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奈因】恋爱童话

这是在看了 @千足子Zzz 太太的文之后产生的灵感,觉得这梗真的好有趣兔子耳朵真的好萌啊哈哈哈哈,然而并没有写出这种萌来ORZ。


就是这样,兔耳少年斯雷因~祝大家食用愉快~<(* ̄▽ ̄*)/






【勇敢的少年独自踏上了冒险的旅途】

 


 

“Heaven's fall”,地球上最大的对外宇宙港,坐落在太平洋中部一座名为111的小岛上,因为是全世界第一座具有向月球输送移民和旅游人口资格的宇宙港,所以也被人们称为“开篇之港。”每天都有无数艘飞船在这里起飞降落,人口流动量极大加上大厅内时不时传来的播报航班的语音广播,让这个地方犹如繁华街道一般人声鼎沸。

 

站在候机厅内的一方空地上,界塚雪一手高举着醒目的黄色小旗,一手拿着名册做着登机前的人员确认。她的视线来回巡梭了一番,在确定无人缺席之后点了点头将名册塞回了身侧的小包内。

 

“因为登机时间快到了我就在这里简单说明一下,这次月球之旅的时间段是白天,现在是早上9点30分,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下午才是自由活动,但要记住不要跑太远,迷路了可就不好办了,17点的时候在吃午饭的地方集合搭乘飞船回来,以上。大家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界塚老师。”学生们整齐的回答让界塚雪立即回想起前几年自己还在幼稚园任教时带着一群小孩出去远足的光辉岁月,虽然这些正处在叛逆期的少男少女们本质上也跟小鬼头差不了多少,但大概因为自己的弟弟一直都属于不用人操心的缘故,在面对这些与弟弟差不多大的孩子们时她也就不用显的那么担心了。这么想着她的目光向着队伍中正在与身边友人交谈的弟弟看了过去。

 

“哇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是不枉费我那几天挑灯夜战熬夜苦读啊。”卡姆看起来相当兴奋,流于表面的面部表情与身边少年的波澜不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用手肘向旁边捅了捅,“喂,伊奈帆,难得可以出球旅行,你作为测验的第一名好歹也笑一个啊。”

 

这次月球旅行的活动是由新芦原市立芦原高中策划举办的,只有在期中的学业测评里拿到全校前百的人才有参加的资格。虽然玩闹的时间不足一天,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连国门都没有走出去过的学生来说,这点小瑕疵在如此巨大的诱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卡姆仍是记着考试到来的前一段时间全校掀起的读书风潮,几乎走哪都能看见有人捧着一本书──有的甚至还更多。在那个全民抱佛脚的关键点上,只有他身边这个面瘫犹如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一样该吃吃该喝喝,那惬意的样子(其实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成功拉了除了他们几人之外所有学生党的仇恨。

 

伊奈帆将一直望向全景大厅外的视线转到卡姆身上,他点点头,“嗯,我很高兴。”

 

这表情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卡姆额上流下一滴冷汗。

 

“呐呐,到了月球上我们要去哪玩?”妮娜摆弄着手里的相机,时不时将它举到眼前按动着快门。这次去月球,家里人叮嘱了无数次要她一定要多拍些照片回去。

 

“没有计划过呢,”韵子回答道,“等到了那边就到处去看看吧,毕竟这次机会很难得啊。”

 

莱艾扫了一眼众人,没有发表意见。

 

于是这个决议就这样在一时的沉默之中被通过了。这时,卡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双手一拍,“对了我想起来了!”他突然换上了一副凝重的表情,微微倾身对着面面相觑的好友们靠近,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了哦,据说在那个月球上,有人曾经看见过兔人!”

 

深深信奉着所有的一切都能用科学来解释的理科少年一听这话就默不作声的将视线重新投向窗外看风景。韵子和莱艾也露出了一种“你当我三岁小孩吗”的鄙夷表情。五人小队里只有举着相机的金发少女惊呼一声,“兔人?那是什么?”

 

妮娜……这种话你也相信么……韵子和莱艾不禁在心里同时哀叹。

 

“听说是一种与人类长的差不多,可却比人类在头顶上多出一双兔耳的生物。”卡姆耸耸肩,本来想营造一种严肃的气氛好逗逗大家的,结果却只有妮娜一个人上当了。他也只能安慰自己这是因为他们都对这种说法免疫了,要知道学生之间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种带点诡异色彩的流言了,“这我也是从同学们那里听来的啦,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兔人嘛。”

 

“为什么不可能!头顶上长着兔耳啊,一定很萌很可爱啊!”妮娜不服气的反驳道,“伊奈帆你说呢?!”

