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我的恋人头上有樱花

这篇文的脑洞来自于很久以前看的一篇影日文,觉得这种梗好萌好有趣便想着要不要用在奈因身上试试看。于是便让斯雷因做了一个神奇的梦,然后这篇文就诞生了~


学院paro,双向暗恋,祝食用愉快ヾ(≧∇≦*)ゝ







 

他在走出便利商店的时候外面正在下着大雨。突如其来,没有任何预兆,偌大的雨点就这样密密麻麻的砸落下来。他从书包里拿出时刻准备着的雨伞,撑起伞骨的时候瞥见身旁几步距离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大概是因为出门没带伞而被困在这里了吧。他这么想着,撑着伞向着那位老人走近了几步。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他笑着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您回家。”

 

老婆婆转过头来看着他,和蔼的笑着点点头,“那好吧孩子。”

 

他刚来这边不是很久,对这个城市错综复杂的道路也只是一知半解,所幸老婆婆住的地方他正好知道,安全的将人送到家门口后他笑着对老人挥了挥手准备离去,却听见老婆婆开口说道,“你是个好孩子,作为你送我回家的感谢,我会送一份特别的礼物给你。”

 

他摇着头,惊讶的说道不需要谢礼。雨势依旧没有减弱,他叮嘱老人赶紧进屋,又对着老人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去。

 

老人看着雨幕中越来越小的少年身影,笑了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好孩子怎么可以没有谢礼呢?”

 

偌大的雨势中,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

 

 

 

啊,所以说,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是艾瑟依拉姆经常看的漫画里才会有的情景吗?

 

斯雷因·特洛耶特,16岁,Aldonah学院高二生,正在经历平凡人生中不平凡的一天,至于造成这变化的原因则是……

 

斯雷因又抬眼看了看第N个从自己身边经过路人的头顶上方,一行明晃晃的黑色字体正大大咧咧的向注视着它的人展示着它的存在。将视线重新投放到前方道路,斯雷因的心里长长叹了口气,这真的不是他眼花吗?!

 

照常的在固定时间起床洗漱,原以为今日与往常也不会有太大变化结果却在坐上餐桌的那瞬间被现实狠狠打脸。

 

他看见他的养父扎兹巴鲁姆一边拿着报纸一边对他说了句“早上好斯雷因。”几乎是同一时刻养父脑袋上就浮现出了一行黑字,内容是「早上好。」

 

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斯雷因还是相当镇定的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睛,再往那处看过去的时候那三个字依旧没消失,这时候他才有些眼角抽搐的指着那行字对养父问道,“额,父亲,你头上的那是什么?”

 

扎兹巴鲁姆抬头向上看了一眼,除了挂在餐桌正上的花式吊灯和明晃晃的天花板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怎么了斯雷因?”

 

「儿子看上去有些不对劲,难道是生病了?」

 

那悬浮在空中的黑字又变化了起来,斯雷因怔怔的凝视着那块地方,在大脑几乎当机的状态下强迫自己从养父的回答中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勉力维持住表情不要太过惊悚的他慢慢的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他人内心的想法。

 

匆匆从家里离开与无数陌生人擦肩而过的短短几分钟内斯雷因已经可以这么确定。就像青梅竹马的金发少女曾经对他说过的某部漫画主人公拥有的叫做‘读心’的能力,这与他现在的情况大概是类似的吧。虽然不清楚漫画里主人公在得到这一能力时的心情怎样,但当了十几年好学生的斯雷因此时此刻却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这样不就跟窥探他人隐私没什么区别么,这可是不好的行为啊。

 

想着这一点的斯雷因心情又低落了一分,他又无精打采的抬头看了眼路人们的头顶,因为他处的位置正是学校正对的人很多的十字路口而挤在一起的黑字密密麻麻的直让他感到一阵头昏眼花。

 

要是看不见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陡然发现那从早起就困扰他到现在的罪魁祸首霎时间全部都消失不见,干脆利落的一点曾出现过的痕迹都没有。斯雷因愣了愣,他停下脚步往四周环视了一圈,视线所及全是与以往别无二致的景色,没有一个人的头上顶着奇怪的句子。

 

短短半个小时内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变的不正常又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走回了原来的轨迹,斯雷因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梦中还没醒来……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掐自己一下以验证猜想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少女惊呼声,他一边回过头去一边听见黑色短发的女孩子喊道,“这不是斯雷因学长吗?”

