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鸣佐】星之光

这篇文的灵感全部都来自于那个最新的ED,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被那唯美的求婚现场给秒杀了,左星右星什么的也浪漫到不行,第一次看到这么心水的ED!实在是太美好了!(因为看了很多遍的缘故我现在都会唱了-w-)于是就脑出了这么一篇文,第一次码这对CP,祝食用愉快~






【春有和风】

 


暖黄的灯光透过林立的商店点亮了整条街道,入夜的木叶依旧保持着白天的人声鼎沸。一乐拉面馆门口的道道暖帘将嘈杂的外界与里面隔离开来,漩涡鸣人与几年未见的伊鲁卡老师正坐在高椅上一边大口品尝着美食一边闲谈着近三年间的变化。

 

“所以啊鸣人,你跟自来也大人这几年都去哪修行了啊。”伊鲁卡慢悠悠的挑起面条,因为鸣人身世的特殊性,对于这位学生他一向都比其他学生要多分几个心眼在他身上,这也使得他们俩的关系比起师生更像是兄弟这类。此次这个调皮好动让人不怎么省心的小鬼外出归来后明显展露出的成熟──当然性格还是一如往常的直率──让他颇为好奇鸣人这两年多来在外面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好色仙人带我去了很多有趣的地方哦!!!”秉持着不浪费粮食的基本准则,鸣人拿着那个被他不小心碰掉在地上的砸破壳的鸡蛋正一点点剥着,听到伊鲁卡老师的问话,他手舞足蹈的开始细数他在修行途中走过的地方。“像是有神社祭的侧河镇啦!有竿灯节的长附村啦!有云之山的流代村啦!还有还有,最最最最最最有意思的果然还是有拉面大比拼的东临镇啦!!吃到了好多好多好吃的拉面!!哈哈哈哈!!不过──!!它们统统都没有一乐拉面好吃哦!”说到最后,鸣人对着面前冲他挥舞着拳头大喊着‘你小子什么意思是说我的拉面没有人家的好吃吗’的大叔爽朗一笑。

 

“不过我也是有认真修炼的哦!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人啊!”

 

每当提起梦想,鸣人那双本就炯炯有神的湛蓝眼眸便会犹如有太阳升起的晴空一般透出耀眼的光芒。多年来都不曾动摇并为之努力的信念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实力的提升,也渐渐让人无法再将这句话当成是一个吊车尾的白日做梦。如今的鸣人已然有了那种令旁人相信他的梦想终会成真的能力。

 

伊鲁卡不知道第几次满意且欣慰点了点头,看着气势满满地说完这句话后又转头继续跟鸡蛋壳奋斗的鸣人,他突然有种不合年龄的‘我家有子初长成’的即视感。他想着如果自己再多愁善感一点,说不定这会儿就直接趴在桌面上老泪纵横了。

 

“看来你在外面过的也还算不错。嗯……说到祭典什么的,好像过几天就是七夕了吧。”伊鲁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木叶的七夕节庆典一向热闹,鸣人那天准备跟小樱一起过吗?”他有意调侃着鸣人,本以为可以看见正处于青春期恋爱萌动的年纪的少年如同往常一样红着脸大喊大叫的样子,却没想到当事人只是不慌不忙的将手里最后的一口鸡蛋吃掉然后对他摇头。

 

“不是啊,七夕节那天我已经有安排了。”

 

“……”伊鲁卡注视着挂着笑脸的鸣人──不是恶作剧得趁的笑、不是爽朗的哈哈大笑、不是吐着舌头惹人生气的笑、也不是自信的笑,而是那种混合着悲伤自责无力、坚定温柔希望的颇为复杂的笑容──他整个人都有点发懵。

 

脑子里迅速过了一年过去十几年他是否有在鸣人脸上看过这种笑,将得出的结论与眼下情况相融合,伊鲁卡得出了最终结果──这小子该不会在外面跟人谈恋爱然后被人甩了吧?!

 

十六岁少年因被甩失恋,表面强装无事,实则暗地淌泪,遂决定斩断红尘,再不留恋情爱之事。

 

哇,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这边伊鲁卡认真的想着如何担起为人师表的职责好好开导开导这个学生,那边丝毫不知老师在心里脑补了什么可怕想法的鸣人倒是先一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撩开暖帘向外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对伊鲁卡问道,“伊鲁卡老师,街角的那家店现在已经不开了吗?”

