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界塚伊奈帆的恋爱二三事

今天19岁生日了,这篇文算是给自己的一个生日贺文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自己老了的感觉QAQ。


关于此文的构想其实是打算写成一个系列文,大概就是各种小短篇,单独成文却又相互关联的那种,所以可以放心阅读,(๑•ᴗ•๑)


原著背景,祝食用愉快ヾ(≧O≦)〃~




【界塚伊奈帆的恋爱二三事之生日礼物】



 

1、

 

网文韵子在听见青梅竹马一脸平静的问自己问题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被雷劈了!

 

其中震惊的理由多种多样。她的青梅竹马界塚伊奈帆有着好像开了挂一般聪明到令人发指的头脑,无论是大到参与领导星球间的战争带领地球方走向胜利还是小到洗衣做饭这种琐屑小事似乎没有什么是这个人不会的,常年没什么表情的脸再加上周身无时无刻都围绕着‘生人勿近’的冷淡气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超脱年龄的成熟──明明外表还只是个带着稚嫩脸庞的高中学生。

 

这样一个强大的少年会问别人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很‘奇怪’的举动了,再加上他问的问题,实在是没办法让人不好好惊讶一把。

 

“伊奈帆你说什么?送什么礼物好?”没错,在等待开往立芦原高中的电车的空隙间被学霸幼驯染所提问的正是‘如果要送人礼物的话,送什么比较好?’。

 

“嗯。”

 

“什么性质的礼物?”

 

“生日。”

 

“……”听见伊奈帆淡定的说出这两个字,对面前少年别有心思的少女倒吸了一口气心中一通警铃大作。喂喂喂,这种询问别人XXX生日要到了该送什么礼物对方才会喜欢的情节不该是少女漫里才有的吗!而且她没记错的话一般说这种话的不都是喜欢上了送礼物对象的人吗!所以现在伊奈帆问她这个问题是几个意思??

 

1月的天气寒冷异常,停车点孤零零的只有他们两人,洁白的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在被清理过积雪的公路上又开始累积起薄薄的一层,刺骨的冷风吹来,仿佛刀子一般刮的人脸生疼。

 

网文韵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这风给吹成了一团浆糊,她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危机感和女孩子的天性使然让她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想送礼物的对象是谁,于是便开口问道,“谁的生日啊?”

 

几个好友的生日她都记得,大部分都是在比较温暖的季节,像这样在寒冷的冬季过生日的好像除了伊奈帆本人,就只有……

 

“难道是加姆?”

 

可是也不对啊。韵子默默的在心里给这个猜测打上了一个叉。虽然加姆的确也是这个月的生日,但是按照以往来看伊奈帆是并不会出言询问送什么礼物的。啊,这倒不是说伊奈帆不在乎朋友什么的,只是身旁这个裹着米色羽绒服围着围巾双手插袋将自己包成一个大粽子的棕发少年实在是太聪明了,即便是在外人看来是个相当冷淡不好相处的人可熟悉他的却知道这个人内心是挺温柔的。每次朋友生日他送出的礼物总是当事人们所需要的某样东西,并不是多么贵重的物品,却因为是好友送出的且正和自己心意而让收到礼物的人都非常的开心。

 

也正是因为少年观察入微时刻明白周围情况所以韵子才会对伊奈帆问她这个问题感到那么的吃惊。

 

会对某件事没有答案这实在不像是伊奈帆的风格,开口询问他人意见的想将送出的礼物合乎对方心意,想必能让他如此的人一定对于他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吧。

 

小小的酸意在心底蔓延,看见伊奈帆摇头否认着她之前的疑问,少女有些不服气的嘟了嘟嘴,却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道,“送礼物的话,送对方喜欢的东西就好啦,或者送亲手做的东西也行啊,那个人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说完这句话韵子心里不禁一阵失落,她跟伊奈帆青梅竹马都还没有收到过这人亲手做的礼物呢。

 

身为故事主角的少年似乎是察觉到了韵子语气的轻微变化,将视线从远方收回,看了看她然后应着,“是吗。”

 

“生日礼物的对象是女孩子吗?”还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能让伊奈帆如此在意,韵子换了种方式问着,等了一会儿见伊奈帆没有要回答的意思,韵子便认为对方大概是默认了,有些伤心的同时依旧还不死心的追问着,“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伊奈帆的半张脸都埋在宽大的围巾里,他看着从眼前不断坠落的小雪花,深红的右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沉静,依旧让人无法猜透他在想些什么。

 

韵子也没说话,一时间周遭陡然安静了下来。

 

远处突然传来电车的鸣笛声,似乎是一直等待的车子终于开过来了,韵子伸手拍了拍头发上和身上的落雪,刚准备出声提醒伊奈帆,却没想到对方先她一步开口回答了她本来以为他不会回答的问题。

