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反逆白黑】恋爱的记录转播 四月十五日

阳光照进庭院时朱雀正坐在和室内享用着下午茶。透过大开的拉门他看见院里种植的几棵山樱缓缓凋零,纷飞的樱花瓣落在石子堆砌的小池塘里,带起的涟漪惊得一群鱼儿慌忙逃窜。朱雀对着这宁静美好的景象发了会儿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他看见恋人温柔的笑脸,宠溺的笑意还未在嘴角勾起下一刻便在看清上面的日期后转为无奈的哀叹,一边将手机收回一边又长长叹了口气。

 

还有7天啊。

 

端坐在榻榻米另一边的棕发女人见朱雀魂不守舍的模样瞪大了一双湖绿的眼睛,将手中握着的小茶杯缓缓放下,她颤抖着嘴唇,俨然一副惊讶而又委屈的神情,“跟我一起喝茶有这么无聊吗……朱雀……你太伤我心了……”说着,还伸出手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对此情景颇为无语的朱雀转过头看向面前低头拭泪的女人,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妈……你开心就好。”

 

儿子没有出现意想之内的表情枢木奉月便也没有继续作弄下去,想起她第一次在年仅五岁的朱雀面前摆出这副样子然后把他吓的手忙脚乱哇哇大哭时的场景她惋惜的摇了摇头,自己儿子真是越长大越不好玩了。

 

“你又在想那个小皇子吗。”

 

儿子长大了谈恋爱了作为母亲本该十分高兴顺便送上点恋爱经验,然而一想到自家儿子的恋人居然是个男孩子还是与自己国家对立的皇子殿下,枢木奉月一时间也只能感叹缘分这东西还真是深不可测。

 

“我已经三天没有联络上鲁鲁修了。”

 

而且接下来的七天说不定也联络不上。愁眉苦脸的用手撑着下巴,朱雀在心里补上了一句。

 

他和鲁鲁修所就读的阿什福德学院是布里塔尼亚帝国最为出众的学校之一,学风开放自由特立独行,除开每学期种类繁多的大小活动外,每年四月十一日至四月二十日的为期十天的超长假期多少也算是这所学院的特色之一─毕竟放眼望去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学校会在法定节假日之外设立额外假期。

 

本来放长假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不用理会那些干涩复杂的书本,吃喝玩乐游山玩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对于情侣们来说──尤其是像他和鲁鲁修这种特殊的情侣来说,这十天假期却无论如何都让他高兴不起来。

 

朱雀时至今日都还记得去年的这时候他从布里塔尼亚返回日本时的场景。那时候他和鲁鲁修在尚未告知双方父母的情况下公开出柜,原本只是好友们才知道的关系不知怎的就走漏了消息,虽说他俩确实没有闹那么大的意思,但已经发生的事总是无可逆转的。他的老爸枢木玄武在那一天百忙之中硬是抽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接机,父子俩一见面他那一句“老爸”还卡在嗓子眼里没叫出来呢,枢木玄武就唰唰唰的从他口袋里摸走了他的手机然后派人把他直接送回了老家枢木神社,临走前还不忘撂下一句,“神社那边的对外通讯工具我已经全部清缴了,你就趁着这几天假期好好清醒清醒。”于是那个假期他悲惨的过了十天与世隔绝的生活。

 

虽然今年的这个假期他也依旧被困在枢木神社,不过比起去年身上什么都没有的窘境,今年他好歹还有个老妈陪着,还保留了一部手机──电话卡被拔了──这多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才三天而已嘛,”面对患上相思病的儿子枢木奉月轻松的说着风凉话,她伸手拍了拍朱雀的脑袋,“去年不是十天都熬过来了,忍忍就过去了,乖乖~”

 

多年来已经习惯母亲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保持着这副玩闹样子的朱雀只得苦笑,“妈你别闹了。”

 

“哪里有闹啊。”枢木奉月收回手,认识到儿子确实没心思陪自己开玩笑她像是妥协般的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那么想那个小皇子的话就去见他好了,妈妈不会拦着你的,唉,真是儿子大了都管不住了。”

 

“妈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我身上除了一部打不出电话的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事实……”身无分文他要怎么去布里塔尼亚啊!!!