 

“嗯?街角?”内心打了一半的草稿被鸣人无情打断。伊鲁卡想了想,街角的话,似乎是一家专门卖灯笼的店,“啊,是啊,一年前就不开了,做灯笼的老爷爷似乎是被儿女们接回家享清福了。”

 

“这样啊……”鸣人低着头喃喃道,似乎是有些苦恼的样子。

 

“你要买灯笼吗?木叶也不只这一家店啊,还有好几家呢。话说回来你要买灯笼干嘛?”

 

“啊,也不是啦,就是随便问问。”鸣人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嗯……因为那个老爷爷小时候也对我挺好的所以就想着去看看。啊,那个……时间也不早啦,我就先回家啦,再见啦,伊鲁卡老师。”

 

“嗯,你回去吧。”注视着鸣人急匆匆跑远的背影,虽然隐隐觉得鸣人的行为有点奇怪,但伊鲁卡想了一会儿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鸣人都已经长大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感情的事还是交给他自己处理吧。

 


 

【夏有炫阳】

 


鸣人在跟自来也修行的途中曾经在一个小村子停留过几天。

 

村子位于火之国和川之国的交界处,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小的村子,全村上下也就几十口人,甚至连个村名都没有。

 

临近傍晚,夕阳落在两边都长满了杂草的小道上,因为思考着‘如何开发出属于自己的螺旋丸’这一严肃的问题,只是机械性的向前迈步的鸣人冷不防撞上了突然停下脚步的自来也。

 

捂着自己被撞疼的地方,鸣人用一贯充满活力的嗓音大叫道,“呜哇,好色仙人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啊,疼死了啊我说。”一边抱怨一边顺着自来也的视线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老婆婆站在前方,身后就是错落不一的房屋,她的手里拿着一盏刚刚点亮的天灯。

 

“很久都没有外乡人来这里了,欢迎你们。”说着,老婆婆对着他们俩和蔼的笑了起来,手上一松,天灯便缓缓升向了被夕阳渲染的橙色天空之中。

 

 

后来鸣人才知道这是这个小村子的不成文的习俗。

 

“其实我也不记得这个习俗在村子里流传有多久了,在我小时候就已经看见大人们这么做了,无论是什么事,例如谁家来了客人,例如谁家结婚,例如谁家添了新生命,例如遇上各种节日,村子里的人都会放天灯。”

 

“哎哎哎?真是很不错呢。”听着老婆婆的叙述,鸣人塞满了饭的嘴巴的咕哝出让人能勉强听懂的句子,“呐,我说,我说,我也很喜欢天灯的呢。”

 

“那真是太好了。”老婆婆脸上的皱纹因微笑而显得愈发沟壑纵横,“在我们村子里,放天灯不仅仅只是表达喜悦的一种方式,还有为重要之人或重要之事祈祷的意思。简单的来说,就是对着天灯许愿,希望它能够被实现。”

 

“那真的有实现吗?”鸣人猛然停下了狼吞虎咽的架势,睁大了眼睛认真的盯着老婆婆追问着。

 

这副不似一般孩童明显带着紧张与期冀的样子让老婆婆不由得呵呵笑出了声,想必这孩子定然有期望成真的事情吧。她点了点头,顺着鸣人的话说了下去,“当然。只要你是真心诚意的许愿的话。”看着得到了答案的鸣人一瞬间亮起来的神情,她想着,那大概是对于面前这个心无城府的男孩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你想实现它吗?”

 

“嗯嗯!!当然了!!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一直在想着!!”鸣人用力的点着头,竭力传达出他内心迫切的希望,“老婆婆,您会做天灯的吧,可不可以教我?”

 

“这点小事我老婆子还是办得到的。”

 

“哇,老婆婆您人太好了我说!!那我们马上开始吧好不好!!!”

 

活了五十年对这种不切实际的骗小孩的把戏早就不感兴趣的自来也斜着眼看了看自己兴奋的不行的徒弟,鸣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一清二楚,他有点想开口提醒鸣人我们是出来修行的不是出来学做天灯的你的重点不要放错了,可是一想到那天在医院里情形,自来也犹豫半晌还是将快出口的话给咽了下去。

 

嘛,这次就纵容你小子一回,下次就加倍补回来好了。

 

 


 

【秋有橙星】


 

七夕节对于木叶来说确实是一个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

 

即使是忍者也是有家室的。秉持着这一原则,在这一天基本上所有有对象的忍者们都可以获得难得的休假。对此因为没有对象而需要在这个到处都成双成对的充满了甜腻气息的日子里执勤负责木叶安危的忍者们也只能默默揉揉被闪瞎的眼睛然后在心里下定决心明年一定要脱单了。

 

