伊奈帆当时只觉得心脏的跳动频率忽然变快了,一下一下撞击胸膛的声音伴随着斯雷因的话的余音一起回绕在耳边。他眨了眨眼将视线望向外面晴朗的天空,感觉这光好像照进了他的心里。

 

斯雷因的这番言论随后便在其他小孩们中流传开来。

 

──跟异类玩的人果然也是异类。

 

于是他们开始像躲伊奈帆一样躲着斯雷因,将他们两个人完完全全的隔离在另外一个世界中。小斯雷因并不像小伊奈帆那样对这些事还能保持着面不改色的样子,察觉到周围人跟他的疏离之后他确实伤心了一下子,不过想着‘有伊奈帆在我身边就好啦’,他也很快地恢复了过来。

 

就这样过了两年,转折出现了。

 

政府因为要对市容做出更好的改善而对孤儿院所在的街道进行了拆迁,孩子们被分别分编到了各所不同的孤儿院。而伊奈帆和斯雷因并没有分进同一家。

 

就这样被迫分开。

 

伊奈帆当时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是说他没有想到会在某一天和斯雷因分开。

 

因为长的漂亮性格也很好,斯雷因总是会接受到来自不同家庭抛出的橄榄枝,对此斯雷因很开心,也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对每个家庭的主人说着‘能不能也收养伊奈帆呢,他是个很厉害很聪明的人哦’。

 

然而他们都在看到伊奈帆阴郁的表情以及从院长老师和其他小朋友那里知道那件很不愉快的斗殴事件后便尴尬的摇了摇头。

 

于是斯雷因便这样没有跟任何一个家庭走。

 

于是当时的伊奈帆便以为斯雷因会这样永远留在他身边。

 

不是没有跟院长老师请求过,但是大人们又怎么会将孩子的话放在心上呢,伊奈帆和斯雷因最终还是被送往了不同的孤儿院,失落在这座城市不同的角落里。

 

 

 

学院放学的铃声准时准点的响起。伊奈帆收拾好书包出了教室门径直向着楼上二年级的教室走去。

 

斯雷因比他大一岁,也比他高一个年级。虽然年龄的大小跟年级的高低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只不过是入学早晚的问题罢了。

 

──在学院的迎新会上,负责接待伊奈帆的学长正是斯雷因。

 

5年没见的两人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伊奈帆还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斯雷因的表情,儿时显得可爱的现在却更为精致的脸上充满了惊喜和惊讶的表情,天青色的眼里盛满了泪水,一滴一滴接连不断地从中落下,对方因激动和兴奋让双颊染上玫红的样子瞬间击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那是专门为斯雷因开拓出来的,专属于斯雷因的领地。

 

对比起斯雷因外露的内心表达,伊奈帆仍然是没什么表情起伏,只有微微向上的嘴角显示出他此刻也跟斯雷因一样对两人的重逢感到无比的喜悦。

 

他很满意现在的情况。

 

斯雷因并不知道当时被各自送走之后伊奈帆曾去他所在的孤儿院找过他,因为当时斯雷因已经被人收养离开了那家孤儿院。当时年仅10岁的伊奈帆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平静的可怕,暗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明灭不清的光芒。所以斯雷因也更加不会知道,在伊奈帆有能力自己赚钱买下第一部笔记本电脑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入侵了那家孤儿院的系统并从中拿到了斯雷因的收养手续。

 

从一长串公式化的资料中分拣出最重要的几个信息,然后一路追查分析直到查到斯雷因现在所在的地方──薇瑟军事学院高二生。

 

在斯雷因所在的班级站定,伊奈帆抬眼往里面看了一下,只见斯雷因正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跟一个金色长发的女孩说着什么,两人的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伊奈帆抿了抿唇,斯雷因与女孩的熟络让他心生烦躁,那两人相视而笑的样子仿佛是集合了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合谐的气氛让其他人都只能在远方静静的看着,并不忍心打破这一美丽的风景。

 

是的,精致腼腆的少年和温柔大方的少女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风景。

 

忽然,斯雷因像是看到了站在门口默不作声的伊奈帆,向他挥了挥手,提着书包小跑着过去。

 

“伊奈帆,不好意思久等了,我收拾好了,可以走啦。”斯雷因笑着说,“对了,这位是艾瑟依拉姆,我进孤儿院之前最好的朋友。”

 

