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反逆白黑】花吐症

这是昨晚看了一篇晴艾版本的文生出来的脑洞,时间线大概就是在朱雀进入学院前到亚瑟偷走鲁鲁修假面之间。在我心里这段时间的两人还是很纯情的,所以情窦初开神马的。。。就是酱紫!\(^o^)/~第一次给白黑写文~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鲁鲁修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在照例商讨下次活动的学生会会议上他突然感到喉间一阵不适,身体的自然反应让他下意识的就捂住嘴侧过头轻轻咳嗽起来,沐浴在众人略带担心的目光下他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并对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突然中断下来的议会向其他成员们说着抱歉,然后他发现众人的眼神从担心变成了惊诧,视线落点处直指他的刚刚从嘴边移开的掌心,他看向那里,上面躺着朵简单的紫色小花。

 

“花吐症啊。”金发的学生会长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听说只有在极度恋慕且无法说出口的时候才会患上的病呢。”这么说着的同时她将视线从花朵移到尚未回过神的副会长身上,带着暧昧玩味的笑容继续着她的发言,“不知道副会长是看上了哪家的少女呢。”

 

此言一出在座的几位不约而同的倒吸了口冷气,紧接着纷纷换上了好奇而又八卦的表情。平时就受会长影响多少对校友们的桃色新闻感兴趣,更不用说此时此刻有料可听的还是一直与所有女性保持着友好距离的鲁鲁修了,兴奋的样子甚至从眼睛深处都迸发出热烈的光芒。

 

“鲁鲁修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有喜欢的女生居然不告诉我。”离当事人最近的利瓦尔紧随心中女神的步伐对鲁鲁修发难,他挂着一脸别有深意的笑容用手肘捅了捅那人的手臂,“快说快说,你到底看上谁了,要不要让我来出谋划策帮你把人家追到手啊。”

 

 

“鲁鲁,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夏莉的表情比起其他人来多少算是平淡的,但是语气里的失落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处于风暴正中的鲁鲁修只觉得眉头一抽,随即顶着他们异样的眼光无奈的叹着气用手捂住了半张脸,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来问我我想静静’的表情。

 

“哎呀哎呀,没想到处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的学生会副会长在面对感情之事居然是这么纯情的吗,果然是童贞才会有的反应啊。”米蕾完全无视鲁鲁修在她这句话出口时对她投来的怒视,怎么容易出事怎么玩的性格让她继续火上浇油的说道,“都到了这时候了还是赶紧去表白吧鲁鲁修,跟爱人来一个kirakira的誓约之吻~”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米蕾明显在看好戏的样子让鲁鲁修皱紧了眉头,“我才没有什么喜欢的……咳咳……”否认的话尚未完整说出口,喉咙间又突然难受着让他干咳了起来,在摊开手掌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紫色的花朵。这仿佛自打脸一般的事态发展让鲁鲁修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啧啧摇着头的米蕾强忍着想要爆笑出声的非常不淑女的举动,“鲁鲁修啊,都患上了花吐症了你就不要再否认了哦,暗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嘛。顺带一提,这种病如果跟没有暗恋之人真心一吻的话,久而久之可是会死的哦。”

 

因为暗恋某个人患病而死?!鲁鲁修觉得他大概再也遇不到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哦,原来如此,那个人就是你暗恋的人吗?”去厨房倒茶水的间隙绿发魔女懒散的倚在流里台旁,在鲁鲁修道出外面那人是可以信赖之人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基佬。”

 

鲁鲁修一瞬间涨红了脸,用力捏紧手中可怜水壶的壶柄,压低了音量窘迫的低吼出声,“才不是,你不要乱说。”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不要告诉娜娜莉。”

 

C.C只是一挑眉不作答,心说你这前面否认后面承认的矛盾语句是怎么回事。拜托你没看你妹妹一副乐见其成的神情你瞎操个什么心。

 

“那你准备怎么做?”她觉得如果面前这家伙不主动出击的话迟早有天他会成为她第一个死于暗恋这可笑理由的契约者。虽然重新找个能够帮她实现愿望的人并不难,但总归是麻烦且需要时间的。

 

“我暂时还没有想到解决这一切的方法。”鲁鲁修直言道,“这确实很棘手。”外面那人看起来像是个很好懂的笨蛋,但是在感情这方面他却从未表露出过任何迹象,这教他无从推测。

 

“你在担心贸然行动会破坏你跟他之间恒定的关系?”

