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反逆白黑】あんなに一绪だったのに

这篇文是在被《あんなに一绪だったのに》这首歌洗脑了几天的情况下码出来的。前段时间补了高达SEED,感觉里面的阿斯兰和基拉与朱雀和鲁鲁修真的好像(从作品年份上来说应该是朱修两人与这两人很像才对),同样是绿眸和紫眸,同样是青梅竹马,同样有着不可替代的回忆,同样将对方视为最重要最珍惜之人,同样因为分离而走上了相爱相杀的道路,作为简直就是为阿斯兰基拉写的这首ED1所以我想一定也很适合朱雀鲁鲁修,毕竟同样都是动漫捅刀广播剧捅刀同人也捅刀的CP,所以这篇文便诞生了。



【我们曾经如此形影不离】

 

春末夏初的时候朱雀在老家枢木神社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接连挑起战争的布里塔尼亚帝国的十一皇子和第七皇女的鲁鲁修及娜娜莉兄妹俩作为‘客人’住进了曾是他玩耍之地的仓库里。

 

十岁的他虽然不太懂政治层面上的东西,可从大人们的谈话中也隐隐感觉到这两个人的身份并不是表面上的‘客人’那么简单。佐证这一点的是他在某次结束在藤堂老师那里的练习后回家看见山脚下的小孩们肆无忌惮的欺负鲁鲁修的场景──他父亲所安排的保镖就那样站在旁边对此情景视若无睹。

 

“因为他们是来监视我们的,不让我们逃跑,不让我们自杀,作为人质要是我们死掉了会很麻烦呢。”他在吓走了那几个小孩后鲁鲁修从地上爬起来这么对他说道。一直以为只是鲁鲁修单方面在抗拒枢木家的各种‘好意’的朱雀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父亲所谓的‘不亲自来的客人’,第一次知道了客人里也不尽是来去自由的人,也第一次由他身边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人身上知道人质这个词的意思。

 

受伤的鲁鲁修硬撑着走上漫长天梯的景象后来在一段时间内他经常回想起,为此还常在训练课上走神然后被发现的藤堂老师训骂。

 

“老师,一个人不笑是因为什么呢?”他想起鲁鲁修来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却好像从没有见到他笑过。长久以来为什么不笑呢?

 

朱雀在问出这个问题时看见老师的脸上有着他看不懂的表情,优秀的军人摸着他的脑袋反问着他,“那朱雀你为什么总是会笑呢?”

 

“因为开心啊。”这么回答后他愣了愣。因为感到高兴所以笑,因为不高兴所以不笑。那个布里塔尼亚人就是因为没有可以让他感到高兴的事物所以才不笑的吗?朱雀试着想了一下整天都愁眉不展的生活,然后他就皱着张脸想着那实在太痛苦了。

 

之后与鲁鲁修的相处依旧跟以前相差无几,骄傲的十一皇子拒绝他的靠近,拒绝他的帮助,甚至不怎么想与他说话。枢木家小少爷的自尊心有些受挫,却本能的不愿认输,他还是日复一日的找着鲁鲁修的麻烦却在空闲的时光中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明白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出于讨厌鲁鲁修的目的了。

 

会成为朋友则是起源于一次娜娜莉失踪的意外。抱着学校老师教导过的对于有困难之人要施与援手而不是看见那家伙那么着急的模样自己也跟着急起来的心态他先一步于鲁鲁修前找到了娜娜莉。腿脚不便的盲眼女孩在他的秘密基地里拉着他和鲁鲁修的手,很开心很开心的笑着,“太好了,我和哥哥终于有朋友了。”

 

那天下着很大很大的雨,在小小的空间内他们三个人都露出孩子的纯真笑容。朱雀想着他大概会永远记得这一天,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们在夏天开始的时候成为了彼此最初的挚友。

 

鲁鲁修是个很聪明的人,这是和解之后朱雀才有的印象。虽然很早以前对方自理生活的能力就让他对初次见面所定下的娇生惯养的皇子殿下这一思维产生过改变,但那时他的本质想法却仍是想着对方大概是一个不怎么好的孩子,不然他的父皇怎么舍得把他送到这里来?直到真正相处过后这想法才被推翻,连带着很多他觉得鲁鲁修不好的方方面面也一并从脑海中抹除。

