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鸣佐】你都对它说了些什么啊

码上篇文码到一半出来的脑洞,一个没什么实质性内容的小短篇。既然大家的通灵兽都是会说话的话,那么佐助的通灵鹰会说话吗~~~~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佐助一起出去!”

 

宇智波佐助冷眼注视着站在身前堵住自己去路的鸣人。金发少年的脸上充斥着毫不退让的坚定神情,他皱着眉与那人湛蓝的双眼对视,颜色不一的瞳孔里写满了他对鸣人意欲打乱他计划的不耐烦。

 

只不过是每月例行公事地回村报告在外的调查结果,过往从不过问太多的鸣人今天却不知道抽的什么疯,硬是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把他拦了下来,不依不饶的说想要跟他一起出去。

 

“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梦。”他皱着眉,“你只要好好呆在村里当你的吉祥物就行了。”

 

“什么做梦什么吉祥物我统统都听不懂!”佐助拒绝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明显,鸣人却像是吃了秤砣一般,铁了心要跟这位他好不容易才追回木叶的朋友把反调唱到底。无视掉佐助微微眯起的眼睛──鸣人才不会担心佐助真的会对他用写轮眼呢──他双手扶上黑发少年的肩膀,手上向后用力的同时脚下也向前跨了几步,佐助被推了个猝不及防,猛地倒退几步,尾椎堪堪磕在办公桌上。

 

“我就是要跟你一起!”鸣人把人抵在桌边,瞪着眼睛气势汹汹的样子看起来颇有震慑力。

 

佐助看着他沉默了几秒,然后伸出左手抚上了鸣人温热的脸颊,如果就这样皮肤相抵静止不动的话,他们俩现在的姿势足以堪称教科书式的情侣温存。然而佐助并没有丝毫停顿,顺着再自然不过的方向和力道把人的脑袋向右一推,完美的获得了这场眼神拉锯战的胜利。

 

“现在的白痴都是白天做梦了吗?”他收回手,掌心残存的触感让他有些心跳紊乱。借着身上裹得严实紧密的披风的遮挡,他握了握手不着痕迹的将状态调整了回去。

 

鸣人不满的回过头来看他,大概是觉得口遁已经无法说服这个宇智波了,干脆耍泼打赖的直接一把抱住了佐助,继续胡搅蛮缠的说道,“啊啊,佐助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说。”

 

佐助皱了皱眉,正准备义正言辞的出声第三次拒绝掉鸣人的要求,就忽然听见从身后传来的一道咳嗽声,他抬头看了看大敞的房门外来来往往装作目不斜视的忍者和守在门口只露出个手肘的暗部,这才想起他现在不是在鸣人家里而是在另一个人的地盘上。

 

被忽略已久的第三人卡卡西将手抵在唇上还在装模作样的干咳着,一双漆黑的眼睛无奈的看着在他的办公室、在他的办公桌、在他的面前、在门户大开的情况下,旁若无人的上演着你来我往你侬我侬的虐狗戏码的两位学生,只觉得一个头比两个大。

 

“我说啊,鸣人、佐助,你们俩有什么事不能关上门自己解决吗?”

 

正面对着卡卡西的鸣人闻言一愣,向后看了一眼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蹬蹬蹬跑过去就把门给关上了。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卡卡西简直哭笑不得,我说的关上门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啊!

 

“行了白痴,只是一个调查任务而已。”佐助站直了身子,顺便整了整身上的披风。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任务鸣人怎么会死活缠着他不让他走,要是他手脚快一点的话,就刚刚纠缠的那会儿功夫,都够他到达目的地了。越想越觉得在这里浪费时间实在不应该,他的耐心终于耗到了尽头,“别跟我扯废话,我要走了。”

 

“哎等等等等……”鸣人赶忙上来把佐助给拦住,眼见着黑发少年的表情越来越阴沉,一副随时准备磨刀霍霍向友人的架势,一个急中生智,闭上眼睛豁出去的大声吼道,“你不让我跟着去我就去报社!!”

 

空气诡异的安静了下来,鸣人等了几秒都听不见佐助的回答心里一急,心说这人不会是趁机用瞬身术跑了吧,这么想的同时他睁开了眼,佐助倒是没有跑还好生生站在他面前,而办公桌后的卡卡西则以一副‘关爱人才,远离鸣人’的目光看着他,这让鸣人不禁琢磨了下自己是有哪里说错话了吗?

