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与你相遇的奇迹

这篇文算是第七话两个人第一次合作时的衍生文吧,想着当时只有斯雷因一个人落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于是就让斯雷因一颗导弹直接也把伊总轰下海了2333333就是酱紫,双落水设定,祝食用愉快ヾ(o◕∀◕)ノヾ

过去,从无法和你相遇的悲剧中,有过不了解你却幸福的我

如今,从与你相遇的幸福中了解了你,却体会到了悲剧

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偶然和百亿分一之一的必然重逢

我们相遇了

这就是命运──

 

 

 

 

被海水侵蚀的瞬间斯雷因的思绪有些恍惚。夜晚冰冷刺骨的咸腥液体以不容抗拒之势迅速占领了它所能到达的地方,眼睛被刺激的下意识紧闭,口腔里鼻子里灌满的海水让他感到特别的难受。朦胧中他感觉有人从后使力掐着他的脖子将他往更深处摁去,心底升腾起的对死的恐惧让他面露惊慌神色,身体两侧的手紧握成拳,在不真切的水声中他听见笑声,不大不小,充满了对水中挣扎之人的蔑视。颈后越来越大的施压力道使得窒息感愈发强烈,好痛苦,他想着,他不想就这么死去。

 

斯雷因睁开了双眼。

 

流连于梦中尚未清明的思维让视线茫然的巡梭在眼前的视界内,一方凹凸不平的灰黑色土壁,身下传来皮肤与石子以及干草相抵的不适感,斯雷因缓慢的眨了眨眼,随着意识的回笼他逐渐认识到方才的一切不过是他梦见了几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情罢了。那强烈的负面情绪还没散去,痛苦的感觉依旧残留在四肢百骸,他紧紧阖起了双目深深的呼吸着以试图驱散这些。

 

“你终于醒了。”

 

不带起伏的语调从一旁响起,斯雷因这才惊觉身处的空间内并非只有他一人,他猛然睁开眼看向声源处,一团不大的篝火前一个与他一般大的棕发少年双手捧着一件衣物置于火焰上方,整个画面因那少年的面无表情而显得颇为诡异。

 

“橙色家伙……”斯雷因咬牙念道。虽然隔着机甲通讯系统所听到的声音略微有些失真,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对面前的少年的身份判断。

 

这是当然的,试问会有谁会轻易忘记一个利用完自己后不说感谢还将自己所搭的乘运输机击坠差点就害自己葬身大海的人呢?如若不是他在落入海中的前一秒就打开舱门逃了出去,恐怕现在就跟那架运输机一起沉入海底了吧。

 

斯雷因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显然是一处山洞的深处,除了橙色家伙面前的篝火之外他没有在通往外面的道路中看见任何一丝光亮。真是奇怪,他明明清楚的记得自己掉进了海里,现在怎么会出现在山洞里?还跟那个‘杀人凶手’在一起?

 

“这里是一座无人小岛,我们应该是被海潮给带到这里的,我醒来时发现你倒在我身边不远处,就把你捡了过来,如果你还想问为什么我也会在这里的话,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你在下坠时对斯雷普尼尔发射出的一颗导弹吧。”

 

所以是那颗导弹在那时击中了橙色机的安定翼才会导致这个家伙也坠进了海里?斯雷因有些不满于自己所想这么容易就被对方看穿,一面又因为这家伙与自己落到相同境地而感觉到一丝得趁的快意,让你那时候对我开火!

 

“你的衣服干了,蝙蝠。”

 

对方这么说着的时候斯雷因才发觉那人之前烘烤的正是自己的衣服,而此时自己上身居然未着寸缕,难怪之前会觉得石子的触感那么明显呢!发觉自己赤裸的暴露在他人的目光中这一事实让斯雷因在那瞬间红透了脸,猛然一个起身准备伸手抓过衣服,却在坐直的瞬间一股眩晕伴随着呕吐感涌了上来,他不得不收回手撑住自己的额头。

 

“慢一点,你有些发烧。”

 

“不用你管,橙色家伙!”

 

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伊奈帆一边起身走近将衣服给斯雷因披上,一边纠正着他,“比起这个称呼我更希望你叫我的名字,界塚伊奈帆。”

 

“这还真是没有说服力啊,明明先叫我蝙蝠的是你不是吗?”斯雷因小心翼翼的戒备着伊奈帆的靠近,即便自己现在因发烧浑身酸软无力,可那并不代表自己就得像个小绵羊一样任人宰割。一旦这个人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举动,他一定会让这人像之前那样尝到后果。

 

“那么,你的名字。”对于斯雷因的过分警觉伊奈帆没有说什么,披上衣服后他便自觉退后了几步,方便两人都能及时做出反应的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

 

“斯雷因·特洛耶特。”

 

伊奈帆听完也不多做赘述,只是简单的点点头表示他听清楚了,然后就回到篝火旁边往变小的火势里丢了几根树枝。

 

斯雷因不解的看着伊奈帆,头依旧昏昏沉沉的,他穿好衣服向后挪了挪,将背靠在嶙峋的石壁上,仍然可以感受到石头突起的刺痛感,好在衣服的存在将这种感觉减轻了很多。

 

将他捡回来,给他烘烤湿透的衣物,体贴他身体的不适,保持友好的距离,从他清醒后短短几分钟内界塚伊奈帆所表现的行迹似乎说明他确实没有想要对他不利的意思。但是……为什么……明明是敌人,界塚伊奈帆之前还将自己击坠了不是吗?

