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论把老婆娶回家的正确方式

没错这又是我看了凛遥吧的一篇论基佬是怎样掰弯的文而开的脑洞!然后又是本来想写欢脱向的结果写着写着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奇怪的产物!(啊,我为什么总是写成这样,捶胸)


本文设定为原著背景,奈因国民CP,伊奈帆和斯雷因都不知道这事。祝食用愉快(~ ̄▽ ̄)~





问:最近总是感受到奇怪的视线怎么办?

答:找到视线的来源并询问其原因。

 

 

 

斯雷因开始感到不对劲。

 

从被界塚伊奈帆抓回来到现在,他不知道在这所监狱里呆了有多久。封闭的牢房里没有窗户,他无法得知外面的昼夜,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犹如慢性死亡一般让这死气沉沉的空间里充满了沉重和压抑。

 

他曾经想过死亡,一方面是解脱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给那些或多或少因他而死的人的交代。不过都被那个可恶的橙色家伙给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过求死的念头,直到那次界塚伊奈帆一如既往的来看他找他谈心。

 

斯雷因不得不承认那次谈心的确是有效的。那个比他小一岁的少年准确的抓住了他的弱点用短短几句话便踢走了他一心求死的想法,让他在成为火星伯爵后第一次将心里一直压抑着的种种情感随着泪水一并宣泄了出来。

 

那次谈话之后他便开始好好吃饭。没有了想要去死的念头后他也开始留意起自己身边的一些事,于是便也在发现那个给他送饭的卫兵不知道多少次在送饭时间向他投来奇怪的视线后,斯雷因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那种视线并不是一个地球人面对破坏自己家园的罪魁祸首该有的憎恨和厌恶,反倒是充满了对弱者同情以及怜悯。

 

没错,就是同情跟怜悯。

 

虽然自己现在的姿态的确是悲惨而又可怜的,但斯雷因还没有笨到会认为就凭这个样子能让地球人忘掉战争带来的伤害而对他这个头号战犯产生原谅的心理,毕竟战火让太多人流离失所,所以在发现那诡异的目光后他充满了不解,却也没有去问那个卫兵用这种眼神看他的原因。

 

对他来说,从失败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了未来,便也没有必要知道个中缘由了。

 

 

 

问:曾经的敌人存心惹自己生气怎么办?

答:先忍!如果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一拳揍飞他吧!

 

 

 

斯雷因再一次从牢房里走出前往会客室的时候是一个阳光冽艳的下午。

 

通向会客室的路他在这几个月内走过无数次已经非常熟悉了。在经过焊着有手指般粗细的栏杆的窗户时,他向外看了一眼。

 

斯雷因其实很奇怪为什么界塚伊奈帆时不时的跑来看他。

 

一开始他是非常讨厌那个橙色家伙来的,毕竟没有人喜欢看着曾经跟自己杀的你死我活的敌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在斯雷因看来,界塚伊奈帆这个人就跟他的橙色机一样那是相当的碍眼。

 

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界塚伊奈帆每次见他的时候都会在会客室摆上一桌国际象棋,他很少会说有关战后的事,大部分的时候他俩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下完一局又一局棋直到探视时间结束。他有时候还会带一些自己做的小甜点来,斯雷因不得不承认虽然界塚伊奈帆这个人让他讨厌可他做的点心却是十分可口且极为附合自己爱吃甜食的口味。

 

所以偶尔他会想像这样经常有人来陪他的感觉还不错。

 

沉重的铁门被推开的时候斯雷因毫无意外的看见了坐在桌前背对着他的棕发少年。送他前来的卫兵止住脚步将门关上,斯雷因便走过去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少年对面的位置上。

 

“最近还好吗。”战争过后仅剩的暗红色右眼犹如黑夜里寂静燃烧的火焰,界塚伊奈帆一如既往的在见到他的时候开口询问着他的近日状况。

 

“每次来你都是这句话。”虽然嘴上对对方吐槽着,可斯雷因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今天不下棋么。”似乎跟这家伙见面就会下棋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此刻意料之外的没有看见棋盘让斯雷因有些疑惑。

 

“我以为你对下棋没兴趣。”

 

“啊……确实是这样。”

 

“其实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界塚伊奈帆一边说着一边从脚边拿出了一个纸袋推到斯雷因面前,“新芦原市立芦原高中重新开课,大概以后没办法经常来看你了,所以我找了几本书给你。”

 

意思是让他在他不在的时间里看书打发时间吗?