 

“儿子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我来的时候是搭的不是一般的交通工具的事实……”儿子的技能点果然都点在体力上了吗……

 

朱雀看着一脸自信的枢木奉月沉默了几秒,“老妈你是说……你的私人直升飞机还停在这儿?”

 

“就在老地方。”

 

“……妈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一扫之前的阴霾,看到希望曙光的朱雀眼睛都亮了起来,他猛然站起身,拿出冲刺的速度往外冲的同时对着居然这么简单就帮了他的老妈道着谢。

 

枢木奉月注视着儿子跑远的身影,“年轻人谈恋爱真是充满了活力,”无比羡慕的摇头感叹过后她将视线又重新转回了庭院内,盯着兜转的落樱看了几秒后她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说起来直升机的油不多了吧,能撑到布里塔尼亚吗?”担心尚未在心中浮现便被快速抹去,“嘛,反正儿子对体力活动一向擅长,跳飞机什么对他也不在话下啦。”

 

 

 

「警告:代码输入错误,请于5秒内退出程序,否则将有99.9%的几率被对方入侵。」

 

屏幕上再次跳出来这么一行字的时候鲁鲁修忘记了涵养般将手里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在了笔记本电脑的旁边,里面的咖啡因为这一粗鲁的行为从杯子里飞溅到了光滑的桌面上。木制书桌对面正低头摆弄纸鹤的娜娜莉听见这动静抬起头来看了眼她亲爱的哥哥,满脸怒容的样子让她毫无意外的得知哥哥的程序破解又失败了。

 

“修奈泽尔这个家伙……”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移动着,开始新一轮程序解码的鲁鲁修咬牙切齿的念着让他现在头痛不已的名字。

 

从三天前他回到白羊宫开始就在与这个程序做斗争,这道由他二皇兄修奈泽尔所写的程序每过三分钟变会变化一次,每次变化都与前一次完全不同,破解方式也只会更复杂而不会变简单,每一次对全新程序的推算演练都会耗费他大量时间,这直接导致他总会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该说皇室在阻止自己与朱雀联络这方面真是煞费苦心吗?加强白羊宫戒备派人天天守在他卧室门口走哪都有人跟着就算了,明明连他的手机都没收了却留给他一台除了对外发送消息之外什么都能做的电脑,这摆明了就是在挑衅他──我将白羊宫的通讯线加密留给你一台电脑我不怕你会破解它因为我知道你根本破解不掉。

 

看似是怕他无聊而让他有所消遣的行为在不知情者看来只是家长对于孩子的关爱,实则却是在无形中讥讽着他,这种主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那个笑里藏刀的二哥说服父皇这么做的。

 

“哥哥,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看着鲁鲁修天天坐在电脑前思考着如何破掉通讯加密程序娜娜莉实在是很担心哥哥。虽然理解哥哥这么努力的原因但是还是不能太过勉强自己的身体啊。

 

“好吧娜娜莉。”对妹妹一向宠爱的鲁鲁修退出了正在运行的破解窗口,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他对娜娜莉温和的笑着,“让你为我担心了,对不起娜娜莉,作为补偿我陪你去你最喜欢的花园走走吧。”

 

“嗯。”娜娜莉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纸鹤,两人一齐从书房走出去的时候守在门口的卫兵低头行了个礼然后便保持着适当距离跟在两人后面。

 

到达花园的时候鲁鲁修和娜娜莉看见他们的母妃玛丽安娜正站在花丛小道上,她的手里握着着手机,一边伸手拨弄着身边的玫瑰枝叶,一边笑吟吟的跟手机那头的人在讲着什么。在意识到有人接近后她转过身,对着手机说了句‘稍等一下’,接着便跟自己的儿女们招了招手。

 

“鲁鲁修,娜娜莉,你们也来散步吗?”

