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鸣佐】携手相依

这篇是放飞了一下当初看番时的脑洞:如果当初终结谷大战的时候,鸣人没有选择与佐助战斗,而是选择与佐助一起走了会怎么样?

码这篇的时候脑子被天气热的思维都有点乱,加上家里的网这几天又各种傲娇弄的我心浮气躁,几乎是断断续续才码完的,所以如果有各种BUG各种不和谐各种不好吃还请各位不要太较真就当看看设定图个乐呵吧-w-

以上,祝食用愉快~





 

原本只是一次为了帮助砂隐夺回时任风影的我爱罗的行动,却没想到因此收获了意外之喜。从小樱那里得知的由晓组织成员蝎透露出的那个关系到大蛇丸的消息──「在草忍村的天地桥,十天后的中午,我在大蛇丸部下中安插了眼线,我会在那里和他碰头。」

 

这一意想不到的事态发展终于让近三年来的某个机密行动有了转机。

 

“纲手,关于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事情,我们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因为静音将消息外泄给了顾问班的缘故,纲手不得不坐在休息室里同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这两位难啃的老骨头周旋。虽然明白静音是出于事情的严重性才会做此举动,但纲手还是忍不住怨念的看了徒弟一眼,“我决定让与他们同期的那几个孩子组成四人小队一起去。”

 

“纲手,”转寝小春表情没有发生任何转变,说话语气却陡然严厉了起来,“晓组织现在正在全力抓捕尾兽你是知道的,带回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和叛忍宇智波佐助这么重大的事情,派那些能力经验尚且不足的孩子们去,这实在不该是一个火影该做的决定。”

 

上任之后头一回被如此质疑的纲手忍不住皱了皱眉,即便她对这两位顾问倚老卖老看不清如今局势的老旧思维感到非常的不耐,可对方作为木叶老臣,她也不好那么直接的拂了人家面子,“正是因为他们是与鸣人佐助一样的孩子,又多少存在着同期的情谊,我才会做出如此决断。”

 

“你试图用那份情谊让他们去劝说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回村?”水户门炎看向纲手,“你似乎忘记了,三年前正是因为你的这种想法,才导致我们失去了九尾人柱力。”

 

这一事实让纲手眉间褶皱更深,她忍不住暗自咬牙将随意搭在沙发上的手握紧。三年前会让鹿丸带队去追回叛逃的佐助,的的确确是出于这份心思。原本以为凭着同期情分加上对任务的决心可以成功将佐助带回。为了防止发生最坏的情况,她甚至还在鹿丸小队出发后派出了另一支队伍前去支援,她将一切的可能性几乎都想到了,却唯独没有想到最后独自一人去追逐佐助的鸣人居然一去不回了!

 

听见卡卡西跟她汇报说在终结之谷并没有发现鸣人与佐助的身影,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抹消掉了所有气味而无法继续追踪下去的时候,她心都凉了半截。

 

这下可好,不仅佐助没能带回来,就连鸣人也不见了。

 

人柱力失踪这种事情有多严重身为火影她不可能不清楚,于是迫无无奈她只能一边对外宣称鸣人外出修行一边暗中让几个信得过的人去寻找两人下落,就这样一直追查至今。

 

“两位长老,我想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虽然前车之鉴摆在眼前,但纲手还是不想就这么轻易妥协。想起曾经三忍混战时鸣人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畏危险依然挡在自己身前的架势,她仍旧觉得自己的这个决策是最适合的。

 

“纲手,漩涡鸣人不是一般人,他是人柱力。还有宇智波佐助,他是宇智波一族仅剩的写轮眼了,这两个人对木叶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吧。”

 

“啊,我当然清楚……”面对着转寝小春言谈之中对两个孩子毫无感情的言辞,纲手在心里冷嘲一声,他们俩对于木叶来说是强大的战力,身为火影她自然再清楚不过,“……可是那又如何,他们现在也不过是正处在叛逆期的十五六岁的孩子,如果无法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回到木叶的话,那两位长老的愿望恐怕也要落空了吧。”

 

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先是对这番发言一愣,惊愕的样子显然是并没有想到这一层。他们思考了一会儿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水户门炎便继续说道,“那你拿什么保证那些孩子可以带回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又或者拿什么保证他们不会在带回之后遇上晓组织然后丢失人柱力?”