 

不懂为什么自己明明没说话还被拉进来讨论,伊奈帆略微思索了一下,顾忌到妮娜的少女心他用了一套较为委婉的说辞,“我觉得对于没有亲眼见到的事情不过早下结论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就是啊,你看连伊奈帆也说了兔人是有可能存在的!”

 

拜托,他表达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好吗。旁观的三人简直无力吐槽了。

 

就在妮娜还要继续为自己据理力争时,大厅内响起的广播成功阻止了他们对于“兔人是否存在”这个问题的讨论。在界塚雪的带领下井然有序的登上飞船。进入到宇宙中的时候,那个问题早就在对于对于广袤无垠的神秘地带的好奇探究中被所有人都抛去了脑后。

 


 

【他走进了一座雾气弥漫的树林,在林子里见到了另一个少年,那人似乎很苦恼的样子】

 


 

在餐厅内享受完了美美的一顿大餐后就开始了自由活动时间,异星球旅行对于他们这些久经苦海的学生来说吸引力真是非同一般的大。午饭一结束就都作鸟兽散,往外冲的速度就连全百米赛跑都没这么快过。

 

界塚雪拉着韵子妮娜和莱艾直奔商场血拼,不懂女人的浪漫的卡姆和伊奈帆没有跟去选择在街道上随便逛逛,但很快卡姆就被路中经过的一座大型电玩城给吸引了注意力果断抛弃了队友。于是现在就只剩下伊奈帆一个人在街上走走停停。

 

月球上的街道其实与地球上差不了太多,总归是由地球移民们一点点建设出来的,但这并不代表月球就一定跟地球一样,就例如这里的天气吧,由于是人工调节的气候,所以只要不是广大群众突然想在月球看一场雪,那就几乎不会有特别寒冷的时候,就这一点来看伊奈帆还是非常乐意在月球长住的。

 

从网上下载下来这个城市所有的超市信息,伊奈帆低着头慢慢浏览着是否有值得购买的特价商品,听说月球上的某些特价低到令人想不心动都难。当然如果特价鸡蛋能够低出这个价的话他想他不介意将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特价鸡蛋买回去。

 

在某家超市的确看见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伊奈帆确认了一下路线,将手机塞回口袋里就往目的地走去。经过一家花店时,他看见一个少年正站在花店门口,本来像这种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哪里站了人都不太奇怪,伊奈帆原本也只想绕过这个人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的,但是……

 

站在花店前的少年穿着一件印着蝙蝠图案的卫衣加牛仔裤,头上戴着一顶有着蓝黑相间的交错花纹的帽子,帽子的两侧长长的垂落在肩窝,并在尾部还挂着两颗毛茸茸的小球。从帽子中漏出的金色短发在阳光下看起来熠熠生辉。那张线条稍显圆润的白皙脸庞上的双眼犹如上好的绿宝石。而此时,这宝石的主人正用一种可怜的满怀无奈的表情盯着花店里的花。

 

……伊奈帆停下了脚步。

 

“呃……哎哎??”发现自己面前莫名其妙停了个人,斯雷因将视线从店里那束蓝玫瑰上拉了回来,他奇怪的盯着比自己矮一截的伊奈帆,大脑快速过了几遍这个人的脸,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伊奈帆后他疑惑的开口,“那个……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伊奈帆直直的盯着斯雷因,过于直接的目光让斯雷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帽子.

 

“你挡着我的路了。”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斯雷因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条街上人的确是不少,可也没到过不去路的地步啊……硬是要选择直线走,这个人是脑子太轴还是强迫症……啊,不过一直站在这里确实会给人造成困扰呢。

 

“谢谢。”伊奈帆点了点头,斯雷因已经让开了道路,但他似乎却一点没有想要走的样子,他歪过头看了看花店,又转过头来继续说道,“你看起来好像很困扰的样子。”

 

“啊,那个啊……”斯雷因叹了口气,“因为身上的钱不够给公……咳,朋友买花了。”本来是算好了钱正好够买一束蓝玫瑰和艾瑟依拉姆公主最喜欢的小点心才出门的,结果到了花店才知道蓝玫瑰早就涨价了,这就说明他必须要在花束和点心中二选一,这还真是难以取舍啊。“朋友的生日,她说的生日礼物就想要这个。”

 

面前的人神情非常失落,看样子他口中的那个朋友应该对他非常重要。喜欢玫瑰的话……是女孩子吗?想到这里伊奈帆轻微的皱了下眉。

 

“是女朋友?”