 

“对呀母妃。”娜娜莉扑过去亲昵的挽住玛丽安娜的手,“哥哥在房间里都快闷的发霉了,所以我带他出来晒晒。”

 

“哈哈,是吗,帝国皇子发霉传出去可是会让人笑话的哦,娜娜莉做的很好呢。”玛丽安娜用被挽住的那只手奖励般的摸了摸娜娜莉的头。带着笑意的眼睛看向了几步外明显哭笑不得的儿子。

 

“母妃……娜娜莉……”

 

“好了好了,那娜娜莉就继续跟哥哥散步吧,母妃还稍微有点事要忙。”玛丽安娜晃了晃手机示意尚未结束的通话,鲁鲁修和娜娜莉理解的点点头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着。玛丽安娜也不做停留,顺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往寝宫内走去。

 

“啊啊,你说那孩子已经过来了对吗……”对玛丽安娜的谈话内容不自觉多留心了点的鲁鲁修快速回头看了一眼母亲离去的背影……

 

 

 

“所以说,哥哥千万不能再熬程序熬到半夜才睡觉了哦,今晚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为了防止鲁鲁修在用完晚膳后又跑回书房研究加密程序,娜娜莉坚持要亲眼看着鲁鲁修进卧室。实在拗不过妹妹的鲁鲁修站在卧房门口,无奈的笑道,“好吧娜娜莉,我今晚可以不去理那个程序,但是明天我可是一定要想出破解的方法为止呢。”

 

娜娜莉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鲁鲁修的做法。作为这段跨国恋的忠实拥护者她当然也希望程序能够破解好让哥哥与朱雀早一天联络上。“好的哥哥。那我就先回房间啦。”

 

目送着妹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鲁鲁修低头思索着要不要再回去研究一会儿,不过下一秒这个想法就被他否决掉了,答应了妹妹的事怎么可以言而无信?最终得出的结论让鲁鲁修叹着气推开了房门,他还是按照妹妹叮嘱的早点洗洗睡吧。

 

夜色早已降临,没有开灯的卧室内只有从窗外倾泻进来的一丝月光让这个空间不至于显得那么黑暗,反手将门关上,鲁鲁修伸手去摸开了吊灯开关,灯光亮起的瞬间他看见一个人影迅速的从大开的窗户处敏捷的翻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鲁鲁修猝不及防直接僵在原地,‘有刺客’这个想法尚未在脑海中成形,随即就被那稳稳落在地毯上的身影所带来的冲击掩盖的毫无踪迹。

 

“朱……朱雀??!!”在本不该看见他的地方看见了那人,鲁鲁修只觉得眼皮一跳一跳的。可是朱雀却似乎没有这种自觉,在看见他后笑脸一扬直接就冲过来抱住了他。“真的是鲁鲁修啊,终于见到你了。”边说边把脑袋往他肩窝里蹭,“我好想你啊。”

 

“笨蛋。”被朱雀直球击中的鲁鲁修脸颊一红,尽管知道对方看不到还是习惯性的吐出非善意语言来试图掩盖。久违的属于恋人的气息围绕上来时鲁鲁修也情不自禁的回抱着对方。明明只是三天没见面的两人紧拥的程度却像是活被拆散了三年。

 

“真的真的好想你啊,感觉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这么说着的朱雀又把怀里的人搂紧了几分。

 

“是,是,我知道。”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鲁鲁修好心情的应道,一方面尽情享受着此刻温情的气氛一方面大脑还在思考着朱雀出现在这里所带来的几个疑问。“朱雀,你怎么会来布里塔尼亚?”