 

斯雷因看了一眼纸袋没有要接过的意思。

 

“我讨厌看书。”

 

其实他并不讨厌看书,只是面前这个人在他不在的时候给他找书让他打发时间这一行为,无形之中就好像在传递着‘没有我你会很无聊所以看书打发下时间等我来了再陪你’这样的讯息让他下意识的就拒绝掉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那种没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人,即便是自小失去父母,后来又得知艾瑟依拉姆公主的‘死讯’以及亲眼看见她被扎兹巴鲁姆伯爵的枪击倒的时候他也只是对行凶者产生了无尽的愤怒以及仇恨,并没有任何想要轻生的想法。之所以在战败被俘获后采取自杀行为也只是因为出于对在战争中受苦的人们的愧疚。所以即便界塚伊奈帆不会经常来看他──更甚者永远都不见他,他或许会感到一会会的失落可不会有其他想法,他也不会允许自己有其他想法。

 

暗红色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淡金发的少年,界塚伊奈帆毫不在意斯雷因的拒绝,淡淡的说,“所以你才会不知道天空是蓝的是因为瑞利散射而并非光的折射。”

 

一击必杀!

 

斯雷因顿时一口气卡在喉间不上不下的。天空是因为瑞利散射才呈现蓝色这事还是在公主恢复记忆之前他听公主说的,教授给别人错误的知识还被别人给指出来让当时还是伯爵的小少年尴尬的红了脸。真是没想到十几个月之前自己给自己挖了个这么大的坑。

 

“界塚伊奈帆,你是存心来找我吵架的吧!”

 

“不知道,你认为呢。”

 

对方一脸波澜不惊的面瘫表情让斯雷因一阵气结,这个家伙果然还是一样的碍眼。“你当我白痴吗?”

 

“实际上你本来就是吧。”

 

“你在说笑吗?”

 

“我只是在称述事实。”

 

真是……简直不能跟这家伙愉快的聊天了!

 

斯雷因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深吸口气平复着心里的怒火然后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界塚伊奈帆你可以走了!”

 

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刻意被咬重的字每一个都昭示着此刻说话人的愤怒。按道理一般这时候听到这话稍微识相点的人可能都会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可听话的人是谁啊,他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被奉为神一样的界塚伊奈帆啊。怎么可能就这么直接走掉呢。

 

于是在发现对面的人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反而侧着头略带疑惑地问他‘你似乎很讨厌我’的时候斯雷因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很讨厌你我不想看见你你不要再来管我了赶紧马上立刻现在从我眼前消失!”

 

……

 

会客室里霎时间安静了下来,仿佛就像是一直播放着激昂曲调的播放器突然被按下了静音键一般的沉寂了下来。

 

听着斯雷因不带喘气的说完这些话,界塚伊奈帆没有做出任何表态,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是眨了眨眼,然后用深邃的红瞳直直的注视着对方,眼底深处映射出那人精致略带生气的面容。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被如此凝视着,斯雷因没由来的觉得一阵歉疚。对方严肃安静的样子让他直觉的感觉这个人正在因为他的话而感到不高兴,即便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周遭的气氛却明显的改变了。他是有点讨厌界塚伊奈帆没错,可还没到他说的这么严重的地步。战场上的生死相搏也只是因为各自的阵营不同,因为战争罢了。

 

斯雷因正在思索着要怎么打破这奇怪的气氛,却没想到界塚伊奈帆先说话了。

 

“既然你很讨厌我的话,那我就跳级早点修完高中的所有课程吧……”

 

“啊?”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点着头,斯雷因对他的话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

 

“……早点从高中毕业,然后我就能每天都来见你了。”

 

斯雷因:“……”

 

谁来把这个存心来气我找我吵架的橙色混蛋给带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问:曾经的敌人给自己带来了奇怪的东西怎么办?