 

“那个人……现在应该是小鹿吧,迷路的小鹿。”

 

韵子呆呆的看着伊奈帆的侧脸,似乎是因为说起了那个人,那张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花衬托的关系,她突然觉得面前的人整个都柔和起来了,就连左眼上那冷冰冰的黑色皮革眼罩都连带着不那么生硬了。

 

她想伊奈帆大概此刻是浅笑着的吧。

 

那场战争过后这个人虽然还是很面瘫但感情表达多少比起以前要多点了。

 

电车已经开到了面前,少年侧过头对她说了句上车吧,看着伊奈帆上车的背影韵子不知道自己心里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绪,生气、失落、不甘心这些统统都有,不禁在心底大骂伊奈帆笨蛋的同时也想着那个让伊奈帆如此重视的人到底是谁。

 

迷路的小鹿……吗。

 

 

2、

 

新芦原市的冬天几乎都是在下雪天中度过的,零度左右的气温,成片的白色晶体接连不断的落下加上偶尔呼啸而过的寒风很容易就让人的视线变得一团模糊。界塚伊奈帆很讨厌这样的天气。

 

拉开面前的玻璃大门,扑面而来的暖流瞬间包围了刚刚被冷风摧残过的并不高大强壮的身体,冷热交替的感觉让伊奈帆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他伸手拂了拂发上的白雪,目光淡然的在这家精品小店内巡梭起来。

 

店面并不是很大,各式各样可爱的小玩意摆满了柜台,大概是因为周末的关系,店里的客人大多是成群结队打扮靓丽的女孩子们,伊奈帆一个男孩子在这种场合里倒是显得有些突兀。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迈着步子依旧瘫着一张脸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到处看着。

 

还没等他走几步,突然就听见身后似乎有人大喊自己的名字,紧接着就是门被推开的声音,伊奈帆回头便看见双手提着塑料袋的妮娜喘着气站在自己面前。

 

“呼,伊奈帆真的是你啊。”

 

“嗯。”

 

“哎……没想到伊奈帆你也会来逛这种店呢。”双马尾的少女脸上有些红,不知道是因为被冻的还是发现学霸居然也会逛精品店太激动的原因,“伊奈帆你是要买东西吗?”

 

“嗯。”伊奈帆点了点头。那天上学路上跟韵子说到礼物的事,对方建议他来这类店里多逛逛说不定能找到满意的礼物,于是便趁着周末放假的时候过来看看。

 

“哎哎哎???是买给谁的啊,生日礼物吗?韵子都跟我说了哦。”

 

“嗯。”

 

“呐,伊奈帆,我跟你说哦,送礼物的话其实最好的是送对方最讨厌的东西。”

 

“……”妮娜的表情很严肃,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伊奈帆一时无言,明明韵子告诉他要送对方喜欢的东西,可到了妮娜这里就完全反过来了。送礼物送对方最讨厌的东西?确定对方不会在拆开礼物的瞬间就一把将礼物扔进垃圾桶然后盛怒之下跟他断绝关系吗。

 

灵活的大脑迅速分析着这种情况的可能造成的后果,伊奈帆沉默着。

 

见伊奈帆一言不发的盯着她,妮娜清清嗓子便开始解释道这么做的原由,“呐,你看啊伊奈帆,一般送礼物都是会送对方喜欢的东西对不对?”

 

“既然是喜欢的东西,那对方一定早就有了啊,那再送的话肯定没什么意义对不对。”

 

“所以说这时候送对方讨厌的东西,因为是讨厌的东西所以一定会印象深刻的对不对!”

 

“而且既然会送礼物就说明跟对方是非常好的朋友啊对不对!既然是好朋友那当然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了对不对!”

 

“所以说嘛伊奈帆,听我的肯定没错!”

 

妮娜越说越兴奋,就差没在结尾的时候顺着语调做哥俩好状大力拍拍伊奈帆的肩了。

 

看着面前嘻嘻哈哈的少女,伊奈帆思索了一会儿后轻轻点了点头。

 

将对方的行为理解为是采纳了自己的意见,妮娜感到心情无比愉悦,然后她晃了晃手上的塑料袋说道,“我妈要我出来买东西回去晚了她又要唠叨我了,那我先回去了啊伊奈帆。”拉开大门的时候还转头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提醒了一句,“信妮娜,得永生!”

 

伊奈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不打算在继续在这里逛了,他本来就对这些小玩意没什么兴趣。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也跟着走出了店面。

 

而在伊奈帆看不到的身后街道拐角,本该早已离去的妮娜躲在那里注视着伊奈帆的背影,突然咧开了一个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哈哈,果然跟漫画小说里的一样!学霸的情商都特别低!

