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反逆白黑】恋爱的记录转播 三月十五日


最近阿什福德学院的学生们持续了为期一个月与其他学校高中生一般上课下课偶尔运动运动聊聊八卦的平静生活。虽然日子过的波澜不惊平淡如水确实容易让人感到无聊,但显然这个学院的学生们并不这么觉得。会造成如此反常现象的原因只是学院一年一度的三月十五日已经到来──也就是今天,而他们那个性格豪爽热衷于各种千奇百怪的活动喜欢怎么容易出事怎么玩的学生会会长一定会在这个难得的日子里办出他们意想不到的精彩party。

 

相较于学生们流于表面的兴奋样子,此刻学生会活动室内却是剑拔弩张。

 

“你说什么!让我跟朱雀在舞会上跳舞?!”鲁鲁修觉得如果眼神也可以造成实质伤害的话那么他面前这人一定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你说错了吧会长大人,是你要上去亲自来一段以展现你大家小姐的风采才对。”强行控制住因怒气而隐隐跳动的眉头,他露出一个身为帝国皇子的优雅微笑,眼神却与表情背道而驰充满了威胁意味的警告。

 

“不不不,我可爱的鲁鲁修。”对那凌厉的目光视若无睹,美丽的金发会长米蕾笑的愈发灿烂,“我相信比起看我表演无聊的转圈圈,学生们大概更喜欢看你们共谱一曲爱之舞蹈~哇哦~多么浪漫啊~”说话间戏谑的视线转向内容中的另一位主角。“你说对吧~朱雀~”

 

“啊?呃呃……嗯……哈哈……”沐浴在会长不怀好意的笑容和自家恋人杀人目光中的朱雀只得干笑着摸摸鼻头道出一些意味不明的拟声词来。处在修罗场外的其余学生会成员们见此情景纷纷仿佛不忍直视般的用双手捂上了眼睛,摆明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没办法,谁让你们是成天无知的放着强效闪光弹的笨蛋情侣呢,这么个特别的日子会长不拿你俩开刀拿谁开刀啊。

 

在心里腹诽着,对于会长这么做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枢木朱雀和鲁鲁修,这对笨蛋情侣就是在去年的今天确立恋爱关系的。

 

当然要光说这点其实还不足够他们亲爱的米蕾会长对他俩下手,毕竟据他们八卦来的在当天确定恋爱的恋人还有好几对,每对的故事拿出来都可以洋洋洒洒写出篇青春纯爱小说。关键在于这谈恋爱的两人身份太过特殊,要知道他们一个是日本首相唯一的儿子,另一个可是布里塔尼亚帝国的十一皇子!

 

布里塔尼亚帝国和日本向来都是面和心不合,全世界对此都心照不宣。其中恩怨要追溯到帝国第97代皇帝也就是鲁鲁修他爷爷那辈,据说当时一位叫做大河内○楼的同志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导致双方交战,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布里塔尼亚几乎是将日本摁在地上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侵占了全国不说还将日本改称为11区,将日本人称为11区人,用此来彰显国威。虽说后来在中华联邦的干涉下日本重新独立了出来,但这梁子却是结结实实的结下了,并且影响衡久远,两国至今互相看不顺眼,弄个外交或者贸易或者旅游什么的都全副武装跟上战场似得,导致这两个国家也是全世界唯二没有互相出跨国恋的。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朱雀和鲁鲁修这两个分属两国身份地位又与众不同的人成为恋人就好比日本反过来把布里塔尼亚打成狗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听说当时两人公开的时候整个阿什福德学院,不,整个世界都炸了。布里塔尼亚第98代皇帝查尔斯第一时间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强烈谴责日本派人勾引他儿子的无耻行为!而日本这边也不甘示弱,首相枢木玄武当即表示布里塔尼亚真是阴险狡诈居然派狐狸精迷惑他儿子!

 

两方最高掌权者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针对“你儿子勾引我儿子”这个问题在面向全世界直播的新闻上吵的脸红脖子粗,双方你来我往就跟开辩论赛似得谁也不肯示弱,气势之大一度让局外人对这两个国家的和平捏了把汗。

 

谈个恋爱都轰动的不行,也难怪米蕾会把心思动到他们身上。

 

“不要这样嘛,我相信只是跳舞这种简单的小事是难不倒你们的吧。”眨着眼睛米蕾微笑着继续谆谆善诱,见两人依旧是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呵呵笑了笑轻轻点着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在众人大惑不解的眼神里直接拍案而起,“我是学生会长我说了算!就这么决定了!散会!”

 

 

回到宿舍的时候是五点半,比起平时要早了一个小时。因为是学院特殊的日子所以今天一天连课程都比平常要少几节。学院在学风这面一向是如此宽松。

 

“鲁鲁修,晚上的舞会你真的要去吗?”朱雀这么发问的时候鲁鲁修正在喝水,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家恋人正拿着一袋拆开的猫粮往猫食盆里倾倒着。而那只灰黑的猫咪则的趴在自己的饭碗前,伸长着脖子眼睛紧盯着满满的晚饭。

 

猫咪叫做亚瑟,原本是一只流浪猫,某次闯入学院不小心被朱雀给抓住了便就这么收养了下来。

 

“学生会活动我从未缺席过。”

 