答:奇怪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最后斯雷因还是将界塚伊奈帆带给他的书拿回了房间──对方以‘多看点书有利于丰富你的知识面’为理由将他给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无奈妥协。

 

轻叹了口气,斯雷因将袋子打了开来,里面放着好几本比砖头还厚的书──啊啊,刚才没有拿这几本书将界塚伊奈帆砸死真是可惜啊。他有些残念的想着。

 

 

伸手将书拿出来的同时也看了看书名: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密尔的《论自由》;迦尔默尔的《真理与方法》,还有……

 

把袋子里最后一本书举至眼前,斯雷因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在监狱里与世隔绝的太久了连字都不认识了,还是外面的世界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文化历史超前了或者退后了好几百年,不然为什么他会看不懂这本书上写的什么……

 

斯雷因拿在手里的这本书比起袋子里其他的书要薄一些,书的封面并不像其他哲学类的书籍一样除了标题之外几乎什么都不印充满了浓厚的文学气息,反倒是绘满了花边,并且在上面用着颜色鲜艳的彩字印刷着书名。

 

──比起哲学书这倒是更像一本杂志。

 

界塚伊奈帆还会看这种杂志?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本杂志的封面人物他居然认识并且十分熟悉!

 

只见封面上画着两位朝气蓬勃的少年,一个穿着深蓝色的火星骑士装,另一个则穿着地球军的浅黑色军装,两人面对面的注视着,表情专注而又认真。

 

而在最上方和侧边则用超大的彩色字体点明着杂志的名称和主题──

 

【地火联萌~☆!2016.09上半月刊  总刊第6期

 

──敌人已死,恋人当立!

──我们萌的CP最有爱!】

 

“……”

 

虽然封面很明显是由画手画出来的,但斯雷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少年正是自己和界塚伊奈帆。

 

地火联萌??这是什么??地球和火星同出的杂志??可是这奇怪的副标题又是怎么回事??恋人当立……难道是本恋爱向的杂志??但又为什么要拿他和界塚伊奈帆当封面??

 

脑海里一个又一个问号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他对这种恋爱向明显的杂志不是很感兴趣,可这杂志似乎牵扯到地球和火星,斯雷因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它翻开看看。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看几眼,就算是不感兴趣可事关两星他也总归还是在意的。

 

可是翻开的一瞬间看见首页上整整齐齐的黑色油墨印刷字体斯雷因整个人就无语了──

 

 

【────目录────

 

[序言]----------《命中注定的人,是由红线紧密相连的》文◎不是公主是女王

[漂流月碎]----《最深的思念⑥》文◎竹马是个大笨蛋  插图◎我就是双马尾

[星光颂]-------《与你编织未来⑤》文◎天使天使你别飞  插图◎我就是双马尾

[逆风之翼]----《吐槽向の学霸好友的爱情看得我真捉急③》文◎对面妹子看过来  插图◎解析引擎

[奇思妙想]----《沉溺你的温柔(监禁黑化梗)》文◎弟弟实在太逆天  插图◎我就是双马尾

[迷幻光彩]----《每次见面都能看见他俩在秀恩爱⑤》文◎不是公主是女王  插图◎解析引擎

[星座密码]----《图文分析:从最初相识看奈因的基情④》文◎无口无心无表情  插图◎解析引擎

[调色板]-------《短漫: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海滩上发生了什么》供稿◎我就是双马尾

 

 

──如有更多有爱的文稿漫画请投至naiyin@1761.com,来稿请在邮件标题注明投稿刊物、栏目、作者、稿件标题;邮件正文内附全文字数(如是长篇稿件不少得于全文二分之一。漫画手稿可无视这点)、内容提要、稿件内容、详细联系方式。期待与你的真诚合作!】

 

“……”

 

怎么感觉这杂志怪怪的?