 

“啊?”斯雷因愣了一下,紧接着慌忙摆手,脸上浮现出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太着急解释,“不不不,不是女朋友,只是她对我很重要,大概是类似亲人的那种吧。”

 

“只是这样。”即使是疑问句伊奈帆也有着将它说成陈述句的本领。

 

斯雷因乖顺的点了下头,然后才猛然发觉这两句对话怎么感觉有种丈夫在审问疑似出轨的妻子的即视感。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吓了一跳,斯雷因赶紧摇头试图把这种奇怪的念头甩出去。

 

不知道斯雷因心理活动的伊奈帆缓慢的眨了下眼以此来表示他对斯雷因突如其来的举措的不解。

 

“既然这样,那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掩盖了其主的真正目的,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他的话听起来真的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般简单。深不可测的暗色眸子对上大惑不解的碧绿瞳孔,伊奈帆继续说道,“我正要去超市买点东西,我出钱帮你买花,作为报酬你出力帮我拿东西。”

 

斯雷因沉默了一会儿,虽然从小就受过不要跟陌生人走,尤其是不要跟陌生人类走的教育,但是能够同时买到公主殿下喜欢的花和点心,仅凭这点就能够动摇那些叮嘱了。而且这个人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像是坏人,应该没问题的……吧。

 

“那就谢谢你啦!!我的名字叫做斯雷因,我要怎么称呼你呢?”

 

“伊奈帆。”

 

 

 


【美丽的少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伊奈帆与斯雷因并肩走在街道上,因为他们接下来要去的是超市,为了防止花束被挤坏,所以买下来了却依旧存在花店里准备回头再去拿。

 

斯雷因稍稍偏了点角度用余光打量着伊奈帆。这是他第一次与人类有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这个叫做伊奈帆的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与大人们说过的狡猾奸诈阴险狠毒的人类完全不同,帮他解决了难题让他对这个人类的好感度一直保持在上升趋势。

 

不知道伊奈帆知道自己并不是普通人类而是居住在月球内部的长耳族人会怎么样呢?这么想着斯雷因又摸了摸自己的帽子,他那双笔直笔直的兔耳就藏在这下面。如果伊奈帆发现自己是异类会不会真的变成大人们说那样会恐惧会害怕或者会直接抓了自己去做可怕的实验呢?

 

艾瑟依拉姆,他们长耳族的公主,这个温柔高贵的少女曾经对他说过待人最重要的就是真诚。那他现在瞒着伊奈帆自己的身份算是真诚吗?他帮助过自己,那自己是不是该将身份告诉他比较好?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想,但对从小就失去父母流离失所直到公主殿下将他捡回去生活才稍微好点的斯雷因来说,帮助过自己的那就已经是自己的朋友了。

 

斯雷因有些纠结,可惜他不会魔法──那是只有皇族和专门的魔法师家族才能学习的──不然就算将身份告诉伊奈帆后对方会对他造成不利他也可以保住自己。

 

就在斯雷因胡思乱想期间已经走到超市门口了,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他跟着伊奈帆走了进去。他从来都没有来过超市这种地方,每次到月球表面来都是办完事就能多快离开就多快离开。想到这里他摸了摸揣在口袋里的钥匙,这里人很多,他要小心一点看好钥匙,要是不小心弄丢了的话,他可就没办法打开法阵回月球内部了。

 

伊奈帆一进超市就完全没有犹豫领着斯雷因向特价鸡蛋区走去,一路上斯雷因也只能匆匆扫过一眼那些琳琅满目的货架。

 

“斯雷因。”面对着人山人海的区域伊奈帆突然叫道。

 

“怎么了?”

 

“现在开始实行A计划。”

 

“那是什么鬼……”

 

“我进去抢,你在外面接。”说完也不等斯雷因回应就立即脚下生风融入了茫茫人海中。

 

斯雷因震惊的看着伊奈帆轻车熟路的在一堆大爷大妈中间挤入了前排,然后直接站在人堆里对着站在人群外的他头也不回的递来两袋鸡蛋。他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自己答应他了呢,即使再不喜欢这种人太多的场所,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刚往前走了两步,手还没来得及碰到装鸡蛋的袋子,就忽然感觉头顶上一阵风呼啸而过,紧接着从一直被帽子压的不太舒服的长长的兔耳传来了空气微凉的触感,耳朵上的毛孔叫嚣着解放的瞬间斯雷因眼疾手快的将它们一把捂住,同时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捞起即将落地的帽子将它戴回了头上,整套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毫无阻滞,仿佛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突如其来的危机吓得斯雷因几乎心脏骤停,他赶紧四下张望了一下是否有人朝这边看来。还好还好,或许是他的动作太快,又或许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特价商品上,总之没有人发现他的与众不同。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得以呼出,帽子大概是哪个抢鸡蛋的人不小心弄掉的吧,危机感瞬间解除,放松下来的斯雷因伸出手接过伊奈帆手里的鸡蛋。