 

前几天晚上接到韵子电话听那头的少女说伊奈帆要给某人买礼物且极有可能是喜欢的人的时候妮娜着实惊讶了一把。毕竟是经常一起上下学逛街的好闺蜜,妮娜当然也知道韵子对伊奈帆的感情,本来以为会是好友的男朋友的人突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妹子给抢走了,妮娜表示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虽然韵子有提醒过自己不要乱来且拆人家的姻缘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正义感爆棚的行动派少女还是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于是便在今天街上偶然遇到伊奈帆来挑礼物的时候把这点想法付诸行动了。

 

视线里已经看不到伊奈帆的身影了,妮娜望着少年离去的方向默默叹气摇头对着学霸好友和神秘妹子道了个歉。

 

──真是对不起啊。

 

──我也不想这么做的。

 

──只是不知名的妹子和自己闺蜜,不用想也知道该站在哪边吧。

 

──只好对不起你们了。

 

 

 

3、

 

伊奈帆在战争结束之后才得到有关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详细资料。

 

1998年1月11日出生的北欧少年比自己大了一岁。

 

现在是2017年1月11日,地火战犯斯雷因的19岁生日。

 

面前沉重的大门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被缓缓推开,昏暗的房间里伊奈帆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边侧头凝视着墙壁的纤瘦少年。回身向身后的人颔了颔首,年轻的士兵立即心领神会的将牢房的门关上,为两人隔绝出一个单独的空间。

 

“最近还好吗。”伸手摸向门边的墙壁,伴随着‘啪’的一声,刺眼的白色光线立即充斥了整个房间。

 

或许是被突如其来的灯光所侵扰,也或许是听见了伊奈帆的话,之前一直一动不动的少年这才慢慢转过头来。白皙的皮肤因许久未见阳光而在灯光之下显得有些惨淡,略微圆润的脸颊依旧稚气未脱,削瘦的身形完全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少年该有的健康。不过这些统统都不会影响到那双美丽的天青色眼瞳,犹如一潭清澈的湖水,缓慢而又平静。

 

斯雷因看着站在门口的伊奈帆,对方裹着大大的橘色围巾穿着一身厚厚的羽绒服,头上身上有着非常明显的水渍,不少白色晶体还残留在上面。他微微愣了愣,然后问道,“外面……现在是在下雪吗?”

 

“答案很明显不是吗。”伊奈帆走过来将手上的纸盒放在桌上,然后扯了张椅子在斯雷因的旁边坐下。

 

“好久都没有看见过雪了。”上次看见雪应该是八九年前吧,移民去火星之前。斯雷因回想着。他记得自己的家乡经常都会下雪,小巧的雪花缓缓飘落的场景特别的美丽安宁。而在跟随父亲移民去火星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了,火星上大气稀薄水源极少,别说下雪了,就连下雨都很少会有。

 

伊奈帆直直的看着仿佛是陷入了回忆的斯雷因,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少年的胳膊,在斯雷因的惊呼声中摇着头径直将头上身上的水珠连着雪花全数撒到了斯雷因的身上。

 

“喂,界塚伊奈帆你干什么!”下意识的抬起另一只没有受制的手臂,有轻微的冰冰凉凉的触感不停落在皮肤上,室内的温度使得这些本来就几欲融化的雪花在接触到人体的一瞬间便融化成了一道道水痕。

 

斯雷因皱着眉,在伊奈帆停下动作后用力挣脱了被他抓住的手臂,然后用手背擦拭着溅到脸上的水迹,“界塚伊奈帆你在这种天气下跑过来就是为了撒我一身水吗!”

 

“嗯。”伊奈帆顺着斯雷因的话应声,在看见少年果然如他所料一般露出了气结的表情后不由得心情大好,连带着嘴角都满意的微微翘起。

 

“哼,这么冷的天还跑过来做这种事,界塚伊奈帆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斯雷因优雅的笑着,彬彬有礼的样子一如当初手握火星军力的少年伯爵。他想他大概是被面前这个面瘫给气笑的,穿的那么厚全副武装的样子明明就是很怕冷,居然还挑下雪天跑过来。

 

“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有其他事情。”说着,伊奈帆伸手将带来的纸盒推到了他的面前。斯雷因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略大的纸盒,盒子被彩色缎带交错绑着,在最上面系上了大大的蝴蝶结。这么正式的包装很显然说明着这不是一般的东西。“给你的。”

 

“……”对于这个像是礼品一般的东西斯雷因多少还是有点惊讶的,在脑子里快速思考着盒子里可能装有的东西以及对方把这东西给他的目的,琢磨半晌却还是不明白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于是便向伊奈帆投去询问的眼神,然后得到了少年示意他打开盒子的回答。