 

捏住下一页书角的手又开始犹豫起来。

 

斯雷因突然有种这本杂志会给他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直觉。

 

可是对于两星现状的关心还是盖过了这种直觉,他还是将杂志翻了过去,并且刻意的多翻了几页。

 

 

……

 

棕发少年褚红色的眼里就像是烧了一团火,清冷的脸上即便是在这般情动的状态下也依旧波澜不惊。他伸手抚上身下人精致的脸庞,感受着对方因为剧烈的快感而控制不住从那双美好的天青色眼瞳中流下的生理泪水的冰凉触感──可水痕下的绮丽面容却是火热的。这种强烈的反差加上淡金发少年张嘴呻吟喘息的诱人表情让他心头一动,忍不住俯下身贴着那柔软吐息的双唇一边细细舔吻着一边喃喃着对方的名字,“斯雷因……斯雷因……斯雷因……”

 

唇上的痒痒的触感让斯雷因不禁的伸出了舌头,立即被伊奈帆疯狂的缠住辗转吮吸,激烈的吻让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弧度滑下脸颊,冲撞在体内的器官带来的酥麻感觉让斯雷因在接吻间隙轻哼出声,“嗯……哈……哈啊……”

 

……」

 

“……”

 

几乎是被烫到了一般的斯雷因一把将手里的杂志给扔了出去。白皙精致的脸上因为刚刚看到的那些内容而带着些许酡红,天青色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他他他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等等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是在下面的那个!!看起来还相当愉悦的样子!!

 

不不不,错了错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滚床单的是他和界塚伊奈帆?

 

不不不,错了错了这好像也不是重点。

 

重点应该是──两个男人滚床单不对吧!而且还是他跟界塚伊奈帆两个!

 

这都是什么鬼!

 

会不会有可能是同名同姓?

 

这么想着斯雷因一把将掉在地上的杂志又捡了起来,红着脸对着刚刚看到的内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全文都仔细看过一遍连标点符号都没放过后有些头痛的发现──没有错!统统都没有错!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他和界塚伊奈帆两个。不是什么同名同姓的……就是他俩……

 

斯雷因感觉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问:曾经的敌人好像对我有别的想法了怎么办?

答:凉拌。

 

 

斯雷因觉得自己只要跟界塚伊奈帆扯上关系就一定会发生不太好的事。

 

除掉两人第一次‘见面’联手作战的事,不管是他一枪打伤那人的左眼还是那人亲手将自己送进监牢这些统统都在印证着这一猜想。即便之前那些事可以说成是时局所迫,可现在这事怎么看怎么没理由。

 

捧着生涩难懂的哲学书籍他深深叹了口气将书合上,被那本杂志影响到他现在对着书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所以说,界塚伊奈帆把这本杂志带给他到底是想做什么?撑着下巴斯雷因将视线放空的思索着。

 

动乱时期养成的习惯让他下意识的就开始猜测起对方这么做的用意。过去他也是这样观察对方的行动推测着那人的想法然后思考着要如何应对橙色恶魔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虽然之前总是能见招拆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这次说实话他还真的拿不准界塚伊奈帆的想法。

 

先不说杂志的内容他有没有看过,可就凭这封面他相信以那个人逆天的智商也能将里面的内容猜的八九不离十。所以在这种明知里面内容的情况下还把这本以他俩为主角的杂志给他带来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就是门被推开发出的吱呀声。

 

斯雷因侧过头看了看,是那个每次送饭都会对他投来奇怪视线的卫兵。

 

年轻的卫兵果然如他所料般一如既往的看了他一眼,可与往常稍有不同的是挺拔高大的身体在将餐盘放在桌上看见那本让斯雷因头痛不已的杂志的时候猛然僵住了。

 

有情况!

 

敏锐的察觉到卫兵对杂志不寻常的反应再联想起这人看自己时奇怪的眼神斯雷因头一回主动跟对方搭起话来。

 

“你看过这本杂志?”