金发的少女温和的笑了笑,“这位就是界塚伊奈帆先生吧,斯雷因经常跟我提起你呢,叫我瑟拉姆就好啦。”

 

伊奈帆点了点头。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这个名字他在调查斯雷因下落的时候偶尔看到过,这座薇瑟军事学院也是她爷爷名下的产物。因为幼时斯雷因曾经提起过他有一个青梅竹马,再加上收养斯雷因的人似乎也跟这个家族有着一定的联系,所以当时伊奈帆推测这位小姐便是那所谓的青梅竹马。

 

没想到他还真猜对了。

 

走在通往校门的路上,伊奈帆落后几步注视着前面两人继续说笑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那段故事里并没有他。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听着。

 

他突然想起来斯雷因跟他说过的有关他被收养的事。

 

“因为扎兹巴鲁姆叔叔是我父亲的好友,再加上他转告说瑟拉姆小姐也很希望我能回去,所以便同意了收养。”

 

“扎兹巴鲁姆先生跟我说了很多父亲的事以及大家的近况。”

 

“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请求叔叔带上伊奈帆一起的,结果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

 

“当晚在酒店房间迷迷糊糊睡着了,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在飞往北欧的私人飞机上了。”

 

“叔叔最后还是拒绝了我的请求。”

 

──啊啊,强行将斯雷因带往他所够不到的世界真是恶劣的行为呢。

 

艾瑟依拉姆在停在校门口来接她的车前站住了步子,说,“那么,我就先回去了。斯雷因我……明天再来找你。”

 

少女在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后的表情变的有些微妙。

 

伊奈帆将这些尽收眼底,斯雷因却恍若不觉的点点头目送着车子绝尘而去。

 

 

 

 

斯雷因和伊奈帆在学院不远处合租了一间公寓,原本斯雷因是住校的,但后来因为伊奈帆的邀请再加上他本身也不喜欢住校,便从宿舍搬进了这间公寓。公寓不大,但对他们俩来说已经足够了。

 

斯雷因将书包放下,跑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捧着水杯他开口说道,“艾瑟依拉姆小姐很难才能出来一次呢。”

 

一旁正系着围裙系带准备做晚饭的伊奈帆顿了顿。

 

“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的一个人,谁又知道其实她并没有自由呢。”没有察觉到伊奈帆的动作,斯雷因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艾瑟依拉姆小姐很喜欢小鸟和海洋,明明有机会可以去看看的,可她却没有选择去,反而将时间全都浪费在我这里。”

 

“艾瑟依拉姆小姐真是个很好的朋友啊。”

 

所以我也要好好的陪在伊奈帆身边。

 

这么想着,斯雷因并没有把它说出来。漂亮的脸因为心底这小小而又郑重的承诺带起了一丝类似于幸福的微笑。外面的夕阳不知何时透过厨房窗户照射进来,橘红色的光线洒在天青色的眸中,折射出不可思议的绚丽光彩。

 

看着这一幕的伊奈帆因为背对着夕阳的原因,带着些微孩子气的面部显得有些阴郁。暗红色的眼底深处躁动翻涌着,受到狂风席卷而激烈跳动着的火焰似乎有燎原之势,他抿紧了嘴角,不着痕迹的问道,“你喜欢她?斯雷因?”

 

“唉唉唉?什么什么?”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斯雷因惊得差点把手中的杯子给摔了。他回头注视着伊奈帆慌张的解释着,“没……没有啦,伊奈帆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伊奈帆沉默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斯雷因被盯的有些不自在,他移开了与伊奈帆对视的眼睛,脸上不知道是被夕阳照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竟开始泛红。

 

就在斯雷因考虑要不要从这尴尬的气氛中逃出去的时候,伊奈帆终于收回了视线开始着手准备做饭。

 

“你去外面坐着看会儿电视吧,晚饭很快就好。”

 

“嗯嗯……好……”胡乱应了几声,斯雷因放下方才在手里被攥的死紧的杯子,真的从厨房逃了出去。

 

再被伊奈帆那好像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神凝视下去,他心底里的小秘密说不定就会被发现了。

 

──关于他喜欢界塚伊奈帆的这个小秘密。

 

而被留在厨房里的伊奈帆,眼神变得愈发阴沉起来。

 

 



  • 关于我所说的那个手书视频我把链接放上来,真的好好看哦!我会说我循环了它无数次吗!真的太戳我萌点了!2333333333333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1935/

评论(5)
热度(125)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