依照传统,七夕节的晚上才是庆典正式开始的时间。不管是平民还是忍者,都会换上一身轻便的服装去参加活动,带着自己的恋人穿梭在各个摊位之间一起玩各种游戏一起品尝各种美食,全身心的享受着这甜蜜的夜晚。

 

春野樱慢吞吞的游走在街道上,她避开了拥挤的主要几条街而选择了人群相对稀疏却也不失热闹的这里。她边走边四下张望着,偶尔会有小孩子们追逐着从她身边跑过,她转过身笑着看着那几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们跑远的身影,然后她听见有人叫她的声音。

 

“啊,果然是小樱啊。”

 

小樱将视线从孩子们身上移开,抬眼就看见伊鲁卡和鹿丸手鞠一起朝这边走过来。

 

“伊鲁卡老师?鹿丸?手鞠?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在路上遇到的。”奈良鹿丸双手插兜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所以就干脆一起逛逛了。”

 

“哈哈,是啊。”伊鲁卡摸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是在路上碰到鹿丸和手鞠的,本来是想着人家约会我这个电灯泡跟着也不好想自己一个人走走的,但是……”说着,他瞥了瞥鹿丸身边的双手环胸的手鞠。

 

“哼,谁会跟这个没用的男人在一起啊。”

 

“嗯……所以就变成这样了。啊,对了,小樱你这几天有见到鸣人吗?”

 

“鸣人?”小樱惊讶的看着伊鲁卡,“伊鲁卡老师你最近也没见到鸣人吗?我还以为是前几天我对他又摔又打的所以他在躲着我呢。”

 

“没有啊。”伊鲁卡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以鸣人这种闹腾的性格几天不见人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难道是又跟着自来也大人出去修行了?可没道理走也不说一声吧。“真是奇怪啊,鸣人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他有些担心。

 

原本轻松欢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听完伊鲁卡的话小樱也不禁开始思索是不是鸣人真的遭遇到了危险,就连跟鸣人关系算不上密切的手鞠表情也冷峻了起来。

 

鹿丸撩起眼皮草草环视了一下三人,不急不慢的说道,“放心吧,我觉得鸣人现在应该好好的,说不定他这几天正在哪座树林里修炼呢,你们别自己吓自己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胸有成竹的样子。”话虽这么说,可手鞠也还是不由自主的放心了,她知道身边这个男人有着一个多么聪明的脑子,朋友失踪几天不见人影他都一点都不着急,八成是知道些什么内幕。既然这样,能让他得出如此结论,那也说明鸣人确实是没出什么事。

 

鹿丸这句话多少是让小樱和伊鲁卡的脸色不那么严峻了,确实修炼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既然鹿丸都这么说了,那就暂且别往坏处想了。

 

“还是多享受享受热闹的庆典吧,说不定今天晚上可以看见美丽的景色呢。”见众人似乎都放下心来,鹿丸又补了一句,接着他抬头望向遥远的夜幕,群星点缀的天空确实是一番美景的样子。

 

应该很快就可以看见了。

 

 

 

 

“呼~终于全都搬来了。”某处树林的边缘,鸣人抹了把额角上的汗,他四下看了看,确定东西全部都完好无损后豪迈的双手叉腰,“多谢你们啦。”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觉得多重影分身这个技能简直是好用到爆,搬一千个天灯跑的同时保护天灯不受损这种事简直不在话下。

 

随着他这一句话音落地,此起彼伏的嘭嘭声便接连响起,眨眼间方才还密密麻麻挤满了这方空间的影分身们统统都消失不见,再一次恢复了静谧的树林边缘里,只能听得见前方那通向终结之谷的河水的流动的声音。

 

鸣人在河边安静的站立了一会儿,对着缓慢流动的河水有些出神,然后他找了个干燥的地方直接坐下,伸手拿过一盏天灯,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摁下去的瞬间赤红的火苗便从里面腾了出来。他将火焰对准天灯里那小小的蜡烛,燃烧后发出的暖黄微光透过天灯映照在他微微笑着的脸上。

 

“你知道吗,差一点我今年就不能放天灯了呢。”鸣人说着,将手里的天灯往高处托送。望着渐渐飘向星空的天灯,他垂眼接着伸手又拿起另外一只点亮。

 

“因为要回来的关系,包里塞不下那么多做天灯的工具,本来想着回到木叶再来准备也应该还有时间,谁知道街角的老爷爷居然已经不开店了啊。”

 

他将第二只天灯送上夜空。

 

“只有老爷爷那家店才有做天灯的材料啊,虽然木叶其他店也有,但是都没有老爷爷的的材料好啊。”

 

第三只天灯也逐渐升起。

 

“如果你在的话一定会对我说‘白痴,能用就行了,是不是最好的有那么重要吗。’的吧。”

 

再接着着是第四只。

 

“这当然重要的啊我说,因为你是最重要的,所以给你的也一定要是最好的!!”