 

“你……”斯雷因犹豫的开口,他想问点什么,吐出一个字后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我们是敌人不是吗?不是想让我死吗?为什么要救我?我昏迷不醒的时候不是下手的最好机会吗?还有那个让他们俩合作关系一朝破灭互向枪口的问题,你想要利用公主吗?

 

想到这里斯雷因原本仅是疑惑的表情立刻转变成了凝重,“我不会让你利用公主去达成你们的目的的。”

 

伊奈帆转过头来与斯雷因对视,看着他如同小孩子守卫自己最喜爱的玩具不让别人抢走一般的神情伊奈帆不合时宜的有点想笑,好在他从小到大都瘫着脸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动声色的笑意并没有被那人察觉。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说过‘我要利用公主’或与之类似的话。”

 

“骗人!明明之前在我和你对峙的时候你就承认了!”斯雷因激动的反驳。

 

“那时我说的是‘如果她被利用了,你会很困扰吗’。”伊奈帆冷静的搬出原句。

 

“你还对我开火把我击坠了!”

 

“那是你先对我开火,我只是反映迅速做出了反击,我有权进行正当防卫。”

 

“你……你还不让我见公主!”

 

“公主是战争能否停止的重要人物,不让来历不明的人接触到她是最基本的保护方法。”

 

“你……你……”说的好有道理斯雷因竟一时没法反驳,被伊奈帆噎的‘你’了半天都没有‘你’出下文,只能抱起双臂把头瞥向一边仿佛生闷气般的不去看那个把他气得半死还一脸理所应当的混蛋橙色家伙。

 

“你掉进海里还是我救的你。”视斯雷因周遭的低气压于无物,伊奈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继续说道。

 

“……”

 

“你生病了还是我照顾的你。”

 

“……”

 

“你的衣服湿透了还是我帮你烤干的。”

 

“……”

 

“不仅烤干了还是我帮你披上的。”

 

“那你也不看看是谁害的我落到这个地步的。”涨红了一张脸忍无可忍的斯雷因回头大喊了一句,然后在看见伊奈帆直勾勾盯着了他几秒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般懊恼的将脸埋进了手掌里。

 

这样不是又绕回去了吗,他敢肯定在伊奈帆盯着他看的几秒里没说出口的话一定是“那还不都是你先对我开火的错。”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既然不相信他,那又干嘛要救一个可能对公主造成威胁的人呢?是他对自己能够保护公主安全的能力太过自信,还是觉得以他的能力完全不能够伤害到公主呢?

 

“救你的原因吗……”伊奈帆停顿了一下,“觉得你很漂亮。”

 

“哈?”斯雷因还没从伊奈帆的惊人发言里消化完那句话的意思,就被对方迅速的用“开个玩笑”给驳斥了回去。伊奈帆的表情太过正经斯雷因也没有再去细想,迷迷糊糊的就被伊奈帆牵跑了思路。

 

“只是因为你对公主并没有表现出敌意而已,我相信那是你真实的心意。”

 

“是吗……”斯雷因低声说道,而后轻轻的笑了,“虽然有点晚,不过还是谢谢你相信我,以及,对你开火的事,对不起。”

 

伊奈帆表面上摇着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心里却有些讶异于斯雷因居然如此轻易的就对他卸下了防备,要知道现在是战争时期,对一个敌对阵营不能知根知底的人如此简单就投以信任实在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尤其是像他们这种还牵涉到重要人物的人,这种行为无异于给了对方可趁之机,可能造成的后果那是相当严重的。

 

他这么想着,向来心思缜密的少年却难得忽略了先给予信任的人似乎是自己这件事。

 

“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多睡会儿吧,这里离种子岛应该不算特别远,最晚傍晚时分就有救援人员抵达了。”

 

“还是不了。”发烧的确让他很不舒服,可也并非不能忍受的事情,在过去那些年里每次生病他都是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回想起方才那个梦境,斯雷因皱了皱眉,短时间内实在不太想进入睡眠了。

 

伊奈帆没有继续劝说,只是问道,“你之前梦见什么了。”斯雷因在昏睡期间情绪一直不稳定,他料想是由于做了噩梦的缘故。

 

斯雷因茫然的摇摇头,脸上的神情来回变幻,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回答,“是水……我不知道……那不太清楚……大概是我十三四岁的时候……”

 

他父亲死后他就跟在了库鲁特欧伯爵身边,火星的贵族们都认为地球人是卑贱的种族,所以从那时开始他过的很不好。每天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来自贵族们的冷嘲热讽,还有那些普通的火星士兵也打从心底里轻视他。

 