 

叫住他的人是网文韵子,小他一届的高一学妹,因为与他同样是学生会成员的关系所以算是熟识。韵子身边站着一个跟少女一般高的男孩子,头发卷曲,脸上的表情同他的目光一样平静,手上还拿着一瓶插着吸管的纯牛奶。

 

斯雷因知道这个人。

 

界塚伊奈帆,跟韵子是青梅竹马,每逢考试无论大小都牢牢霸占着学年第一的学霸级人物,除此之外还囊括学院各种特色比赛项目的第一名,同学们对此人评价千篇一律──大概没有什么是这个人不会的。

 

“早上好,韵子,早上好,界塚同学。”礼貌的问候在说到后面时声音有些飘高,斯雷因露出一个笑容试图掩盖掉这点。或许这种小细节眼前的两人不一定会注意到,但说的人总归是有点心虚的。毕竟在喜欢的人掩饰自己的紧张是人类下意识的反应,更何况他喜欢的那个还是全校瞩目的神级人物。

 

是的,他喜欢这个叫做界塚伊奈帆的少年。准确点说,是他暗恋他。

 

故事的开始非常简单,就跟许许多多暗恋历程一样,仅仅只是因为对方太过瞩目而对这个人多分了一点注意力,偶尔遇见也总是会不自觉的看向他,渐渐的便会主动收集有关这个人的信息,日积月累到了最后回过神了,才发现已经深陷名为喜欢的情绪里出不来了。

 

“早上好。”伊奈帆简单的点头示意。

 

“早上好斯雷因学长。”与身边的少年相比韵子显得活力十足,“学长你刚刚在看什么?”

 

“呃……”小学妹一句无心的话让他又回想起了早晨不美好的经历,斯雷因摇了摇头,含糊的应着,“没什么。”见对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的样子他赶紧开口转移话题,“韵子,新活动的计划案出来了吗,今天可是要上交给会长的啊。”

 

这话题转移效果堪称效果拔群,原本还从容有余的少女瞬间变了脸色,转过身冲着伊奈帆抛出一句“伊奈帆我去教室里赶计划案就先走了你跟斯雷因学长千万别迟到了”,一边说着一边脚步不停,眨眼间人已经跑出了老远。

 

对着粗心大意的学妹绝尘而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斯雷因一回过头来就看见伊奈帆正神色平静的盯着他,这才发现韵子走了那不就只剩他跟伊奈帆两个人了吗?后知后觉意识到现下状况的斯雷因瞬间紧张了起来,全然忘记了身边还有来来往往的人流──其中还有不少跟他穿着同样款式校服的学生们──满脑子都只剩下了这难得的相处机会。

 

要怎么做?斯雷因不知道,他与伊奈帆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交集,他们分属两个不同的年级,教室自然也不再同一栋楼,能见面的时机无非是某个地方的偶遇。喜欢上对方之后他也有意无意的在对方经常出没的地点徘徊,可从来都没有主动去与伊奈帆打过招呼,自己毕竟是有着那样的心思的,要是那人知道了多半只会离他越远越好吧。

 

被满满的负面情绪所影响,斯雷因低头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思索期间使他烦恼的主角一直紧盯着他没有移开视线。

 

再在这里干站下去只会迟到的吧,他正想这么打破两人间的沉默气氛,抬头的瞬间就被一瓶宝矿力占据了视线。

 

“哎哎哎???界塚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

 

手持宝矿力的伊奈帆歪了歪头,对斯雷因解释道,“买牛奶的时候送的,放在书包里太沉了,就给斯雷因学长吧。”

 

“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斯雷因伸手接过了那瓶宝矿力,他一向很少喝水,养父和艾瑟依拉姆都对这点感到很无奈。虽然有强调让他每天去学校的时候都自带一瓶水,但是总是隔几天就会忘记,就像今天早上他就因为那奇怪的能力而心绪不宁忘记带水了。

 

“我们该走了界塚同学,再磨蹭下去说不定就要迟到了。”

 

“嗯。”

 

 

 

