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圈环

这是之前那篇《花冠》的后续,算是伊总视角。码字的时候大脑整个都是放空状态,希望全文读起来不会有太奇怪的感觉。。。就酱~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前篇:花冠


 

他忆起过往一些事情。

 

漫天火光在宽广宇宙中此消彼长,杀伤力强大的炮火映在斯雷普尼尔驾驶舱显示屏上仅得一小方转瞬即逝的新月光点。通讯频道里不断传来姐姐和同伴们的呼喊声,他对此充耳不闻,双眼紧盯着屏幕中央那从内部起始不断产生爆炸的金属建筑,握住操纵杆的双手随着崩毁的地方愈渐增多而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或许那人是真的打算将一切都结束了。

 

 

“人类的感情还真是奇怪啊。”稚嫩清脆的声音响起时伊奈帆睁开双眼,不意外的看见周遭一片纯白世界。他平静地将视线投向声源处,黑发男孩正带着天真微笑注视着他,而那笑并未进入男孩眼中,瑛绿的瞳孔里是超越年龄了然一切般的深沉。“雷列加利亚为了权力连自己的母星都可以毫无留恋的抛弃,而你却仅仅只是为了一个人甘愿将自己囚死在这虚无的回忆中。”他这么说着,面上随之浮现了不知是赞赏还是玩味的神色,“真是种有趣的生物。”

 

界塚伊奈帆对此不作答,面前之人并非如他所展示的那样只是个孩童。经过漫长岁月,他想即便是那人本身也记不得自身年龄了。活的过久,经历过多,所以即便是这人偶尔会不由分说的将自己拉至这里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他也不会感到过分惊讶。

 

“不想说话吗?你比起之前更加沉默寡言了,果然是监狱里的生活太孤寂了吗。”孩童侧着头做出一副疑惑姿态,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的样子却与出口话语的坦然全然不同。“这样可不行啊,”他似是很苦恼,“这样的话精神回忆会变的很苦涩的,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契约啊。”

 

“这与契约没有关系。”他这么说着,然后看见对方一副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点头称道确实如此,紧接着又换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仿若不经意间提起一类初识,“也是嘛,我们定下契约的那天正是那个特洛耶特家的小男孩死去的日子啊,你怎么可能忘掉嘛。”

 

伊奈帆平静至今的神色突然一变,方才回想起属于那人的最后一幕似乎又重新浮现出来。接连的爆炸将建筑逐渐摧毁,宇宙里他听不见惊心动魄的巨大声响,通讯器里传来的是姐姐阻止他接近那方危险地带的喊叫声,他没有选择回应让亲人放心,逐渐施加力道推动操纵杆的时候他知道他终究是要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失望的。

 

这选择一点都不像他,却又是他会做出的选择。

 

“可你还是没有挽回一切。”孩童出声时带着洞悉他全部想法的自信。伊奈帆将视线收回,缓缓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他的确没有改变什么,这双手明明在当时该是毫不犹豫的推进到底的。

 

不该因为那人的一句话而停顿下来。

 

「到此为止吧,伊奈帆。」当熟悉的少年声线替代掉姐姐焦急的嘶喊后他便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他怔怔的看着显示屏内被彻底炸毁的月面建筑,爆炸带来的冲击使得舱内一阵震动,他依旧紧握着操纵杆,双手却失了前进力道。

 

因为斯雷因·特洛耶特已经死了。

 

“真是可怜呢,特洛耶特家的小男孩,直到死亡都一直在为他人而做出选择。”黑发孩童摇着头叹息,“特洛耶特博士要是知道我把他儿子给保护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一气之下直接让我从世界上消失呢,当然前提是他还活着。”

 

得知这人的存在是一个意外。伊奈帆回忆着,当时他还未从战场上脱身,坐在驾驶舱内久久都无法平静下自己的思绪,斯雷因死了,这是他曾设想过却从不希望成真的结局。他不想那人就这样死去,他想要那人活下去,活下去。这般念着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身边景物尽数改变,漫无边际的纯白世界看不出丝毫驾驶舱的影子。

 

「你有愿望。」这声音出现时他看见眼前凭空显现出一个蓝色饰物。一条项链,曾经由斯雷因亲手赠与火星公主而后又在他将斯雷因从海中救起被公主重新送还原主后辗转流落到他手上的所谓护身符。