那几年他经历过的恶意针对各式各样,种类繁多到他根本记不清具体事件了,除了那一次──他被几个人把头摁在了水池里。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因为军队里女性稀少所以长的漂亮的他被那些人当成了目标试图侵犯而斯雷因出手抵抗了而已。他到现在都记得脏污的水池里传来的腥臭恶心味道以及被脖颈处施加的死命往下摁的力道,阻止他们行为的任何反抗都被几人压制,他无法呼救无法呼吸,窒息的感觉让他痛苦不已,而隔着水面耳边传来的却是士兵们的嬉笑声。

 

他相信如果不是他与公主走的近他可能就会被这么溺死在那个水池里了。

 

虽然那次事件他并没有失身也没有就这么死去,而且很快就被调去当了公主殿下的骑士,但是对水的恐惧却这么留了下来。

 

伊奈帆没想到斯雷因居然是地球人,也无法想象斯雷因是如何在那种生存环境下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的。他想他知道为什么斯雷因会对公主如此执着的原因了,他突然有些庆幸,还好在那种黑暗的社会等级之下,还有个公主可以保护他。

 

“雪姐她们一定会来找我的,到时候你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吧。”伊奈帆说道,“你来也是为了要见公主的不是吗。”他其实想说‘我不希望你再回去那个地方’,可是想到自己与斯雷因甚至连朋友都还算不上的关系,站到那人的立场上他觉得斯雷因不会就这么跟他走,改口抛出了更有诱惑力的诱饵。

 

“是这样没错……”斯雷因微微瞪大了双眼看着伊奈帆,“但是可以吗?就这样将一个火星军人带回地球军队什么的……”

 

“没问题的。”伊奈帆点点头,这真的没什么问题,因为斯雷因帮过他们再加上他又是公主的骑士,想要留下来并没有斯雷因想的那么困难。

 

“哎哎??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你。”

 

唇角勾起来的时候那双好看的天青色眼眸微微眯起,淡金色的发丝垂落在浸染了笑意的眼角,头稍稍向着肩膀歪过几分,是很开心很轻松的笑容。伊奈帆被这灿烂的笑脸晃的有些失神,往心底里加深了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他很漂亮──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很可爱。

 

“树枝没有了,我出去捡些回来。”

 

“好的,请注意安全。”

 

斯雷因目送着伊奈帆离开,放松身体将后脑勺抵在了岩壁上。不一会儿,他又侧过头看向那团篝火,火苗往上拔高晃动着,他轻轻笑了笑,大概明白伊奈帆是顾忌到他的身体才会选择将他安置在山洞深处,许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他觉得这有些陌生,但是并不讨厌,他很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

 

果然是自己一开始就误会他了,公主选择相信的人他也应该要去相信的才对。

 

这么想的时候一阵略微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斯雷因奇怪伊奈帆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没等他将疑惑问出口,伊奈帆先开口了,“看来我们的运气不太好,火星军队先到了。”

 

“什么?”

 

“火星军队比我预想的提前来早了很多,这是我的失误。我在外面的树林里遇到了火星的搜救兵,这里估计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我们得快走。”伊奈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斯雷因拉了起来。他们现在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如果对上火星的大部队的话很难有逃脱可能,必须趁他们还没有发现的时候赶紧撤到更安全的地方。

 

斯雷因被拉起来的时候身体摇晃了一下脚步有些不稳,眩晕感还未消失他就急急忙忙的推搡着想要等他状况好一点的伊奈帆往外走,他知道被抓到的话以他擅自离开扬陆城帮助敌军和伊奈帆连续击毁好几架火星机甲的壮烈事迹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两人刚走到洞口视线所及便看见好几队火星士兵往这里走来,伊奈帆估量了一下人数,脑内计算着在这种情况下他和斯雷因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山洞的几率有多大,然后他微微皱了皱眉。

 

“没办法的,想要不惊动他们离开这里等待地球军到达是不可能的。”斯雷因轻声说道,“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与他们起正面冲突,更何况他们还极有可能带着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决定驳回。”

 

“驳回无效。你应该明白这是最好的方法。”

 

伊奈帆沉默。

 

“不是说还要带我去见公主的吗?你死了的话不就办不到了吗。”斯雷因将伊奈帆往山洞里推了一把,“不要让他们发现你,我们会再见面的。”

 

斯雷因对着伊奈帆温柔的笑着,“我们会再相遇的。”然后他便独自一人向着那些火星士兵走去,只要士兵们找到了人,那自然就不会再多做搜察可能。

 

这就是他的决定。

 

然而在此时此刻他们俩谁都没有想到,期待已久的再次相见,居然会是以那种极端的方式,然后他们站在了对立的两面。

 

 

 

这就是命运──

 

 

 

 

END

过去,从无法和你相遇的悲剧中,有过不了解你却幸福的我

如今,从与你相遇的幸福中了解了你,却体会到了悲剧

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偶然和百亿分一之一的必然重逢

我们相遇了

这就是命运──

这段话的出处是橘水树·樱林子所画的光能使者的大地X拉比的同人本《情爱进化论》里的,因为很喜欢这段话所以就拿来当了开头,算是借用?所以要特别的说明一下。

评论
热度(29)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