 

他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枢木首相接受了他做为他独生儿子的恋人,从去年的事件可以得出的结果是朱雀此时应被困在枢木神社才对,而他现在出现在这里,这着实出乎鲁鲁修的预料。

 

朱雀松开怀抱直视着眼前的鲁鲁修,“是我妈借我的直升机,我按照上面设定好的路线飞了过来,虽然途中出了点小意外,不过总算没什么大事!”

 

所以照这发展是他老妈接受了他这个特别的‘儿媳妇’了吗?“那你是怎么一路摸进我寝宫的?”知道白羊宫的所在并不奇怪,能翻进白羊宫也不奇怪,重点是能知道他房间所在还掐着他回房的时间摸进来,鲁鲁修并不认为朱雀这个体力笨蛋能够做到这点。

 

“这个嘛……我在进来的时候的确是不知道鲁鲁修你在哪里,不过后来我听见有两个侍女交谈说‘皇子殿下的卧室窗户正开着通风,你进去打扫的时候千万别关哦。记得要在8点之前打扫完毕,因为这时候皇子殿下一般已经用完餐回房了。’然后我才知道的。”

 

朱雀交代完事实便发现鲁鲁修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是自己哪里出了错吗?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进来时是否存在被发现的可能,这个过程里他足够小心翼翼避开了所有守卫及监控可能存在的地方,按道理应该不存在被发现的可能性啊。百思不得其解的朱雀决定放弃脑力劳动,直接向当事人寻求答案。

 

“怎么了?鲁鲁修。”

 

“朱雀……”鲁鲁修神情凝重中带着点疑惑,“我的房间一向都是在我早饭时由侍女们打扫完毕的……”从一般直升机的飞行时速来推测朱雀启程的时间大概是在今天下午,到达时间在傍晚时分,而在那时他的房间早早的就清扫完毕了,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什么那两个侍女会说出这种话呢?能够想到的可能性有48种,其中最为危险的一种便是里应外合的暗杀。

 

鲁鲁修这番言语让朱雀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仔细想想他翻进白羊宫的过程确实是异常顺利,不禁开始怀疑起到底是自己身手太好了还是白羊宫中本身就有猫腻?

 

打破这沉静气氛的是一阵规律的敲门声,朱雀和鲁鲁修下意识的向门口望去,又迅速的对视了一眼后鲁鲁修便走去开门,朱雀则配合的往门口望不到的死角挪了几步。

 

原本以为敲门的会是守卫或者侍女,结果一开门看到那优雅的身影却让鲁鲁修惊讶了一把,来人趁着鲁鲁修刹那间的怔楞灵活的闪进了房间里,尚未问出口的‘母妃’便这样消逝在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诡异氛围中。

 

伸手将门合上,玛丽安娜带着一贯的温和笑意往里走了几步,“本来只是想在睡前找儿子谈谈点事情,但没想到居然有客人捷足先登了啊。”

 

“呃……皇妃殿下安好。”被玛丽安娜注视着的朱雀表情僵硬的躬身行了个礼。

 

“真是有礼貌的好孩子。”玛丽安娜微笑着点了点头。

 

“母妃,你怎么会突然……”他的母亲从不会在他就寝时间内过来找他,就算有事也只会派侍女过来传唤。如此反常的行为让鲁鲁修本能的产生了玛丽安娜此番前来目的绝不简单的感觉。

 

“本该早在之前就跟你说了,结果我一忙就把这事给忘了,”玛丽安娜转向鲁鲁修,“你父皇要我问你,你决定好你的专属骑士的人选了吗,如果没有决定好,他可就要自行为你抉择了。”

 

“专属骑士?”经过这么一提醒鲁鲁修才想起来还有这回事,他下意识望向了朱雀。玛丽安娜了然一笑,“我知道你想要选择这孩子,且能独自潜进戒备森严的白羊宫而不惊动守卫也证明这孩子的确有几分能耐,”她停顿了一下,满意的看见两人面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可是鲁鲁修,你可别忘了这孩子与你的关系和他的出身,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父皇会同意他成为你的专属骑士吗?”说到这里玛丽安娜担忧的走近了鲁鲁修,她伸手抚上儿子头顶,“鲁鲁修,作为家人我实在不愿看到你与你父皇产生任何芥蒂。”