 

纲手一时沉默下去,而后才道,“我没有办法保证他们一定可以带回鸣人佐助……但是,万一木叶和火之国因为这个原因陷入危机的话,就由我来拼上性命去保护他们!以第五代火影的身份!”

 

面对面坐着的纲手和两位长老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仍然沉浸在纲手那番坚定的发言中,两拨人就这么安静的进行着眼神的角逐,接着似是被纲手话语所打动,水户门炎终于松了口,“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就随你的便了……但是,作为交换条件,四人小队的追加人员,由我们安排的忍者来担当。”

 

明白这已经是长老的最大让步,即使是再不情愿,纲手也只得顺着台阶下,“就这样吧。”

 

“团藏,进来。”

 

转寝小春的话音刚落,不知何时从何时起等在门外的人便走了进来。纲手先是一愣,然后才了然,“原来如此,新的人员,就是暗部的‘根’的忍者啊。”顾问班还真是在四人组里安排了个相当不稳定的因素啊。

 

 

 

关于鸣人和佐助,没有人知道他们那天在终结谷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他们自己。

 

从崖壁上一同摔落下去,面对面相立于水面的树桩之上。清澈的河水漾起一圈圈波纹,倒映着光芒被乌云遮蔽的天空,连带着河面上两人的表情都晦暗起来。激烈的冲突后,在佐助愤怒的质问中迎来的是短暂的沉默。

 

鸣人低着头,视线却没有落在任何一点上,“的确,我并不了解真正的父母兄弟之情……”无法与佐助真正做到感同身受让他感到十分无力,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想要向对方传达出自己从未言说的想法,“但是……和伊鲁卡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曾想象过,假设过,如果我有爸爸是否就是这样的感觉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兄弟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素来大吵大闹扯着嗓子叫喊的小小少年如今却以如此低落的声音缓缓诉说,面对着这样的鸣人,聪明的佐助很容易就能理解到鸣人所试图传递的感情,那犹如氧气一般融入血液逐渐奔走至全身,使得他再一次陷入两难的境地,“为什么,鸣人……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因为,你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羁绊……”鸣人浅笑着深深望向佐助。是从小便一直注视着的人,是从小便一直追逐的人,是于我来说最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一定要阻止你。”不会把你交给大蛇丸。

 

水面上鸣人的倒影随着水流波动而歪七扭八,但是那从中透出的决心仍是清晰可见。佐助闭上双眼,然后从裤兜里摸出自己的护额。

 

即便拼命将这份心情传达到了又能如何呢?即便入耳的声音再坚决又能如何呢?一切都已经……“晚了,鸣人。”如果这番话在他下决定之前就对他说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事到如今,对于复仇的执意已经将他推进了黑暗,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已经晚了,我是不会回村子里去的。”

 

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话音落地的同时佐助猛然睁开眼睛,视线径直射向对面的鸣人。那原本还只是双勾玉的写轮眼仅仅在几秒的功夫间就完成了一个阶级的能力提升。随着三勾玉在其中缓缓的转动,佐助落脚的木桩瞬间便被凝聚的查克拉给四分五裂开来。

 

伸手接住一块碎片用力掷向鸣人站立的木桩,在鸣人因突如其来的变故堪堪在水面上稳住脚步的时候,佐助已经摆好了架势,随时都准备与面前之人大战一场。

 

“来吧鸣人!如果事情如你所说,那就由我来斩断这份联系吧。”只有了解孤独,体味到其中痛苦的人才能变的强大,正因如此,他才会不惜一切斩断掉与鸣人的这份联系,从而得到更为强大的力量。“从现在开始,来一场平等的对决吧。”

 

由佐助毫不动摇的表情中清楚了他是认真的讲着这番话,鸣人定定的注视着那双深红的瞳孔,缄默了几秒后不死心的问道,“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佐助。”

 

“闲聊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从今往后你我之间只有战斗,来吧!”