 

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一瞬间他这么想着,可是究竟哪里不对他也没个头绪,最后也只能在接过又两袋鸡蛋后摇了摇头,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他们到达了树林的边缘,雾终于散开一点了,前方出现了宽阔的大路。先前的少年欣喜的回过头对着一直落在他身后几步的少年说“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一起去旅行吧。”可是身后早已没有那人的身影。】

 

 

当伊奈帆终于买够了两人纷纷提着好几大袋的鸡蛋出来的时候,斯雷因只觉得他以后大概都不会再过来逛超市了。在人堆里被挤了那么久他现在只感觉头昏眼花,看了看一旁从进去到出来表情就没变过的伊奈帆,他开始想着到底是这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还是他其实也很累只是没表现出来。

 

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负担让思考也变得很辛苦,往手上再使了一把劲的斯雷因看着伊奈帆说道,“接下来怎么办。”

 

“帮我把这些鸡蛋送到我们学校集合的地方就好了。我会把它们邮回地球的。”

 

斯雷因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你……你原来不是月球人啊。”

 

伊奈帆侧了侧头,开口解释道,“月球人本身也是由地球移民过来的,我觉得两者从根本上并没有什么差别。”他停顿了一下,“如果你以后到了地球,可以去日本新芦原市立芦原高中找我。”

 

斯雷因点了点头,将这当成普通的邀约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

 

“奈君──”伊奈帆话还没说完,便被马路对面传来的一记响亮的声音打断,穿过来往的人流他看着自己正在挥舞着右手的姐姐和她身边的妮娜韵子,颇为不满的小声嘟囔了一句,“来的真不是时候。”

 

斯雷因回过头来看他,“嗯?伊奈帆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哦哦……那几个女孩子是你的同伴吗?”斯雷因又将目光移了回去,绿灯亮起,他看见马路对面的几人向着这边走来。

 

“嗯,一个是我姐姐,另外两个是朋友。”伊奈帆答道。

 

“这样啊……真好呢。”

 

斯雷因流露出的羡慕神情让伊奈帆忍不住侧目,他眨了眨眼,什么都没说又移开了视线。

 

“奈君!这边商场的衣服真的好漂亮哦!”这边已经到达他们面前的界塚雪举着手上大大小小的战利品炫耀着,“忍不住就买了好多,哈哈哈哈。”然后她看向了伊奈帆手里的塑料袋和他身边的斯雷因,“咦?这位同学你是奈君的朋友吗!长的好可爱哇!”

 

被这样直接的夸耀斯雷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斯雷因,刚刚跟伊奈帆认识不久。”

 

“是这样啊。”对于自己弟弟又多交到了一个朋友界塚雪很是欣慰。伊奈帆一年到头都看不见几次表情变化,所以面前这个害羞的笑着的与弟弟一般大的少年让界塚雪很是喜欢,“奈君真是麻烦你照顾了。”说着她就想伸出手去摸摸这孩子的头。

 

斯雷因脸上瞬间闪过惊慌之色,他下意识后退的同时伊奈帆也往他的方向迈了一步。

 

“雪姐,集合的时间是不是快到了,我们在这里耽误太久会延误飞船的吧。”伊奈帆不着痕迹的将斯雷因护在身后,界塚雪伸出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路,疑问还没来得及在脑海中形成,就被伊奈帆的话成功转移了注意力。

 

“对哦,集合时间快到了。”

 

斯雷因松了口气,还好有伊奈帆的无意之举,不然的话真是糟糕了。

 

“那雪姐我们回去吧。”伊奈帆说着,把手上的袋子递了一些给界塚雪,然后转过身来接过斯雷因手里的袋子,“那我们就先走了,希望你的礼物能早日送到。”

 

“嗯,谢谢你,伊奈帆。”斯雷因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目送着他们走远之后他也迈开脚步向着那家花店走去。

 

他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那个人不见了踪影,可他并不着急,那只树林里的引路精灵呀,他最珍贵的东西还在他身上呢。他会回来找他的。少年确信着,继续着自己的旅程。】