 

“母妃……”

 

“不过你如果真的想让他成为你的骑士的话我也不会反对,”玛丽安娜继续说道,“毕竟你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啊。”

 

玛丽安娜柔和的笑意和表示理解的语句让鲁鲁修瞬间将之前那些纷繁复杂的思绪抛至脑后,来自母亲的关怀让他此刻只觉得一阵暖意,释然的回以玛丽安娜同样的笑容。

 

“就是不知道日本首相的独子,枢木家唯一的小少爷愿不愿意了。”

 

看见玛丽安娜望向自己的这边,朱雀立即紧绷了身形,郑重的对玛丽安娜点了点头,“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好鲁鲁修的,皇妃殿下请放心把您儿子交给我吧。”

 

朱雀的态度让玛丽安娜在心里对他的赞许又多了几分,“既然这样,那骑士受封的典礼就明天早上举行吧,要是在查尔斯知道这件事之前公布开来,相信就算他是布里塔尼亚皇帝也不好更改了。”

 

“嗯。”鲁鲁修赞同着母亲的决议。

 

“趁着还有点时间那我先去让人秘密准备一下,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又摸了摸儿子的头顶,玛丽安娜离开了房间。走出一段距离后她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某个电话之后她对着那边的人笑道,“呀,亲爱的,明天早上你赶的到的吧。”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后她轻笑出声,紫蓝的眼睛里闪出狡黠的光彩,“那明天会很有趣呢,对吧~”

 

 

 

四月十五日,相信这是一个可以被载入史册的日子,在这一天布里塔尼亚的官员们在结束与皇帝的议政后收到了来自玛丽安娜皇妃发出的邀请──前去参加十一皇子的骑士册封典礼,同时受邀的还有不少其他贵族,请柬上印着的并非皇帝印章而是玛丽安娜的私人刻印。不少人都对此感到奇怪,照理十一皇子的骑士册封礼该是由皇帝陛下亲自择日决定何时举行,这类私下发出邀请的举动确实是从未有过,可即便是心存疑惑,来自皇妃殿下的邀请他们也是不得不去。

 

白羊宫大殿中央被铺上了长长的红地毯,两边整齐的码着一张张放满了蛋糕点心的长桌,换上了正式礼服的贵族们互相交谈着,端坐在三级台阶之上身着白色面料黑色领边正装的鲁鲁修勉强从他们的低语中听到了这些人正在谈论的事。

 

──多半是在猜测今日受封的骑士是哪家的少爷。

 

如果这群贵族们知道他们讨论的对象是日本枢木家的继承人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想到这里鲁鲁修挑了挑眉有些期待接下来的戏码。

 

典礼开始时,司仪的官员站在台阶一侧,宫殿大门在他的挥手示意下被守卫们渐渐合上。鲁鲁修从高位上起身向前迈了几步,向下方缓缓扫视了一圈,贵族们放下手里的酒杯或食物,慢慢聚拢至地毯两侧,玛丽安娜和娜娜莉就站在离他最近的台阶下方。在之前因交谈而稍显嘈杂的殿内安静下来后,司仪官员用高亢嘹亮的声音说道──

 

“请骑士──”

 

雕刻着复杂花纹的沉重大门被徐徐推开,阳光潋滟之下那个挺拔坚定的身影逐渐显露在众人的目光中。一件搭着金色系扣的黑色底衣,外着白底黑边的等腰外套,雪白的长裤收在纯黑的长靴里,他的腰间别着一柄长剑,随着他迈进殿内的脚步,火红的披风亦在身后飞扬张开。

 