 

他并不对卫兵抱有‘这人或许知道些什么’的想法,毕竟这种封面相信任谁看了都会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明明是毫无依据的一句话卫兵却对此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呃……我未婚妻很喜欢这杂志。”

 

“啊?”

 

卫兵看着眼前淡金发的少年怔楞的样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犹豫了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我未婚妻她是这杂志的忠实粉丝,每次看都是又哭又笑的。”

 

“呃……她好像挺喜欢你和界塚少尉的,总是会在看完后发一堆消息跟我说你和界塚少尉这一对生死相隔实在是太虐了之类的。”

 

前半句话斯雷因是听懂了,可后半句话是什么情况?

 

“什么叫我跟界塚少尉这一对生死相隔实在是太虐了?”

 

他和界塚伊奈帆什么时候是一对的了?

 

还什么时候生死相隔了?

 

卫兵看着一脸困惑的斯雷因,解释道,“你也知道,你对外界来说就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了,他们当然以为这是场无奈并且悲伤的恋情,唉,也难怪我未婚妻她会那么伤心惋惜,又不能直接告诉她你和界塚少尉现在很好很恩爱,你都不知道我每次看见她看杂志看哭了有多心疼。”说着,卫兵的脸上浮现出心痛的表情。

 

“……”所以这就是外界对于他和界塚伊奈帆关系的看法?不是什么战争犯和英雄,而是一对相恋却不能相守的恋人?!

 

斯雷因表示这话信息太震撼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了,你也快吃饭吧。”见斯雷因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卫兵便打算离开,一边走一边嘟囔着,“真是幸福啊,每天都能吃到恋人亲手做的饭菜。”

 

听了这句话斯雷因又是一愣。感觉今天收到的讯息量有点大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整理着目前所知道的情报。

 

界塚伊奈帆带了本奇怪的杂志给我→杂志的内容是我和他→界塚伊奈帆有可能知道杂志里写了些什么→在外界看来自己和界塚伊奈帆是恋人关系→界塚伊奈帆在知道外界看法的情况下带了这本杂志给我→界塚伊奈帆大概不介意外界的误会→界塚伊奈帆有可能喜欢我。

 

……

 

被自己脑补出来的结论吓了一大跳,斯雷因使劲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给影响了,怎么会得出这么可怕的结论!那个家伙喜欢的是艾瑟依拉姆公主不是吗!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前面的一切怎么解释?

 

可男人喜欢男人什么的也……

 

说起来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让外界认为他和界塚伊奈帆是那种关系的?

 

斯雷因第一次认真思考起自己和界塚伊奈帆之间的一切。

 

第一次见面是在地球种子岛上那次,虽然并没有真正见到面只是互相合作而已,但与橙色家伙天衣无缝的配合却是意外的没有生涩感,仿佛他和对方生来就该是这样的。可之后在危机解除后他就被那人一炮轰进了海里,同时也被告知是“敌人”。

 

这似乎就是最初的,他俩对对方的关系定位。

 

而后来的一切也都按照着这种定位发展着,互相开枪射击,在宇宙中施与对方最猛烈的炮火,外表上看来似乎真的是毫不手下留情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样子,可是现在仔细想过后却总是觉得不太对。

 

好像……我们俩都没对对方下过杀手吧。

 

不管是对方选择向他的运输机机翼而不是驾驶室开炮还是他选择朝对方头部开枪却避开了眉心位置抑或是月面基地那险险擦过肩膀的子弹都在印证着他俩曾经无数次与死神擦肩。明明很多次都可以直截了当的了结对方可他俩却都没有这么做……

 

斯雷因终于开始疑惑了。

 

明明都说了是“敌人”了,为什么会这么多次无意识的手下留情呢?是真正的敌人的话,不是该干脆利落的送对方上路吗?在当时他们于对方无疑是最大的障碍,那为什么还要留着对方呢。

 

假设界塚伊奈帆对他手下留情是因为喜欢他,那他放过界塚伊奈帆又是因为什么呢?