 

伸手解着缎带斯雷因的心情有点复杂,这种跟拆礼物没什么两样的行为他已经有很久没有经历过了。手上动作的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不知怎的好像有些雀跃,对于即将知晓那未知的答案让他心里多少有点小小的激动──就像是收到礼物后迫不及待拆开它想要一探究竟的小孩。

 

盒盖被拿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斯雷因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怔怔的看着静静躺在盒子底部的东西一时间失了言语。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斯雷因只觉得一阵酸意涌上心头,眼睛难受的快要流出泪来。

 

“是吗……原来今天是1月11日啊。”

 

盒子里的东西是一个很漂亮的蛋糕。

 

“嗯。”伊奈帆点了点头,“我从你的资料上知道你是今天生日。”

 

“生日快乐。”

 

看着眼前这个浅笑着对他说生日快乐的棕发少年,他仅剩的深邃红瞳就像是一块打磨光滑的镜子,斯雷因甚至能清楚的看见上面映着自己小小的投影,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跟很久没有看见过雪一样,斯雷因也很久没有过过生日了。那仿佛是很遥远的事了,模糊的记忆里只有很小的时候妈妈还未离开时有过一家三口围在桌前摆上点满蜡烛的蛋糕给他庆生的场景,而在妈妈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过了。父亲醉心于Aldonah力量的研究,也从未给他过过生日,斯雷因想父亲大概是不记得了吧。久而久之便也遗忘了这个日子。

 

而现在眼前这个人却会记得,并且冒着风雪给他带来蛋糕和祝福。

 

斯雷因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因为伊奈帆的这一举动而发生着什么变化,奇怪的是他并不想阻止这种变化,甚至隐隐的有些期待,放任着它的改变。

 

 “嗯……那个,谢谢,蛋糕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嗯……是在哪买的。”

 

伊奈帆看着斯雷因视线飘来飘去有点尴尬有点感动又有点害羞的样子心底一阵柔软,这就是瑟拉姆小姐说过的那个单纯善良的,最初的斯雷因吗?不是蝙蝠也不是海鸥,而是一只有着美丽眼瞳的小鹿。

 

“我做的。”

 

“哎哎哎???是……这样啊。”虽然这段时间里界塚伊奈帆是会带点自己做的东西来给他,但斯雷因却从没想到过他会亲手给他做生日蛋糕。这还真是……从未有过啊。

 

“嗯。”伊奈帆点了点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后侧着头问道,“你不问我要生日礼物吗?”

 

“……这个蛋糕不是礼物吗?”斯雷因疑惑的回望他。

 

“不是。”

 

“哎?!这样吗……那,好吧……礼物呢……”

 

“我。”

 

“啊?”

 

“生日礼物,是我,不好吗?”

 

“……”看着伊奈帆一脸认真的样子斯雷因只觉得一阵凌乱,从小到大他还从没有听过有人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出去的,而且──

 

“你为什么要这么决定?”

 

“韵子说,送礼物要送对方喜欢的东西,而妮娜说,送礼物要送对方讨厌的东西,我想了想,再也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了。”

 

其实有关于那天妮娜跟他说的送讨厌的东西这点伊奈帆并没有相信这明显的胡说八道,虽然他的情商高不高这有待商榷,但智商爆表那一定是毋庸置疑的,自然不会去盲从。不过这也并不代表妮娜的话没有参考价值,毕竟如果‘能让对方印象深刻’的话那他又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

 

他知道斯雷因想要的是什么,并且也有信心自己能从军部高层的手里拿到,他可以给斯雷因想要的,但是相对的,斯雷因也要给他他想要的。

 

“这样不好吗。”

 

设下捕猎的陷阱,抛下美味的诱饵,棕发红瞳的少年一字一句的说着,安静的等待着内心单纯的小鹿落网。

 

这就是他想要的,就只有斯雷因一人而已。

 

大概是被久违了的喜悦冲散了警戒心,斯雷因并没有深想伊奈帆这么做的目的,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对方仅仅只是送他生日礼物而已。而且既然是自己的礼物,那他当然也是有支配权的吧,能够趁机整整这个讨厌的橙色家伙他表示十分的乐见其成。

 

眨了眨眼,斯雷因微微勾起了唇角,心情愉快的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啦。”

 

看吧,小鹿果然落网了。

 

即使心里对这结果十分满意,伊奈帆却依旧面不改色。看着面前淡金发少年难得的笑容,他想,大概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的吧。

 

 

 

 

界塚伊奈帆的恋爱二三事之生日礼物  END





评论(21)
热度(196)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