此前对受封之人百般猜测的贵族们在看清来人之后纷纷倒吸了口凉气。这不是日本那边的小少爷吗?这不是他们十一皇子的恋人吗?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布里塔尼亚?他成为皇子殿下的专属骑士皇帝陛下知道吗?如果不知道的话他们真的不会因为来参加这个典礼而被灭口吗?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鲁鲁修静静看着底下贵族的表情千变万化,就连一边的司仪官员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如此有趣的现象他相信如果不是此刻的场景需要他严肃以待他肯定会笑出声的。

 

对鲁鲁修和周遭贵族们的想法一无所知的朱雀依旧神情肃穆的缓步向前走着,他在距离阶梯只有三步之遥的时候站定,回忆了一下昨夜鲁鲁修对他恶补的受封礼仪教导,他屈起一侧膝盖,左手置前右手背后的半跪下去。

 

“请剑──”

 

朱雀一边将腰间佩剑抽出以双手奉交至鲁鲁修手中,一边分心想了下为什么司仪官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

 

鲁鲁修手持利剑依次以剑尖点过朱雀的左右肩和后颈,将剑重新交付回去的时候司仪官员的声音再度响起。

 

“强敌当前,无畏不惧!”

 

“果敢忠义,无愧于君!”

 

“耿正直言,宁死不诳!”

 

“保护弱者,无怪天理!”

 

“这是你的誓词,务须牢牢谨记!”

 

朱雀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在前者话音刚落时颂出让他死记硬背头痛了一晚上的骑士宣言,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所有人都能听见。

 

“我誓言善待弱者”

 

“我誓言勇于抗击强敌”

 

“我誓言死战歧途之人”

 

“我誓言庇护无能为战者”

 

“我誓言伸援求助我者”

 

“我誓言不伤妇人”

 

“我誓言协助兄弟同僚”

 

“我誓言向我之友真诚相待”

 

“我誓言对我所爱至死不渝”

 

“Avencez,Rise Sir 枢木朱雀。”随着这句彰显着仪式已经完成的话语的脱出,司仪官员对着鲁鲁修和玛丽安娜以及娜娜莉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再无人出声的殿内便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境地里,鲁鲁修冷眼扫视着毫无动作的贵族们,并不打算出声提醒他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依旧保持着半跪姿势的朱雀对于现下情况有一瞬间的失落,他就这么不招这群人待见么……

 

尴尬的气氛只持续了几秒钟便被角落里突然响起的孤独掌声所打破,紧接着贵族们方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双手配合的拍打着。鲁鲁修看向最先鼓掌的那名穿着深蓝色及地长裙的女人,棕色的长卷发垂在胸前,湖绿的眸子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他将视线收回看向已经成为他的骑士的恋人,继续公式化的说着,“起来吧我的骑士,到我的身边来。”

 

“Yes, your Highness。”

 

朱雀保持着半跪姿势向前微微俯身行礼,然后走上台阶站到鲁鲁修身后,双手背在腰后目光直视前方的端正姿态让鲁鲁修满意的点了点头,真不枉他昨晚的努力。

 

正欲开口让典礼照仪式进行之前的模式运转下去,却看见玛丽安娜款步走了上来,在鲁鲁修疑惑的目光中她优雅一笑,“在骑士受封仪式之后,在宴会正式开始之前,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首先我需要邀请另外一个人上来。”

 

话音刚落,鲁鲁修就看见之前带头鼓掌的那个女人从贵族中走了出来,还没等他来得及思考母亲究竟意欲何为,来自身边熟悉的音色便给了他一记重锤。

 

“妈?!你怎么会来这里?”

 

“什么?”鲁鲁修看了眼同样一脸惊讶的朱雀,又看了一眼枢木奉月,“妈?”