 

「它很强烈。」声音再度响起时伊奈帆看见从项链中投射出一道人影,黑发绿眸,孩童模样。「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你可以称呼我为Aldonah,但我更希望你叫我本名,我是圈。」

 

他并未询问圈的来历,也并未因着那幼小身躯而对他产生质疑,许是那似是看透命运的眸中沉淀着浓重且沧桑的岁月痕迹。他向孩童请教实现愿望的途径时,圈轻轻笑着,将方法及如此做法的条件全数托出。

 

「我可以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但要记住,仅有这一次,愿望能否实现还是要看你如何做出选择。相对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以人类的精神回忆为食,你必须让我侵入到你的精神世界,我不会做出任何干扰你思维行动的举措,你同意的话,那么我们之间就算达成契约。」言语间并未提及他如若不答应的后果,似是笃定了这契约必然会结成。

 

伊奈帆没有多加考虑,点头之间,便将一切重新洗牌。

 

“走到今天这步,也只能说是命运不可逆转。”圈向前走了几步,四周纯白忽然开始如水纹般波动起来,“特洛耶特博士是我离开母星后第一个与我交心的人,作为对他的报答,我接受了他的愿望住进了项链里成为了他儿子的护身符,凭借博士存进项链中的精神回忆存活护佑他儿子直到生命终结那天。如果那个小男孩没有将我转赠出去,大概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本来他死了我的任务也就结束了,可是你出现了,因为你的愿望多少让我有点兴趣,所以我与你结成契约帮你从头来过。”

 

“可是啊……似乎还是同样的结局呢……”圈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迈进步子伸出手在虚空之中抚过,然后一些画面随着他的话语出现又消失,如此这般循环往返。

 

“你不曾救他上岸。”

 

“你不曾对他照料。”


“你不曾与他看海。”

 

“你不曾与他误会。”

 

“你将他从月面基地中引出。”

 

“你将他亲手抓获送至监狱。”

 

“你与他交心唤起他求生意志。”

 

“你遵从他的选择亲手射杀他。”

 

“你成为了他。”

 

“看吧,无论怎样改变你与他的故事,最终你们都走向了无可避免的结局。就像圈与环,终究还是绕回了原点。”圈停了下来,回过头望向与他相隔一段距离的人。伊奈帆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圈知道这与之前不一样,毫无生气的,麻木的,面无表情。

 

“如果这便是我选择的,我要背负的,那么就这样吧,作为见证罪恶的最后一人,我会成为他,看着这个世界。”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END






圈弟弟:逆转时间线啊,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没玩过,可以试试。


伊奈帆:呵呵


斯雷因:呵呵



就像圈所说的那样,伊总是逆转了时间线才跟斯雷因走到今天这步的,在他原本的世界里,在种子岛击落斯雷因后他将斯雷因给救了上来,两个人在此后一段时间里一边谈恋爱一边打火星~后来在俄罗斯基地的一次任务里,斯雷因看到满身是血的艾瑟依拉姆躺在地上,扎扎伯爵也受伤倒在一边,伊总手里又握着枪,便误会是伊总做的这一切,带着伯爵和公主风风火火的就回了火星,而伊总看见斯雷因这么做便误会他是火星那边的间谍,然后两个人就这么开始相爱相杀,接着斯雷因死在了最后那次的宇宙战中,最后圈出现,逆转时间后一切就重新开始。所以这次伊总在斯雷因的问题上做出了与前线完全不同的选择,本来以为这可以改变斯雷因的既死结局,但绕来绕去还是走上了那条路。


关于圈弟弟的能力就是灰常强大的那类(至于身份神马的就当是厉害的外星物种吧)。他的能力以愿望的形式体现,大部分都可以实现,但是圈弟弟会不会帮忙只看他对这个愿望有没有兴趣或者说是心情好不好。他只会帮同一个人一次。


这篇文的灵感跟花冠那篇一样来源于同一个CP,唉,果然是最近虐文看多了都开始自己给自己捅刀了,(口胡!你肉文看的也不少怎么不来点肉!)果然还是HE什么的最圆满了,以后都不要再写虐的了QAQ



评论
热度(19)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