 

“看来跟你说再多也没有用了啊。”

 

眼见鸣人神情痛苦的低下了头,说出了犹如放弃般的言语,想着鸣人大概很快就会下定决心攻过来的佐助不禁严阵以待起来,鸣人那股莫名的力量绝对不能小觑。

 

正当他在这间隙当中琢磨着接下来的战斗会如何演化的时候,却见鸣人又突然抬起头看过来,先前那副失落的表情荡然无存,甚至连脸颊边因力量爆发而变粗的胡须痕迹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那人带着他一贯灿烂的笑容,嘴唇开合间佐助只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

 

“真是没办法啊小佐助,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

 

被出乎意料的发言惊呆了的佐助愣在原地,僵硬的肢体和讶异的表情无一不说明了他对鸣人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充满了错愕感。

 

“吊车尾,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佐助你寻求力量是为了对哥哥复仇……”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双手枕在脑后看向天空,语气轻松的就像在谈论一乐拉面有多好吃一样,“刚才那会儿我也有想过,要是佐助你有一天被人杀了我会怎么样,然后我就想到了波之国你几乎死在我面前的事……这么想过之后答案就很清楚啦,可是我又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独自一人去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说到这里,鸣人面向凝重着一张脸的佐助站直,伸出右手握成拳抵在自己的心脏部位,神情肃穆信誓旦旦的对他说道,“……我陪你去,绝对要保护好你!”

 

鸣人现在这个模样佐助并不陌生,早在波之国任务中他就见过,那是他作出决定并且绝不食言时的样子,也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所谓忍道。也正是因为了解,他才会在鸣人说出如此惊人言论时感到意外。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没有得到火影的准许擅自离开国境是会被视为叛忍的。”

 

鸣人的梦想是想成为火影不是吗?叛逃的话,这个梦想就永远都只能是梦想了啊。

 

“这我当然清楚啊,可是我又不会做对不起木叶的事,我只是去保护佐助而已啊。”

 

“保护叛忍的本身就是在做对不起木叶的事。”

 

“才不会呢,纲手婆婆会理解的我说!”

 

“别闹了,你不想打的话就给我回去。”

 

“我说了我要保护佐助啊,怎么可以回去!”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没心思再在这里与鸣人这种无意义的争吵。既然他没有要继续阻拦的意思,而自己现在也无心杀他,佐助便不打算浪费时间,他转过身去然后微微侧目,“我是个复仇者,我们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不一起走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佐助接二连三的拒绝让鸣人也不爽起来,他几步跑到佐助的身边,“腿长在我身上,我要去哪就去哪!我说了要保护你,言出必行,这就是我的忍道!”

 

佐助转过头来定定的注视着鸣人,色泽艳丽的勾玉红瞳直直的对上了那仿佛容纳了整片天空的蓝眸。宇智波一族生来便具有强大的瞳力,自然而然便喜欢由眼睛去看透对方。而今,从鸣人的眼里他没有看出丝毫的畏惧,那一副俨然对此有了觉悟的样子让佐助不禁嗤笑出声,“超级大白痴。”

 

“啊?喂喂,这么说太过分了吧,我可是认真的啊。”鸣人眯起眼睛手舞足蹈的抗议起来。“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感动到痛哭流涕然后我借出怀抱来安慰你吗!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小佐助。”

 

“哼,大白天的做什么梦,白痴。”佐助环起双臂,脑袋偏过一定角度微眯着眼睛,带着鸣人熟悉的贯然表情轻笑起来,“差不多该走了。或者,如果你害怕了现在就回去也不是不可以──胆·小·鬼。”

 

眼前的场景瞬间与第一次出任务时佐助的模样重叠起来,恍如时光交错般的熟悉感让鸣人晃了会儿神,等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又被那人给嘲弄了时,佐助已经向着火之国外跑远了,他气呼呼的追了上去,在那人身后使出全身力气大声喊着,声音在终结谷中来回碰撞,发出的一阵阵回音也随着逐渐模糊的两道身影渐渐远去。

 

“谁会害怕啊!小·佐·助──!!”