 

枢木奉月挽住玛丽安娜的胳膊,笑的颇为意味深长,“安娜酱~你的儿子真是聪明,这么快就把自己定位成枢木家的人称呼我妈妈了。”然后又对羞窘的鲁鲁修眨了眨眼,“就这么叫吧。初次见面,你好啊,小鲁鲁,我是朱雀的妈妈奉月。”

 

“您……您好!”皇室良好的教养让鲁鲁修立即换上礼貌的微笑,尽管如此却还是因为猝不及防的冲击而显得有些僵硬。

 

枢木奉月轻笑出声,“小鲁鲁真是可爱呢,难怪朱雀那么喜欢你。”说着她将视线看向了一直被她忽略的亲儿子,“我来这里当然是有事啦。”

 

“哈?”

 

枢木奉月和玛丽安娜对视了一眼,儿子们疑惑的表情让她们俩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恶作剧得趁的笑容。玛丽安娜将目光转向从枢木奉月出现开始一直呆若木鸡的贵族们,扬了扬声音,终说出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我宣布,我的儿子,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自今日起,与枢木朱雀定下婚约……”

 

“……待两人成年之后,择日举行婚礼。”

 

“……”

 

“……”

 

殿内再一次陷入了相似的死寂里,只是这次当机的人中多了几位。朱雀和鲁鲁修沉默的看着对方,都从对方脸上读出了对此事毫不知情的心声。妈妈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宣布出了他们连一星半点的风声都没有听到过的消息。

 

“安娜~看来我们的计划很成功呢~你看他们都傻眼了~”枢木奉月扯了扯玛丽安娜小声的说道。

 

“对呀奉月,我也是第一次看见鲁鲁修露出这种表情呢~”玛丽安娜也兴致勃勃的小声回道。

 

贵族们面面相觑,脸上一片灰败……完了,总感觉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相比于当事人的震惊,妈妈们的激动,贵族们的纠结,率先反应过来的娜娜莉倒是真真切切的为哥哥们感到高兴,她冲上阶梯扑进鲁鲁修的怀里,边笑边跳的送上祝福,“真是太好了,那这样哥哥和朱雀哥哥就不用再受到限制了。”

 

看着单纯的娜娜莉朱雀和鲁鲁修笑了笑,虽然订婚这事他们确实是震惊,但是说不高兴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是来自长辈的认可,只是妈妈们的行为很明显是在自作主张,不知道他们老爸知道这件事之后……想到父亲有可能出现的反应──鲁鲁修和朱雀对视──那肯定很有趣。

 

 

 

 

END

 

 

小剧场:

 

枢木玄武&查尔斯(怒不可遏):枢木奉月/玛丽安娜你们给我解释一下订婚是怎么回事?!

 

枢木奉月&玛丽安娜(轻松一笑):我跟安娜/奉月是好朋友啊,当然希望儿子能够幸福。

 

枢木玄武&查尔斯(难以置信脸)内心OS:不仅迷惑我儿子还迷惑我老婆!

 

于是两位爹默默的在心里巩固了对对方阴险狡诈之徒/奸佞无耻之辈的深刻印象。

 

 

END

 

 


对的,这其实就是一个俩腹黑闺蜜联手坑老公顺便帮儿子的故事-w-,因为想看众人的震惊脸所以就趁着学院假期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妈妈们相当疼儿子呢,一年多没有被老爸逼着分手也是因为有妈妈们在当中周旋。(~ ̄▽ ̄)~


感觉这篇文的人物定位基本可以概括为:老爸们=炸药桶,儿子们=导火索,娜娜莉=点火的(娜娜莉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撮合两人在一起的媒人哦,如果有时间就写篇文交代一下),妈妈们=火上浇油的。23333333333333


顺便让我吐槽下B站的迷之进度条,本来写骑士受封时是想照原版的去写的,结果调戏进度条调戏了半天都没成功,遂弃之。B站进度条为何如此傲娇、、、、、、、、、、


最后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哦(* "・∀・)ノ―



评论(2)
热度(27)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