 

他觉得鲁鲁修比他所接触过的其他孩子可爱多了。

 

“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朱雀!”大概是他走神的次数太多了,一向在人前自律守礼的皇子殿下忍无可忍的朝他大吼,漂亮的小脸上是很生气的表情。

 

朱雀嘿嘿一笑,抓着头发乖乖认错,“对不起鲁鲁修,我不是故意走神的,只是数学实在太无聊了呀。”

 

“这么说还是数学的错了?!”在甩锅甩的得心应手的好友面前鲁鲁修只觉得小时候受过的教养礼仪全部都在那张看似无辜的脸上统统化为灰烬。“你的数学老师估计都快被你气死了吧!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答不出上课是干嘛去了啊,还有刚才,我讲的那么认真你一句都没听进去是走神到哪去了!”

 

“啊,那个啊,我刚刚在想鲁鲁修比我见过的其他孩子都要可爱!”明明是个调皮麻烦又狡猾的小捣蛋,在某些方面却总是意外的直线型思维。看见鲁鲁修的脸突然红起来后他惊讶的一边喊叫着“鲁鲁修你的脸好红啊是发烧了吗”一边将额头抵上对方的。

 

受到惊吓的皇子殿下赶忙推开他,听见朱雀还在疑惑的嘟囔着“好奇怪啊温度不高啊”他努力正着脸色学着大人们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用他从小就耳濡目染到的招数指着朱雀的数学题测本说道,“我在最后讲一遍给你听,这回一定要听清楚了啊。”

 

“嗯嗯。”他点头应着。鲁鲁修就是这样,从不会对他真正生气,在他面前鲁鲁修会笑会哭会脸红,给他讲题时会皱起眉头,他带他玩耍把体力无能的他远远抛下时会恳求意味的说‘朱雀,等等我,’然后他就会笑嘻嘻的再跑回去拉起鲁鲁修的手飞奔起来,‘是鲁鲁修跑的太慢啦,’接着就一定会听到那人不服气的辩驳,‘是因为朱雀是个体力笨蛋才对啦。’

 

与人前阴郁沉默的十一皇子不同,这是只有他和娜娜莉才能看到的真正的鲁鲁修,这落差让他感到高兴,就像是瞒着所有人偷偷隐藏在心底里的小秘密一般,独自享受着这份专属于他的喜悦。

 

那个夏天除却他去藤堂老师那上课的时间他和鲁鲁修以及娜娜莉几乎形影不离。在他对附近的孩子们警告过后他也不用担心再他不在兄妹俩身边的时候他们会受到欺负。连日来的兴奋让藤堂也不禁好奇的问他,“朱雀这么喜欢布里塔尼亚的十一皇子和第七皇女吗?”

 

“对呀。”

 

“小孩子果然是能无忧无虑说出这种话的角色啊,”这么说着的同时藤堂突然想起了朱雀的未婚妻,京都六家的那个叫皇神乐耶的小女孩,“那十一皇子和第七皇女你更喜欢谁呢?”如果更喜欢第七皇女的话,那是说明自家人反倒被比下去了吗,想着藤堂突然颇有意思的笑了笑。

 

“嗯……我更喜欢鲁鲁修啦。”鲁鲁修和娜娜莉他都很喜欢,不过真要说的话,果然还是更加喜欢鲁鲁修了!朱雀记得当时他是这么回答的。似乎是答案出乎老师的意料,他也记得他这么回答之后藤堂老师一愣然后大笑出声的样子。

 

那是枢木朱雀人生中过的最快的一个夏天。鲁鲁修教他功课,他带着鲁鲁修和娜娜莉玩,他是个很活泼的孩子,总是能发现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法,把鲁鲁修和娜娜莉逗的哈哈大笑。有时候玩到很晚会直接在那个小小的仓库里睡下,而这时他家的仆从就会半劝半拉的将他往朱雀自己的房间里拖,他会反抗着直到惊动了父亲才灰溜溜的跟着离去──然后从房间窗户又翻出来在鲁鲁修无奈的眼神中爬上他的床。

 