 

斯雷因感觉好像有什么自己一直忽略的东西挣扎着要破土而出。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问:被曾经的敌人求婚了怎么办?

答:这还不简单?喜欢人家就直接答应呗!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斯雷因再次见到界塚伊奈帆已经是大概1个礼拜之后的事了。对方和往常一样在会客室摆上了一副国际象棋并且带来了亲手做的小布丁。斯雷因一边心不在焉的随意移动着棋子一边用小勺子戳弄着小巧玻璃容器里色泽诱人的点心,时不时还抬眼看看对面的人。

 

“你在想什么?”将手里的黑子放在棋盘的某个点上,界塚伊奈帆注视着欲言又止的斯雷因,说出口的语句和他的表情一样是平静的。

 

“那个……界塚伊奈帆,”戳刺布丁的动作不停,斯雷因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困扰了他1星期的疑虑问出来,“你有喜欢的人吗?”说完斯雷因才发现这个问题怎么感觉有些暧昧。

 

界塚伊奈帆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直直的盯着斯雷因注视了几秒钟,似乎是在想对方为什么会突然间问出这种问题,然后才回答道,“有的。”

 

“哎?是谁?艾瑟依拉姆公主吗?”

 

“不是。”

 

啊啊……该不会真的让我猜对了吧……

 

舀起被自己摧残的面目全非的布丁送进嘴里,斯雷因不知道现在该作何表情。恍然间他又联想到了除了这件事外还困扰自己的另一件事。

 

“界塚伊奈帆,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从科学的角度上说,喜欢是由于相关的人或事导致脑内多巴胺大量分泌的结果。”见斯雷因不怎么明白的样子,界塚伊奈帆侧了侧头又换了种说法,“简单点说就是对某个人的过分关注。”

 

对某个人的过分关注吗?

 

又舀起一勺碎布丁往嘴里送,甜美的滋味在舌尖处萦绕,斯雷因眯了眯眼。在自己移民到火星之后一直所关注着的人是艾瑟依拉姆公主,当时因为自己地球人的身份而在火星上备受歧视,只有公主是真心对自己好的,也因此他对公主满怀着感激并且守护在她的身边。后来战火在地球和火星之间被重新点燃,他被迫踏上战场,遇到了可以称之为宿敌的家伙,与他生死相斗,策划又同时化解着对方设的陷阱。虽然那时他依旧担心着公主,但现在想来他的注意力已经不知不觉的被转移到了界塚伊奈帆身上。

 

战争维持了近两年,他也对这个人关注了近两年。

 

所以……

 

“我今天来是想要转告你一件事。”思绪被突然打断,斯雷因回过神来才发现小勺子还在自己口中不知被含了多久,慌忙把勺子放下,他看向界塚伊奈帆,用眼神询问着对方。

 

“关于你的处置上面已经有定论了。”

 

斯雷因一瞬间怔忡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笑了笑,“是吗。”

 

界塚伊奈帆看着面前勉强笑着的斯雷因皱了皱眉,与那天海滩上少年伯爵惨然的笑容别无二致,他不喜欢这种不能称之为笑的表情,尤其是这种表情出现在斯雷因身上时就更显的厌恶,“你不问问吗?军部高层会怎么处置你。”

 

斯雷因摇了摇头,“无非也就是处死吧。”这没什么好问的不是吗,意料之中的事。

 

“不是。”

 

“嗯?”

 

“瑟拉姆小姐与军部高层商议为了地火之间的和平决定和亲。”界塚伊奈帆直视着斯雷因的双眼,“和亲对象为火星伯爵斯雷因·特洛耶特以及地球少尉界塚伊奈帆。”

 

什么?

 

看着界塚伊奈帆嘴唇一开一合的吐出字句,斯雷因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和亲?谁和谁?他和界塚伊奈帆?