斯雷因走在伊奈帆落后一步的位置,周围人很多,伊奈帆喝着牛奶目不斜视。即使心里对这段暗恋不抱什么希望,也阻挡不了紧张的情绪蔓延至整个心脏。斯雷因小心翼翼的侧着头偷瞄着伊奈帆,每次看见他,这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好像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样子,也难怪在他学霸名号响彻全学院的时候连带着他性格很冷漠这点也一齐为大众所知。

 

可是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斯雷因在心里想着,他不止一次的见过他与朋友们相处时的场景,并没有在活跃的朋友们中显得格格不入,那张不会有平静以外神情的脸上偶尔也会露出笑容。是个温柔的人──那时的他这么对不曾正式见面的学弟有了新的认识,也是从那开始斯雷因对他产生了好奇──想要了解这个人。

 

关于这个人的一切,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又在偷看我。」

 

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伊奈帆头顶上凭空多出来的语句斯雷因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看不见了吗怎么又出来了?还有字的颜色……如果他没有在这短短几分钟内突然从正常变成色盲的话,那颜色应该是……粉红色吧……

 

想到这里斯雷因看了眼路边的樱树,樱花开的正好……

 

「他好像有心事。」

 

「他在困扰。」

 

粉红色的字消失又出现,斯雷因看着那话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原来伊奈帆也有不明白的事和为之烦恼的人啊。那个人……现在就在这附近吗?

 

「斯雷因看起来不开心。」

 

等等,怎么突然间就想到他了?他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啊啊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吧,伊奈帆不是一直都在看前面吗?啊啊啊不对不对,这好像也不是重点,等等等等,斯雷因给自己狂飙的思维踩了个刹车,如果伊奈帆一直在想的都是他呢?比如跟自己一样一直用余光注意着……

 

这假设一瞬间敛去了斯雷因的呼吸,他能感觉得到心跳因这猜测而愈发不规律的跳动起来,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的太过反常,斯雷因进行了几下深呼吸,稍微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后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利用这能力做点什么而不是像以前一样。

 

“界塚同学,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

 

“斯雷因学长怎么突然想要问这个?”

 

伊奈帆终于转过头来直视着斯雷因。一直盯着伊奈帆头顶的斯雷因突然无比庆幸他比伊奈帆高了6cm,不然直盯着别人头顶看的行为一定会让伊奈帆觉得很奇怪的。

 

“因为想要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才想问问看。”方才就准备好的说辞脱口而出,斯雷因笑着说道。

 

伊奈帆与斯雷因对视着沉默了几秒,接着将视线转了回去,他点点头,头顶上的那个字依旧没有消失。“有。”

 

“真的啊,不知道界塚同学喜欢的人是谁呢??那个人一定很优秀吧。”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太过发颤急切,斯雷因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宝矿力以此来转移紧张的心情。

 

「是你。」

 

「是斯雷因。」

 

「很优秀。」

 

「很可爱。」

 

粉红色的句子一个接一个的浮现,斯雷因眨也不眨直直瞪着那些字的一笔一划,直到确定那字句与自己所学所写过的那些字一模一样后他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大脑传递出的喜悦的情绪刹那间占据了身心。他的猜测真的对了……对方与他抱有同样的心情,这场暗恋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糟糕。

 

很高兴,很高兴,很高兴……

 

“嗯。”不知道斯雷因心理活动的伊奈帆针对刚才的问题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想斯雷因应该很快便会有下一个问题,他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那人开口,转过头去时才发现斯雷因停住在了他身后几步的地方。

 

他看着斯雷因,斯雷因也看着他,那双他一直觉得很好看的碧色眼睛在樱花飞舞的晨曦中闪闪发亮,他的脸上带着连阳光都失色灿烂的笑容。他觉得如果不久前真有什么困扰着这人的事,那现在一定是全部解决掉了吧。

 

这么想着,他也回以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斯雷因小跑到伊奈帆的面前,注视着他,头顶上的粉色文字已经变成了「他没事了。」斯雷因的视线在上面一扫而过,然后说道,“界塚同学,我想那个人一定也是一样的喜欢你。还有,从现在开始,叫我斯雷因就好啦。”

 

“嗯。”

 

这意外的能力,或许也不是那么糟糕。

 

 

 

 

END



评论(8)
热度(62)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