他们睡在这一头,娜娜莉睡在仓库的另一头。黑暗中朱雀和鲁鲁修会躲在不怎么柔软的被窝里面对面的为朱雀的偷跑成功露出得趁的笑容。靠近鲁鲁修这边的仓库顶上有一扇天窗,等他们笑够了就会躺在床上透过小小的窗口看向闪着星星的黑夜。他们有时会放轻声音说点什么,有时又什么都不说,小小的身子拥在被子里居然也没嫌热,就那样安静的睡了过去。

 

朱雀总是觉得,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战争,他一定会跟父亲请求带着鲁鲁修一起回市区的房子,一定会缠着父亲让他不得不妥协让鲁鲁修跟他上一所学校,他一定会像他许诺的那样像个骑士保护好鲁鲁修和娜娜莉,他们一定不会分开。

 

一定……

 

“你在想什么呢?”怀里的人抬起头来看他,紫色的眼睛在外面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这双眼睛里充斥着生机,它因主人的存在而生机勃勃。

 

“我想起了我们小时候的事。”朱雀将脸埋在鲁鲁修的肩颈之间,“我们曾经是那样的形影不离。”

 

鲁鲁修低笑出声,声音因之前情事里的过度嘶喊而显得有些奇怪。“嗯,小时候你也这样经常跑到我的床上睡。”

 

“那段日子过的很快。”朱雀抬头再度直视着鲁鲁修的眼睛,“我依旧希望时间能够慢一点。”这双眼睛里带着的颜色曾是他最爱的颜色,可是就在这夜晚过去之后他便要亲自夺走这色彩,那双瞳孔里将不再有生机,取而代之的将会是死一般的灰败。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他痛苦的想着。

 

“朱雀,明天的刺杀,不要犹豫。”鲁鲁修微笑着拉过朱雀的手覆上自己的心脏处,安静的神情里透着对完成计划的决绝,“用剑对准这里,最好一击致命,我其实挺怕痛的。”

 

“……Yes,Your Majesty。”

 

“那么现在,在白天来临之前,好好睡一觉吧,朱雀。”

 

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如果这是你执意要选择的……鲁鲁修……我……

 

在这月光之下,他紧紧抱着怀里即将失去的人,无言的闭上了眼睛。

 

 

 

END

顺便附上这首歌的歌词: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但彼此的黄昏已经有了差异〗

ありふれた優しさは君を遠ざけるだけ〖司空见惯的温柔只会让你渐行渐远〗

冷たく切り捨てた心は彷徨うばかり〖被抛弃的冰冷的心一直在彷徨〗

そんな格好悪さが生きるということなら〖如果维持这样难堪的模样  也叫活着的话〗

寒空の下  目を閉じていよう〖那么我选择在寒空之下永闭双眸〗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言葉ひとつ通らない〖却没能听进对方的一句话〗

加速していく背中に今は〖如今只剩渐行渐远的背影〗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但彼此的黄昏已经有了差异〗

せめてこの月明かりの下で〖请允许我在这月光下〗

静かな眠りを〖静静沉睡〗

運命とうまく付き合って行くならきっと〖若要与命运相伴相随的话〗

悲しいとか寂しいなんて言ってられない〖就一定无法顾及悲伤寂寞〗

何度もつながった言葉を無力にしても〖纵然无数次重复的对话是如此无力〗

退屈な夜を潰したいんだね〖也想用其摧毁寂寥的黑夜〗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ふぞろいな二人に今〖无法相聚的两人〗

たどりつける場所など無いんだ〖如今再也没有可以相聚之地〗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初めて会う横顔に〖初次看见你的侧脸〗

不思議なくらいに魅せられてる〖我便不可思议地深受吸引〗

戸惑うくらいに〖甚至让我不知所措〗

テーマ心はどこにいる?  どこに吹かれている?〖心在何方?  又将被吹往何方?〗

その瞳が迷わぬように〖但愿你双眸不再迷惘〗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言葉ひとつ通らない〖却没能听进对方的一句话〗

動き始めた君の情熱〖你的热情终于开始流动〗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我们曾如此形影不离〗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但彼此的黄昏已有差异〗

せめてこの月明かりの下で〖请允许我在这月光下〗

静かな眠りを〖静静沉睡〗

終わり

评论(8)
热度(23)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