 

“是的。”

 

你可还真是重视他。C.C并不讶异鲁鲁修会有这种想法。“或许……”她试图说点什么,却在即将说出口的瞬间被一道呼喊打断。她与契约者对视了一眼,在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中隐去了身形。

 

“鲁鲁修……”

 

鲁鲁修在枢木朱雀踏进厨房之前就调整好了情绪,重新换上温柔的笑容他捧着茶壶向童年友人走去,“看来之前是我说错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耐性。”

 

朱雀对这调侃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个微笑,“你这么久没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我只是去倒个水能出什么事。”鲁鲁修失笑,“我看起来有那么柔弱吗。”

 

“有啊。”朱雀真诚的点了点头,“感觉鲁鲁修没有我在身边会很容易出意外呢。”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尽到你的保护职责啊,骑士大人。”

 

“Yes,Your Highness。”

 

这熟悉的场景仿佛又像是回到了童年那个炎热的夏天,两个人注视着对方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走吧,不然娜娜莉一个人要觉得无聊了。”

 

“嗯。”

 

在他们离去的身后,魔女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画面,突然无声的笑了出来。无聊了这么久,似乎终于出现点好玩的事情了。或许,她该给这两人一点助力。

 

 

 

 

长时间的奔跑让鲁鲁修一回到会议室几乎就是瘫倒在了椅子上。肌肉抽痛浑身酸软的感觉让他甚至都不想去细究为何学院里会突然出现一只黑猫还那么巧的就顶着他的Zero假面满学院乱跑。最近一连串琐事再加上时刻威胁着他生命的花吐症,鲁鲁修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满怀的恶意。

 

“所以鲁鲁修,今天的事是学生会策划的活动吗?”怀抱着今日事件的罪魁祸首,朱雀坐在鲁鲁修身边这么问着。

 

面对着一脸天真对内情丝毫没有察觉的朱雀,鲁鲁修只能干巴巴的支吾了一声算是回答。米蕾在他追黑猫追的上气不接下气时通过学院广播说的那句只要抓住逃窜的黑猫就可以获得学生会成员的一个吻的话竟然在无意间将他为何追着只猫不放的行为找了个借口──虽然这个借口在他看来简直蠢爆了,但就现在的结果看来这无疑是个好借口,至少他不用费心机去解释那么多了。

 

“哎哎哎???学生会的活动还真是有够特别的啊。”

 

鲁鲁修侧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向微微瞪大眼睛的朱雀,不知为何对方的表情总是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妥,明明他是为这活动而略显惊讶的样子,可细细看去却总是觉得其下还隐匿着更多似是期待似是紧张的神色。

 

“啊,会长是个很会玩的人,你以后就知道了。”难道他是在为进入学生会之后要如何与成员们相处讨论而烦恼吗?

 

──可看上去还是不像啊。

 

“那我抓住了它,是不是就可以领取奖励了呢。”

 

“奖励不是已经给了吗?”对方越来越莫名其妙的话和眼中闪烁的愈渐闪亮的光彩让鲁鲁修一头雾水。

 

“可是娜娜莉不是学生会成员啊。”

 

“……”枢木朱雀你还真是跟小时候一样胆大包天啊!我心爱的妹妹都已经给过奖励了你居然还不知足!说!是哪个人的吻对你来说这么重要让你把娜娜莉都给比下去了!!!

 

哪怕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鲁鲁修的脸上依旧是没有表露出半点迹象,他直视着对方说道,“那你……”

 

“鲁鲁修我可以吻你吗。”

 

一句话尚未完整说出口便被打断。鲁鲁修大脑当机了一瞬然后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理解了朱雀意图的下一秒面颊上立即染上一层红色,并且有加深的趋势。

 

“你你你你……说什么?”

 

看着对方如此剧烈的反应原本脸色还算正常的朱雀也不由得感到不好意思起来,他轻轻咳了一声试图缓解这尴尬的场面,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请求,“其实当时他们在问我我想要谁的吻的时候我就想这么说的了,只是……鲁鲁修我可以吻你吗?”

 

“嗯……这个……”鲁鲁修将视线从那张认真询问着他的意见的娃娃脸上移开,犹如呼吸不畅一般进行了几下深呼吸,“如果你是认真的话,那我的回答是,可以。”

 

 

 

鲁鲁修觉得他这辈子大概再也遇不到这么意外而又幸运的事了。他得到了暗恋之人不算告白的告白,那威胁着他生命的花吐症再也不是问题了。

 

当呼吸被交缠在一起,唇上传来属于另一人的温度时候,他这么想着。

 

 

 

END

 

 

小剧场①:

 

“哇哇,接吻了接吻了!!!”

 

“会长你不要这么大声被他们听到了怎么办!”

 

“天啊,看起来好kirakira啊。”

 

“恋爱真是美好啊。”

 

“哥哥跟朱雀哥哥在一起了真是太好了呢。”

──咳咳,这么听墙角真的大丈夫?

 

 

小剧场②:

 

鲁鲁修:为什么亚瑟会这么巧的进入学院并且带走了我的面具呢?为什么米蕾会这么巧的临时起意拿这个当活动呢?你说呢,C.C。

 

C.C:我想起来我今天的披萨还没买,好久没出门了顺便去逛逛吧。

 

 

 

 

评论(7)
热度(50)
  1. cesia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