 


 

怀抱着新鲜的玫瑰花束,另一只手里是趁着与伊奈帆一同去超市时顺路买的小甜点,因为钱没带够的意外他遇见了第一个人类朋友,斯雷因很高兴的向着远离城市的荒漠深处走去,轻快的步伐一蹦一跳的几乎快要飞起来。

 

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斯雷因这么想着,他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回想着短短几小时内所发生的事,斯雷因嘴角边的笑意不住的扩大。

 

伊奈帆是地球人啊……有机会的话就去地球看看他吧!虽然他并不能在那边呆太久就是了,要是被发现了身份那就不好了。

 

边想着事情边欢乐蹦跶着的斯雷因很快就到达了沙漠的中心,他四下张望了一下,谨慎的确认过不会有无聊的人跑来这里看见不该看的事后,他将装着点心的塑料袋换到了抱着花束的那只手上,然后将空出来的手伸进衣兜摸钥匙。

 

终于可以给耳朵透透气了!

 

这么想着的斯雷因在手只抓到一片空气后,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了。他不可置信的又在里面摸了摸,甚至还把口袋翻了过来,愣愣的看着如今空空如也的衣兜他只觉得全身一片寒冷。

 

不见了……钥匙不见了……

 

天啊……

 

什么时候丢的?明明在超市的时候他还确认过的啊……等等,难道是那个时候?斯雷因猛然想到了那个打掉他帽子险些害得他暴露身份的意外。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放松了对钥匙的警惕的。

 

那既然那个时候钥匙就已经丢了,那就是丢在超市了?

 

火急火燎就准备回超市找钥匙的斯雷因正准备拔足狂奔,刚摆好架势脚还没迈出去呢连同超市回忆一起涌上来的还有当时未能细想的疑惑。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啊,对了,不就是那个地方吗!

 

当时他一直没接伊奈帆的鸡蛋……当时他戴好帽子后伊奈帆手上依旧是两袋鸡蛋……当时伊奈帆一直都是背对着他的……

 

虽然没有接过鸡蛋的时间也就十几秒左右,但对于争分夺秒在与其他人火拼的伊奈帆来说……那么长时间……怎么想他都应该回过头来看自己是否有按照计划执行啊……

 

那么当时……伊奈帆一定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注意力全集中在掉落的帽子上的时候……

 

伊奈帆肯定是看到了他的耳朵!

 

那么钥匙呢?钥匙也在他的身上吗?

 

斯雷因仔细想着,然后他发现在他们抢购完准备离开特价鸡蛋区的时候,是伊奈帆先借口要再拿几袋让他先去收银台排队的……

 

……

 

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了一个关键点那么剩下的一切也就都迎刃而解了。他回想着与从相遇到分开的这几个小时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浑身发抖。

 

这简直……

 

前几分钟他还在为有了一个新朋友而欢欣雀跃,可现在却觉得大人们说的话真是一点都不错。

 

自己的钥匙一定在伊奈帆手上,他甚至还给自己留下了地址让自己去找他!

 

可恶!!

 

分明就是有预谋的嘛!!!

 

人类真是阴险狡诈!!!!

 

斯雷因气的直跺脚,可现在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给他生闷气了,要是他再不快点赶过去拿回钥匙就真的要去地球找他了!!!!!

 

 

而另一边,月球宇宙港的候机大厅内,韵子拉了拉妮娜的衣角,在少女疑惑的凑过来时一边看着伊奈帆一边对着妮娜的耳朵悄悄说道,“妮娜,你觉不觉得伊奈帆有点怪怪的?”

 

“怪怪的?哪里怪了?”妮娜表示不明觉厉。

 

“就是……好像……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虽然并没有表情……”

 

“啊?可是我没看出来啊。”

 

“……那是我多心了?”

 

 

作为女生们讨论对象的伊奈帆只是低头专注的看看手上握着的一把金色钥匙,嘴角轻微的向上扬起一下很快就又消失不见,在大厅响起登机广播时他将钥匙放进制服的内侧口袋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跟随着同学们踏上回乡之路。

 

 

 


到地球再会吧,兔耳少年。

 

 

 

 

 


END





其实超市事件之后伊总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坑,斯雷因太单纯了每个坑都踩进去了,结果最后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天啊,自己原来摔的那么惨!2333333333


写的时候脑子里的兔耳少年完全就是拉比,大概是因为正好在看本子的原因,写的好欢乐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43)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