 

 

 

 

都说狡兔三窟,这话说的真是一点都不错,大蛇丸正是彻底奉行这条原则的一个人。

 

快步跑在大蛇丸位于地下众多基地之一的昏暗走廊上,那急速略过的身形带动起的空气流动让两侧墙壁用来照明的烛火剧烈摇晃着几欲熄灭。规律的脚步声回荡在这方寂静的空间,就连轻喘着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那人目标明确的径直奔向空荡的大殿,直到视界内映入那道熟悉的身影时,才拍拍胸口长舒了口气。

 

“还好赶上了我说。”

 

大殿内的光线比起走廊来更为黑暗,也因此显得坐在正中央的少年的那双鲜红的写轮眼愈发夺目。佐助看着一边平缓着呼吸一边向他走来的鸣人,带点无奈的开口道,“不是说了你专心修炼就行,不用这么急着赶回来的吗。”

 

“那怎么行!”鸣人义正言辞的反驳了佐助的话在他身边坐下,“万一我回来晚了,大蛇丸看见我不在你身边对你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怎么办。”

 

佐助闻言也没有多大反应。鸣人的确一如当初承诺的那样坚定的贯彻着保护他的职责,在来到大蛇丸身边的近三年间,对他真的可以说是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吃饭睡觉修炼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守在他身边,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就被大蛇丸提前抓去当容器了。虽然佐助一开始对鸣人这种小瞧他的行为感到很生气,也对此说过很多次不用这么守着他,但说了几遍都被鸣人当成耳边风之后也就随他去了。

 

“想保护我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修炼上才对。”佐助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瀑布切开了吗。”

 

大蛇丸能在木叶的追踪下安然无恙这么多年,自然也不会是个笨蛋。虽然当初他对佐助一同将鸣人带来的事并不持反对意见甚至还非常高兴,但是这些年他却从没教过鸣人一招半式。本身就对大蛇丸好感全无的鸣人对此是相当乐见其成,只有佐助知道大蛇丸此举无非是想借鸣人来牵制住他。于是一方面为了鸣人可以自保,一方面为了自己在三年期满动手时不会因为鸣人而束手束脚,佐助将当年卡卡西教给他的那套关于查克拉属性的修炼方法尽数教给了他。也多亏的他当初将有关各个属性的大小细节全部问了个遍,不然鸣人这边只靠那不稳定的九尾力量,他的安危问题还真是让人无法安心。

 

“虽然还没有完全切开,不过已经比昨天进步了我说!”鸣人如实的报告着战果。大蛇丸的这个基地离瀑布很远,他想要修炼的话必须要花上相当一段时间在来回的路上。因为一修炼就容易投入进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预计的归程时间,担心佐助是否安全所以才会如此急匆匆的赶回来。

 

佐助转过头,淡淡的应了声“嗯”,由于开着写轮眼的缘故,即使这里的烛火不甚明亮他也能看清楚鸣人的模样。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早已不如从前那般稚嫩,心理和相貌渐渐成熟的同时身形也逐渐拉长,一切都在随着时间变化着,唯独他当初说过的承诺没有变过,将近三年跟着大蛇丸辗转各地的生活也没能动摇这份心意。

 

佐助自然是知晓。无论是鸣人放弃木叶跟他走,还是在修炼进入断瀑布阶段因频繁的更换据点导致修炼进度缓慢却依然努力着,鸣人为他所做的一切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是动容的,虽然这种感情有点奇怪他一时之间不是很能分辩的清楚,但有一件事毋庸置疑,这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是他在这混沌黑暗中唯一的光明了。

 

“他回来了。”

 

突然,鸣人这么说道。佐助神色不变的把头转回去看向大殿门口,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三个人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佐助没兴趣去看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倒是鸣人在一眼看见那人的护额时一下就大叫了出来,“啊,那个,那个,护额!你是木叶的?”