 

“报社?”佐助似笑非笑的重复着这两个字,在鸣人不明所以的视线里他挑起细眉,下巴一扬,唇角向上拉出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色泽饱满的唇瓣上下一碰,“那你报呀。”

 

鸣人呆呆地看着这样张扬而又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力的佐助,只觉得他的心脏狠狠中了一箭。

 

 

 

 

 

 

最后鸣人还是凭借超强的意志力和决心磨赢了佐助。

 

现在他们正在火之国边缘的某个小村庄外,眼前的村子萧瑟荒凉,清风从街道上吹过的时候甚至能够听见呼呼的响声。而佐助这次的任务,就是调查这个前不久还家家和睦户户友爱的村子的村民凭空消失之谜。

 

“你就在这里等着。”黑发的宇智波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你应该没忘记我答应你跟来的条件是什么吧。”

 

刚准备发动口遁之术说服佐助让他也跟着一起进里面查探的鸣人闻言一顿,兴冲冲的表情立即蔫巴了下来,想起来这里之前他曾答应过的佐助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条件,即便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点点头闷声应允。

 

佐助假装没看见鸣人失落的样子,一双好看的异色眸子径直看向自己的通灵鹰──刚才就是这只鹰载他们飞过来的──然后他伸手指了指鸣人,“你看好他,不要让他乱跑。”

 

灰褐色的巨大隼鹰微微垂头,表示它定会遵守佐助下达的命令。

 

目送佐助独自走进荒无人烟的诡异村庄,鸣人侧过头看着他的监视者先是长长叹了口气,安静了三秒后他突然哀嚎一声,双手揪着脑袋两侧的金发满脸纠结显得很是烦恼的样子。

 

“啊──!!怎么办怎么办!!1号计划被打乱了啊我说!!”

 

“那就执行2号计划。”九尾懒洋洋地插嘴。

 

“九喇嘛你在逗我笑吗,哪里有2号计划啊我说。”

 

“没有2号计划那你取个毛的编号。”

 

“听说这是玄学?嗯……总之1号计划没办法执行下去的话,那就只能启动应急计划了!”

 

鸣人撑着下巴若有所思,他从忍具包里抽出来一本小册子,随便往地上盘腿一坐就开始拿着它翻看起来,一边看还一边不住点头摇头念念有词。

 

大概是他的自言自语吵到一边正闭目养神的通灵鹰了,向来喜静的老鹰忍不住朝他看去,感受到来自身边锐利的视线,鸣人回过头去,不知道他是将老鹰的视线给理解成了什么,与它对视几秒之后竟然挪到它的旁边去了。

 

“你是在好奇我在看什么吗我说?”鸣人挥了挥手中的小册子,“我跟你说啊,这个本子上面记录着我的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计划!”

 

“……”

 

“嗯?你是在问是什么计划吗?当然是如何把佐助娶回家的计划啊我说!”

 

“……”

 

“哈?你想听具体的?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啦,我跟你说啊,这可是未来的火影暗中观察了无数对情侣总结出来的追人经验啊!那你想先听哪一个计划?是1号计划还是应急计划?”

 

“……”

 

“啊!你想先听1号计划吗我说!咳咳,那我就说了,1号计划呢是打算找一个适当的日子跟佐助出一个只有我跟他两个人的任务,这个任务呢不能太重要,也不能不重要,不能没危险,也不能太危险,这样在任务途中呢,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小佐助啦~然后他看见我这么英勇的身姿、这么帅气的身影,一定就会开始依赖上我!接着日久生情,待到我们成年了就可以结婚成家,啊,多么完美的结局啊~”

 

“……”

 

“哈哈哈哈,你也觉得这个计划很完美对不对!可惜啊,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个机会,佐助却不许我跟着过去,这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说,但没办法,只能启用应急计划了。”

 

“……”

 

“嗯?你是说应急计划万一也不成功怎么办?怎么可能啦,佐助那么相信我!你别看你家主人平常一副冷冰冰不好说话的样子,但其实他很温柔的,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他基本都不会拒绝,所以我打算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成功呢我说!”

 

“……”

 

 

 

 

 

──正在对自己的追人计划大侃特侃的鸣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通灵鹰看他的眼神愈发的怪异起来。

 

 

 

 

 

 

通灵鹰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这也是正常的,谁听见那些乱七八糟的计划心情会不复杂呢。

 

它知道他家主人很重视漩涡鸣人,也知道漩涡鸣人同样重视他家主人,可是它万万没有想到,漩涡鸣人那小子竟然是对主人抱有这样龌龊的想法!他家主人把他当朋友,他居然想上他家主人?!这种背叛友情的行为还能忍?!能忍得了它就不是宇智波佐助的通灵兽了!

 

于是在飞了一路也听了一路鸣人佐助的闲话家常,越想越火大越想越忿忿不平的通灵兽在落地后看见漩涡鸣人把爪子搭上自己主人的肩膀,两个人还头挨头靠的极其之近的时候,体内的洪荒之力终于忍不住从口中爆发了:

 

“主人你快离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远一点啊!!!!!!!”

 

 

 

 

 

 

漩涡鸣人,十七岁,目前在以把发小追到手为人生小目标而努力着,在得知佐助的通灵鹰其实是会说话的这一重要事实后,正在经历十七年人生里最懵逼的危机。

 

佐助:“你都对我的通灵鹰说了些什么让它对你的印象居然下降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了?”

 

鸣人:(抹了把冷汗)哈、哈哈哈……没什么呀我说……我怎么可能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佐助你快回来!!!喂!!小胖鹰你怎么可以出卖我的说啊啊啊啊啊啊!!!!

 

 

 

 

 

END


评论(10)
热度(186)
  1. 奉为羽秀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