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小王子

最近突然萌上了晴艾,在看见晴艾家那继承了两人特点的可爱的小王子的时候就在想:啊,如果是奈因家的小王子那会是什么样的呢。(o゜▽゜)o☆所以这个脑洞就这么诞生了。


于是在强烈的执念下,就风风火火的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了。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给我画图和上色的两位太太,请太太们收下我的膝盖(。・∀・)ノ゙,如果不是你们这个脑洞也不会生的如此顺利啊啊啊!辛苦两位太太百忙之中抽空帮我这个忙!真的真的真的太感谢了!【鞠躬鞠躬】





线稿:@流年几时忧

上色: @西——了个瓜 



然后因为小王子实在太可爱忍不住撸了一篇短文出来,然而跟小王子并没有直接关系。原著背景,雷生子者就不要往下拉了哦( ゚∀゚) ノ♡祝各位食用愉快~~





【界塚伊奈帆的恋爱二三事之意外访客】

 

 

伊奈帆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一开始只是军部内部一次常规的体检,打着“判决是终身监禁且火星女王的命令是犯人绝对不能死”的旗号本着一颗“给斯雷因·特洛耶特体检一下是有益而无害的举动”的心,年轻的少尉大人便在体检时将斯雷因给带上了。

 

虽然他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从这么久他跟对方相处的这些日子观察看来,斯雷因的身体状况在经历过刚入狱那会儿的绝食自杀之后确实是在好转当中,所以对于这份体检结果如何他心里大致也有个数。

可等到他从那位穿着白大褂戴着黑框眼镜昔日还曾一同作战过的医生手里接过体检报告的时候,那颗破解过无数复杂公式拟定过无数作战计划聪明到令人发指的大脑──第一次当机了。

 

相比他当机时的依旧面瘫,从他手里拿过报告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印刷字体的斯雷因的表情倒是丰富的多。那双天青色的猫瞳从疑惑变成惊讶,抓着纸张的手有着微微的颤抖,他抬头看了看耶贺赖苍真,又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来回巡梭的视线满是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斯雷因头一回觉得地球上的文字是如此的晦涩难懂。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看着面前少年一副三观尽毁的样子耶贺赖苍真琢磨着是不是该说的委婉点,“但是……但是这就是事实,你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证明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你……额……你怀孕了。”

 

“并且我也检查过,你的体检资料并没有跟其他人弄混,体检过程跟步骤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会造成体检结果偏差的失误,确认一切正常后我才向你出具的这份报告。”

 

短短几句话便将他心里仅存的一点侥幸给扼杀在了摇篮里,斯雷因只感觉心底一片灰败,拜托啊,他都呆在牢里了怎么还会有事发生在他身上,而且还是如此违反人体构造的事。

 

想到这里,斯雷因不禁将视线瞪向了身边的罪魁祸首。

 

接收到来自张牙舞爪的小蝙蝠那仿佛在说“都怪你”的眼神,伊奈帆不得不暗自感叹自家恋人还真是可爱,心里觉得很好笑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知道原因吗?”他假装没注意到斯雷因的视线,向耶贺赖苍真提出了疑问。毕竟斯雷因是个男人这点他再清楚不过,而男人是不可能像母体一样孕育生命的,所以这件事会发生其中必然有什么内情,他需要知道这件事会对斯雷因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嗯……其实像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例。”思考半响,耶贺赖苍真有些犹豫的开口,“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在我们跟火星进行大战的时候宇宙中还存在着另一个规模较大的战场你们知道的吧。据说当时那边就有一个少年也被检查出已经怀孕,而且那个少年来历非常不简单,好像是敌对方的特务大尉,并且跟当时我方一个作为战场主力的同龄少年关系非常的近。”

 

“这件事因为当事人的刻意隐瞒所以并没有传开,我也是因为有一个刚好知道此事的朋友在那边才会知道的。”

 

“虽然或许是因为涉及到某些机密的事那位朋友并没有对我透露太多,但我想这两件事之间大概存在着什么共同点。”

 

伊奈帆点了点头,既然之前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那么只要找到当事人那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不算难事了。况且耶贺赖苍真给出的信息已经算是非常明朗了,当时另一个战场的少年主力,他没记错的话他是有听过那个名字的,好像是叫时缟……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我想少尉大人应该已经有决策了。”顿了顿,耶贺赖苍真继续说道,“有想好怎么跟高层还有准尉大人交代了吗。”他虽然是近视,那可不等于瞎啊,站的那么近,他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淡金发少年瞪伊奈帆的那一眼呢。但他并不打算多说些什么,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是件好事,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伊奈帆,那就更没什么好操心的了。想到这里,耶贺赖苍真突然觉得自己有种看尽世事的老年人心态。

 

“嗯。请你对这件事保密,至于我姐姐那边我会去跟她说的。”

 

“好。”耶贺赖苍真点点头,拍了拍伊奈帆的肩膀,准备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两位少年自己处理家事。

 

在从斯雷因身边走过的时候,他脚步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点迷茫的样子,却很快又摇摇头继续向前走。

 

──他怎么觉得伊奈帆身边这个人有点眼熟呢?不对……应该是他的错觉吧。

 

医生的脚步声渐渐远了,斯雷因侧过身注视着伊奈帆,有些严肃的开口,“你打算怎么办。”要知道怀孕这件事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混过去的,监狱里人多嘴杂难保不会被察觉到什么,他们两人又身份特殊,事情一旦被揭露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或许这孩子不应该……

 

仿佛是看穿了斯雷因在想什么,伊奈帆用那仅存的眼睛直视着他,浓重的红色沉淀出的瞳孔有着过分的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信赖他。

 

“我会跟军部申请将你换个地方监禁的。”

 

“换个地方?换哪?”斯雷因疑惑着。

 

“我家。”

 

“什么?!”

 

“嗯,在我家至少不用担心会被人知道这事。”正好还可以跟他回家见见他的家长。

 

“……有阴谋!”

 

“……”

 

 

 

就这样,以这个意外的访客为契机,几天之后战争重犯斯雷因·特洛耶特被监禁到了界塚少尉的家中。界塚少尉对高层表示绝对会“尽心尽力‘监管’”好犯人的。

 

 

 

END


评论(18)
热度(62)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