 

背负着极秘任务悄悄脱离队伍的佐井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此次的目标人物,他顿了一会儿,嘴角拉开一个弧度,“初次见面,我叫佐井,你们就是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吧。”

 

那虚假的笑容让鸣人不舒服的皱起了眉,等了一下才应到,“啊?嗯……嗯。”接着,犹如从中回过神来一般,他站起身偏过视线紧盯向那边的大蛇丸,声音陡然沉了下来,“你抓木叶的人是想要做什么?”

 

“这可不是我抓他的哦,鸣人君。”大蛇丸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巧的回答,“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就像你跟佐助一样。”

 

这番话让鸣人瞬间握紧了垂在两侧的双手,凌厉的眼神似是要将视线聚焦之人千刀万剐。鸣人最讨厌从大蛇丸口中听到佐助的名字,这件事在包括药师兜在内的几个当事人中眼观鼻鼻观心知道的一清二楚。而每每看见鸣人用这种姿态怒视着大蛇丸,兜都免不了提醒一句,“不许对大蛇丸大人不敬。”

 

“那种事情无所谓的吧。”于是顺理成章的,佐助就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维护之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气氛有种微妙的僵持,佐井维持着笑容事不关己的安静站在‘战场’外。

 

佐助冷淡的视线先是看了一会儿由始至终表情未变的佐井,再缓缓扫过对他态度感到不悦的兜,接着落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的大蛇丸身上,“来陪我训练,大蛇丸。”

 

全然是命令的语气,大蛇丸轻笑一声表示他听见了。

 

最后,佐助将视线看向身边的鸣人,“你也一起来,鸣人。”

 

“佐助……”鸣人也回头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是还有话没说完。

 

“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我知道了。”

 

 

 

佐助大概能猜到鸣人想要说的话是什么。

 

那个叫佐井的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身为木叶忍者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害死三代目火影的叛忍的地盘,一定有其目的。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目的一定与木叶有关,或者再具体一点,这个目的与他们有关。

 

“呐,我说啊佐助,你觉得那个叫佐井的是想要干嘛?”在佐助结束了今天的修行之后,鸣人和他一同去找了兜问出了佐井被安排的位置。现在正一边穿过空荡的走廊,一边向着目的地走去。

 

“你很在意?”佐助直视着前方道路。

 

“嗯……是有那么一点,毕竟他也是木叶的人嘛。”

 

“虽然只是猜测,但我想他的目的大概是我们。”

 

“哎?为什么?”佐助的话让鸣人惊讶了一把,他仔细想了想跟几个小时前跟佐井相遇时的场景,除了那个让人不怎么舒服的笑容外,好像也没什么其他的不对啊,“难道是因为他认识我们吗?”他只能从佐井说的唯一一句话推测着。

 

“嗯。”佐助点了点头,“可这么说也不完全。”如果只是认识他们的话倒是也不奇怪,他和鸣人一个是一夜之间被灭掉全族的宇智波末裔,一个是体内封印着九尾的人柱力,大概整个木叶就没几个不知道他们的。“奇怪的还是佐井的态度。”

 

暂且不论对他的态度,反正他在离开木叶的时候就已经是叛忍了,而佐井会独自一人前来蛇窟肯定也不是多么纯粹的木叶忍者,见到他就算是摆着张讨人厌的脸打着招呼佐助也不会感到怪异。关键还是他对鸣人的态度。

 

“态度?难道是他从头到尾都挂着看起来很讨厌的笑?”

 

“白痴,那种笑容一看就是掩藏感情的面具,这样的人多到数不清,有什么好奇怪的。”佐助斜了他一眼。

 

“那到底是什么啊,佐助你就别卖关子了。”鸣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三年前,你觉得你在任务中失踪的事被报告回木叶后,五代火影会怎么想?”