 

“什么……意思……”他有些艰难的开口。

 

“意思就是我跟你要结婚了,婚礼会在一个月后举行,到时候瑟拉姆小姐也会恢复你的伯爵身份。”

 

噗──

 

斯雷因相信如果他现在在喝茶的话一定会喷对面人一脸水。一个礼拜前这个人给他带来了那本让他头痛不已的杂志,一个礼拜后这个人干脆直接告诉他他俩要结婚了,界塚伊奈帆,你还是真是会给我‘惊喜’啊。

 

“为什么是我们俩?”斯雷因觉得自己这么激动而对面的人却一脸事不关已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着很讨厌。

 

“嗯?”界塚伊奈帆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单音节,上扬的尾音分辩不出到底是疑问还是愉悦。他侧着头,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似乎是有点无辜的样子,“你不想跟我结婚吗?你……不是喜欢我吗?”

 

恰到好处的停顿让说出来的话染上了暧昧不清的色彩。斯雷因因为被察觉到刚刚的小心思而红了红脸,下意识的反驳道,“少……少自作多情了界塚伊奈帆,我怎么可能……”

 

“简单点说,喜欢就是对某个人的过分关注,”平静的打断斯雷因的话,界塚伊奈帆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对你是如此,我知道你对我一定也是这样。”

 

什……什么意思……

 

等等,这个人是在变相跟他告白吗?

 

“你这算是在告白?”

 

“你这是承认了喜欢我?”

 

“才没有!”

 

“今晚的月色真美。”

 

“喂喂,界塚伊奈帆你没睡醒吗?现在是白天啊。”

 

“叫我伊奈帆。斯雷因·界塚·特洛耶特。”

 

“这是什么名字!”

 

“嫁给我之后这就是你的名字,斯雷因。”

 

“喂,为什么是我嫁给你不是你嫁给我。”

 

…………

 

站在门外的卫兵听着会客室内隐约传来的对话叹了口气,无奈的想道:这年头秀恩爱的都这么高调了吗?

 

 

 

 

 

END

 

 

 

小剧场:斯雷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事

 

 

 

 

「地火同萌~☆内部人员群──群通知:此为机密群,群内任何消息都不可以以任何方式泄露给界塚伊奈帆。」

 

不是公主是女王(21:30:25)

 

 

同志们快出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伊奈帆和斯雷因快要结婚啦!

 

 

对面妹子看过来(21:31:00)

 

 

什么?伊奈帆和斯雷因要结婚了?斯雷因不是死了吗?

 

 

不是公主是女王(21:32:25)

 

 

斯雷因没有死啦,只不过是为了稳定战局而对外那么宣称的,我今天跟地球军部高层针对斯雷因的处置问题开了个会,提议恢复斯雷因的伯爵身份让他代表火星跟地球的界塚伊奈帆和亲促进两星的友好发展,没想到军部高层那么爽快当场就答应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就是双马尾(21:33:45)

 

 

什么什么?斯雷因没有死而且还要跟伊奈帆结婚了!哇啊啊啊啊啊,女王你没有骗我吧!

 

 

弟弟实在太逆天(21:34:53)

 

 

是真的,刚才军部高层给我打了通电话,说是作为奈君唯一的监护人让我这段时间去军部跟他们好好商议下婚礼的事,啊,又要有的忙的了。

 

 

竹马是个大笨蛋(21:35:43)

 

 

居然结婚了!一直YY的事居然成真了!简直就跟做梦一样!恭喜雪姐多了个弟媳妇!等等,话说伊奈帆和斯雷因同意了?

 

 

不是公主是女王(21:35:55)

 

 

那当然了!在跟军部商议之前我跟伊奈帆君提过,伊奈帆君还说斯雷因那边交给他。这下肯定是结婚没得跑的啦!

 

 

无口无心无表情(21:36:17)

 

 

哼,结婚了啊,恭喜。

 

 

我就是双马尾(21:37:36)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感觉我又有题材可以画了!新婚之夜神马的……啊哈哈哈哈哈,想想还真是激动啊,不行了我要去楼下跑几圈!