“哎……意思是打算去吗。”大概是看着亚瑟吭哧吭哧的吃着猫粮的模样很有趣,朱雀伸手想去摸摸猫咪的头,却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被叼了满嘴猫粮的亚瑟一口咬上,条件反射的大喊一声「亚瑟不要咬」的同时迅速抽回手揉弄着伤痛处。

 

鲁鲁修放下手里见底的水杯,对于那边一人一猫的小插曲早已习以为常。他将身体完全转过来,纤细的腰部倚在桌子边缘双手分别抵在左右两侧支撑身体重量。开阔的视角让他可以完整的观察到那个人的表情,他刚刚分明从朱雀的语气里听出了失落。

 

也是……他们原本的计划里完全没有学生会活动这一安排。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是对这种所谓情侣间特殊的日子不是很上心的那种人,在三月十五日到来之前他们也仅仅只是想着「啊那天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吧好像」,如若不是在某次午后鲁鲁修接到了来自远在皇城的妹妹娜娜莉的电话,娇小可爱的少女在兴致勃勃的询问他俩准备打如何庆祝交往一周年后得到了「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就跟平常一样」的回复,接着便换上了一副无奈而又失落的语气说着「毕竟是在一起的日子嘛不好好纪念下真是可惜」,他和朱雀可能还不会对今天做出任何有异于其他日子的安排。

 

“我倒是很想任性一回呢。”他这么说着,然后看见朱雀瞪大了眼睛向自己看来,接着便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陪着鲁鲁修任性一回。”

 

“这明明是你的期望吧,这话说的我好像在强迫你。”

 

“是是,是我的期望,我想跟鲁鲁修单独过呢。”朱雀点头顺着鲁鲁修的话说。他站起身来向着恋人走去,伸手抓住鲁鲁修的手腕,身体倾覆上去将两人的距离化为乌有,他用面颊贴着那人的面颊,有意压低了嗓音在他耳边低声说着,“那么鲁鲁修现在可以回应我的期望吗。”

 

手腕上传来的轻柔力道和耳边温热暧昧的气息让早已习惯这些的身体一瞬间燥热了起来,脸上不禁有些发烫,鲁鲁修再三深呼吸平复下明显加快的心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丝毫没受影响一样,“先吃饭。”

 

“嗯。”朱雀干脆的退开了,本来他也只是抱着作弄一下的心态想要看见鲁鲁修窘迫的可爱样子而已,既然目的达到了还是适可而止比较明智,凝视着鲁鲁修显然更加红润的脸庞和闪烁着动人光彩的紫眸他这么想着。虽然以他的武力真的想要继续做下去也完全不是问题,但是事后他就要面对骄傲的恋人让他睡一个月客厅的惩罚了。

 

 

说是要两个人单独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也曾经一起计划过要如何度过才最有意义,可是最后真正实践的也只有一起吃上一顿比往常更加丰盛的晚餐而已。

 

用餐途中朱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筷子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上却多了一个蛋糕盒。

 

“这个是……”盒子里是一个算不上很漂亮的蛋糕,水果和奶油相互点缀的蛋糕中央用果酱歪歪扭扭的写着Suzaku&Lelouch,名字的下面还写了个三月十五日。“你做的?”鲁鲁修将视线从蛋糕移到朱雀身上,看这卖相就知道肯定出自非专业人员。

 

“嗯!昨天就做好了一直没拿回来,是想要给你个惊喜的。”

 

鲁鲁修一部分脑子思索着按照最近的蛋糕店算在这几分钟内朱雀的奔跑速度达到了多少,另一部分脑子则尽职尽责的向他传递着名为感动的情绪,虽然如此,可他脸上所表现的纠结却与大脑里这两种想法截然不同。

 

这蛋糕……能吃吗。

 

对自己恋人的杀人料理有着充分体验的鲁鲁修望着那个蛋糕一时没了言语。

 

“嗯?鲁鲁修?怎么了吗?”对鲁鲁修脑内活动一无所知的朱雀奇怪的看着盯着蛋糕陷入沉默的人。视线在两者之间来回巡梭了几遭后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鲁鲁修你是在想这个蛋糕能不能吃吧。”

 

“嗯。”

 

“哎呀,虽然它用来吃也是可以的啦,但是我的本意可不仅仅是这样啊。”

 

“哈?蛋糕除了拿来吃还能用来干吗?”

 

“这个蛋糕是吃的不错,不过吃法嘛……”这么说着,朱雀伸出手指在蛋糕上一划,然后将手指上的奶油尽数涂到了那双他已经品尝过无数次的嘴唇上,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留给鲁鲁修便迅速落下一个吻。

 

感受到伴随着奶油香甜一齐闯入自己口腔的湿滑肉体,鲁鲁修瞬间明白了朱雀的意图,下意识的挣扎起来,激烈而又充斥着情热的拥吻间他努力咽呜出声,“唔……你敢!”

 

“嗯……特别的日子当然要好好庆祝……”

 

难耐的亲吻间身上的衣物也被一件件剥除,感受到赤裸的肌肤被抹上冰凉奶油的瞬间鲁鲁修被吻的有些发晕的想着,他大概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蛋糕这种东西了……

 

 

 

 

至于当晚被笨蛋情侣组放鸽子的米蕾则在第二天将学生会大小事宜统统丢给了两人作为惩罚的同时也让自己和其他成员们获得了轻轻松松的三日假期。

 

 

 

 

 

END




评论(3)
热度(42)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