 

“怎么想……大概会觉得我莫名其妙就失踪了吧。”

 

“体内封印着尾兽的你失踪了,然后呢。”

 

“他们大概会……很开心吧,毕竟一直讨厌的人消失了什么的……”声音到了最后有些无奈的低落了下去,佐助不禁偏过头看了鸣人一眼,蹙起了眉,“白痴,别想太多。”

 

“佐助……”

 

见鸣人回望了过来,佐助又立即将视线移回了原处,他们已经快到佐井所在的房间了。“我认为火影不会这么做,她应该会封锁消息,让人来把我们找回去。”随着瞳力的逐渐提高,他如今已经能看见鸣人身体里的那只九尾了,的确是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木叶绝对不可能放任拥有这种力量的人生死不明的流落在外的。“那个叫佐井的人,应该是暗部的吧。”

 

“你的意思是……他是纲手婆婆派来找我们的人?”

 

“……”佐助没有说话。虽然他是这么推测的,可即便是为了找他们,按照常理也该是回去先向纲手报告,而不是如此出现在他们面前。大蛇丸也不是那么简单就会信任别人的人,这当中,应该还有他所不了解的内情。

 

见佐助迟迟没有回答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鸣人刚想询问佐助怎么了是不是自己的推断错了,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突然就从前方的墙壁里冲出一根巨大的方形木柱直直向他们袭来,两人当即动作迅速的向两边跃开。

 

“这是怎么回事?”鸣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大蛇丸提前动手了,可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不对,佐助修炼的时候他都在旁边看着,没见过大蛇丸哪个术是跟木头有关的啊,难道是他还偷偷藏了一手?

 

“情况显而易见吧。”攻击袭来的地点恰好是佐井所在的房间。佐助看向破开的大洞,从里面陆续跳出来的身影倒是有些熟悉。

 

“鹿丸!小樱!”鸣人果不其然第一个喊出了声。他惊喜的看着前方曾经的伙伴们,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你们这么在这里啊我说!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们了!”

 

“果然是你啊,鸣人。”鹿丸冲他招了招手,之前听见脚步声他还以为是敌人,后来听见说话声音有些耳熟,出来一看没想到居然真的是鸣人,“你跟佐助真的在这里。”

 

“鸣人,佐助……”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同伴,小樱甚至激动的湿了眼眶。

 

佐井站在他们身后,依然维持着虚假的笑容。

 

一边的大和来回看了看两边人,原本只是顺应火影大人的意思便让木分身一路上都对佐井多加留意甚至一路跟踪他到了这里,却没想到正巧遇见了他们此行的目标。虽然他也很想给机会给他们几人叙旧,但是显然情况不允许,“好了,既然鸣人跟佐助已经找到了,那我们也不要在这里多留了,赶紧离开吧。”万一遇到大蛇丸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鹿丸点点头表示赞同。

 

小樱赶紧擦了擦快要溢出的眼泪,神情也严肃起来,“是啊,我们赶紧走吧,鸣人,佐助。”

 

佐助神情冷漠的扫了他们一眼,不带任何感情波动的开口,“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为什么,佐助,你知道大蛇丸有多危险吗!”小樱不解的看向佐助,不明白为什么佐助执意不肯回去,就算过了三年也依然这么坚持着。

 

“这不需要你来提醒。”佐助冷淡地回答,然后转向鸣人,犹豫了一会儿后对他说道,“如果你想回去的话,那就跟他们走吧。”他知道鸣人对木叶是割舍不下的,如果鸣人真的选择跟他们回去,他也不会多加阻拦。

 

鸣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转过头来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啊佐助,我说了我要保护你的,既然你不回去,那我当然也不回去啊!”