 

 

竹马是个大笨蛋(21:38:50)

 

 

去吧妮娜,小心点别摔着了。

 

 

不是公主是女王(21::39:00)

 

 

哈哈,看起来大家都很兴奋呢!他俩终于熬出头了我好感动啊~

 

 

弟弟实在太逆天(21:40:35)

 

 

我也好感动啊!没想到我那个满脑子除了各类知识和超市特价鸡蛋的弟弟居然也有开窍的一天!你们不知道以前在丢卡利翁上他一边看着项链一边念着斯雷因名字的样子有多深情多痛苦![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我就是看出来了!]哎呀,弟弟真是长大了!

 

 

竹马是个大笨蛋(21:41:33)

 

 

是啊是啊,伊奈帆经常对那条项链发呆呢,我开始还以为他是在想瑟拉姆,结果到了后来发现瑟拉姆公主都要跟那个库什么什么的伯爵结婚了他都没点反应我才知道他想的原来另有其人!

 

 

不是公主是女王(21:42:50)

 

 

是库兰卡恩哦。项链是斯雷因送给我的,不过现在已经回到他身上了,伊奈帆君也知道这件事呢。明明是自己想见斯雷因还总拿我当借口,都不怕斯雷因误会了吗。

 

 

弟弟实在太逆天(21:43:16)

 

 

奈君就是这样的人呢,一旦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他这个人啊,想要做到的事就一定要去做到,我想就算是有误会什么的,奈君也能解决的,这不,这两人都要步入结婚礼堂了。

 

 

解析引擎(21:44:00)

 

 

什么什么?界塚弟弟要跟斯雷因结婚了?真是天大的好事啊!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弟弟实在太逆天(21:45:11)

 

 

大概是在一个月后,具体日期还没定下,达尔娜扎舰长到时候一定要来啊!

 

 

解析引擎(21:46:00)

 

 

必须的!

 

 

对面妹子看过来(21:47:15)

 

 

啊,真是没想到伊奈帆是我们这群人中最早脱单的啊,真是羡慕,虽然他的结婚对象是个男孩子吧,但是不得不说斯雷因的长相真的是没得挑,长的比妹子好看就算了居然连皮肤都比妹子要白,啧啧,别说是伊奈帆了,就连我这种看了无数美女的人都觉得有点心动。

 

 

竹马是个大笨蛋(21:48:19)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不是公主是女王(21:48:25)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弟弟实在太逆天(21:48:31)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解析引擎(21:48:39)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我就是双马尾(21:48:50)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无口无心无表情(21:48:59)

 

 

这话要是让伊奈帆听到你就等死吧加姆。

 

 

天使天使你别飞(21:49:08)

 

 

@对面妹子看过来    来战!

 

 

对面妹子看过来(21:49:20)

 

 

……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什么都没说!睡了!

 

 

弟弟实在太逆天(21:49:38)

 

 

我好像也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竹马是个大笨蛋(21:49:50)

 

 

我好像也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解析引擎(21:49:58)

 

 

我好像也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无口无心无表情(21:50:05)

 

 

哼。

 

我就是双马尾(21:50:15)

 

 

哎……@天使天使你别飞   你是伊奈帆吗?

 

 

天使天使你别飞(21:50:25)

 

 

嗯。

 

 

众:“……”

 

 

高智商的天然黑真是个可怕的存在。

 

 

 

 【所以最后还是来解释一下吧,就是这本地火联萌的杂志是由公主主编,雪姐执行主编的,也就是因为这本杂志的发行让奈因成为了国民CP,然后小伙伴们统统都瞒着伊奈帆这本杂志的事,加上伊奈帆对这类恋爱向杂志不感兴趣,所以他们都以为伊奈帆不知道杂志的存在,却没想到伊奈帆不仅给杂志投稿录用还用这本杂志把老婆抱回家了!当真是隐藏大BOSS啊!伊总你切开来一定是黑的!2333333333333333ヾ(^▽^*)))】


评论(28)
热度(257)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