 

紧跟着是第五只。

 

“还好有鹿丸在啊,不愧是我们同期生中最聪明的!找他解决麻烦果然是正确的!”

 

然后是第六只。

 

……

 

“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赶上了,哈哈,果然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这个第N代目的火影大人!”

 

第三十九只。

 

……

 

“我跟你说,大家真的都变强了!都已经是中忍了,宁次甚至都已经成为上忍了我说!啊,可恶,可恶,现在只有我们俩还是下忍了!!”

 

第一百六十一只。

 

……

 

“侧河镇的神社祭真的好热闹啊,那个挂在神社上的铃铛被摇了无数次,害得我那段时间脑子里全是铃铛声的说。”

 

第三百八十三只。

 

……

 

“长附村的竿灯节也好好玩,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花样的灯笼,要是你这家伙看见了肯定会跟我一样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吧!哈哈哈哈!”

 

第七百一十五只。

 

……

 

“好色仙人的修行真的很不容易啊,可是为了将你带回来,这都不算什么。”

 

第九百九十九只。

 

“我一定会将你从大蛇丸身边,从那痛苦的仇恨当中,把你给带出来的。佐助。”

 

最后一只天灯也顺利升起,一千只天灯在星空之下随着夜风缓缓飘动的场景既梦幻又美丽,橙黄的光芒满满的占据了整个视界。鸣人在这番情景下面对着这些天灯,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像过去那些日子的每时每刻一样在脑中重复回放着他和佐助的过往,那些记忆无论是悲伤或是高兴,统统都是他藏于心底最深刻最宝贵的东西。

 

他睁开眼睛,眺望着逐渐飘远的天灯,微笑着对着那个方向无声的做着口型。他的眼睛透着光彩,他的神情坚毅无比。

 

我好想你啊。我一定会带你回来的,佐助。

 

 


 

【冬有凛雪】

 


“真是痴情呢,那个小子。”

 

“……”

 

“自你离开他身边后似乎每年的今天都能看到这美丽的景色呢。”

 

“……”

 

“写着当归之人的名字的天灯,倒是没看出来那小子挺浪漫的啊。”

 

“……”

 

“行了,难得今天七夕,我就不打扰你们这对牛郎织女了。”那人从头至尾没说过一句话,大蛇丸倒也不恼,挂着暧昧不明的笑容径直离开了。

 

 

他站在树枝的最高点,头上是繁星满布的夜幕,身侧是夏夜特有的凉风,周遭自大蛇丸离开后便恢复最初的安静无声。那镌刻着三勾玉的血红双眼动也不动的凝视着自远方飘来的点点橙光,那般光景犹如在黑暗中陡然劈开的一道裂缝,从缝隙中洒落下温暖的阳光。

 

而那阳光正向他而来。

 

 

END

 

 

 

小剧场:

 

鸣人放完天灯回去在家门口跟有备而来的鹿丸碰了个正着──

 

鹿丸:鸣人,我问你,为什么你对佐助那么执着?

 

鸣人:因为我和佐助是最好的朋友啊!

 

鹿丸:……那你还记不记得你十一岁七夕节那天,你、我、丁次、牙,有在一起讨论过‘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如何表白才最浪漫’的事吗?

 

鸣人:记得啊,怎么了?

 

鹿丸: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鸣人:嗯……如果我遇到喜欢的人,会在七夕节的晚上放满天写了那个人名字的天灯给那个人。

 

鹿丸:…………(这孩子是天然黑还是天然呆?)

 

 

 


这里是一个刚刚才开始看火影的真·萌新,会去看最新的ED也是因为看见有很多人在讨论于是便按耐不住好奇心就去看了,其结果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笑)按照ED的场景来看,时间线在四战左右应该是最合适的,可是因为实在是很喜欢这个脑洞,而自己现在又才只看到‘风影夺还战’这里,实在是等不及了便提前了时间线。


或许会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人物OOC吧,啊,只希望不会太过分了的说QAQ。


总之这篇文码的很开心,一直觉得能给喜欢的CP写文什么的实在是很令人高兴的事情。所以还是希望大家也能够食用愉快啦~嗯~继续去看太子追妻~(*/ω╲*)



评论(15)
热度(154)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