 

“你不用顾虑我,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行了。”佐助顿了顿,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细微的变化,“你的梦想不是成为火影的吗,呆在这里是没办法实现的吧。”

 

“佐助!”鸣人沉下脸来打断了他,不明白怎么都经过了三年佐助又开始说这种话了,他越过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树桩直接跳到佐助的面前,紧紧凝视着他的眼睛,“这就是我想做的事!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我的梦想是成为火影没错,但是比起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梦想,先顾好眼前的你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看着鸣人与三年前几乎如出一辙的固执样子,湛蓝的双眸投来坚定的视线,那曾经潜藏在心底的疑惑又再一次浮上了脑海,“鸣人……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对于鸣人对他的这种执着他总是不太能看的明白。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我说!”鸣人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了这句话,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都这么久了你都没有发现吗小佐助。”

 

“……”佐助还真没有发现,顶多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当鸣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反感,甚至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这才是他们俩之间这么些年感情的真正诠释。他怔怔的与鸣人对视了几秒,然后移开视线撇了撇唇角,给出了一句,“白痴。”

 

以前每次听见都会炸毛的称呼现在听来却有种别样的寓意,鸣人笑了起来,虽然佐助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就是看出来了,佐助现在心情很好,因为他的话,而这份快乐是他带给佐助的。

 

他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让这个人高兴更加美好的事了。

 

这一边是心有灵犀气氛融洽,另一边却是惊吓不已愁眉惨淡。鹿丸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果然,只要一遇到跟这两个家伙扯上关系的事就准不是什么好事,早知道他就不翘了原来的任务来接这烫手山芋了,任务完不成不说还要被秀一脸。

 

小樱跟大和完全就是愣在了原地,前者是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同学居然早就看对了眼,后者则是被突如其来的告白给唬住了,但是毕竟身为忍者,而且又是队长,应对各种突发情况早就手到擒来,大和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他轻咳了两声,然后问道,“所以,你们的意思就是不回去了?”

 

“啊,等佐助想回去了我再回去,帮我跟纲手婆婆转告一声啊。”鸣人笑嘻嘻的对他们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实在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你以为你跟佐助是在游山玩水吗……几人不禁在心里腹诽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大和双手开始结出木遁的印,准备发动进攻强制带回两人。就在他结印完成之时,场地中间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眯着竖瞳径直看向四人小队,沙哑的声音听得几人心头同时一紧,“来的还挺快的啊。”说话间还瞥了一眼手拿作画卷轴的佐井。

 

佐井默默的将卷轴塞了回去。想来自己的这次任务是肯定完不成了。

 

“大蛇丸……”大和维持着结印姿势严阵以待着,果然还是跟鸣人佐助耽误了太多时间,居然让大蛇丸和兜察觉到动静赶了过来,形势不妙啊。

 

大和与鹿丸在暗中飞速思索着如何在这种几乎一边倒的情形下尽量获取有力局面,却没想到大蛇丸一副完全没有要打的意思,对他们说完这句话后又看向鸣人佐助,“走吧,这里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虽然大蛇丸这么说了,但是大和鹿丸小樱还是保持着高度戒备的姿态,不敢有丝毫放松。

 

“那就快走吧。”鸣人赶忙的应道,能够避免战事是最好的,走的越快越好,他不想看见木叶的同伴们受伤。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自然了解他的想法,也点了点头。

 

随着火焰逐渐在四个人周身燃烧起来,他们也一点点的消失在原地,鸣人看着神情复杂的昔日伙伴们,嬉笑着向前伸出了拳头,“放心吧,我跟佐助一定会回去的!”声音如同从前那样充满了朝气令人信服。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消失的无影无踪,任务被无声的宣告失败,虽然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大和还是叹了口气,事情怎么一下就发展成这样了?

 

“没想到鸣人真的做到了呢。”小樱望着他们消失的那处地方低喃着。她想起她曾在佐助离去的那个夜晚对少年哭喊着‘带我走’这类的话,当时以为是决心,现在想来那不过是一时的意气吧,如果她真的有这份觉悟的话,她就该像鸣人这样,不管对方态度如何,都要义无反顾的追上去才对。“他们俩还真是很适合在一起啊。”

 

“是啊……”鹿丸放松身体也望着同一处,“……都是麻烦的家伙啊。”

 

或许能够站在佐助身边的人,只有鸣人了吧。所以,也只有鸣人能够和佐助携手相依在黑暗之中撑过那漫漫长夜。

 

 

END




评论(10)
热度(113)
  1. 奉为羽秀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