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鸣佐】发情期正确指导纲要

*原作带入ABO梗,因为ABO文看的不是特别多所以如果有跟大众设定不一样的话还请见谅orz


*全员OOC,想搞笑结果并不搞笑,我反省。。。。


*AxO,司机的驾照依旧没考出来,无照驾驶







1.

 

十八岁是一个坎,对于Omega来说。

 

自出生起就分化好了性别,即便现在五大国忍村的法律已经不像从前那般为了保证人口上升率——要知道忍者是一个高危的职业——用以保护的名义把三种性别中天生就适合生育的Omega圈禁在家、等到合适的时间就嫁人结婚然后不断生养孩子那般简单粗暴,而是允许他们可以自由行动做自己想做的事主宰自己的人生这样平等人道,可是这依然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十八岁生日那天,他们会迎来人生第一次发情期。

 

这是Omega的天性使然。

 

由于忍村公认的ABO三人小组的配置以及每年两次场地轮换制的中忍考试的缘故,大部分Omega都会在十八岁到来之前就能够找到值得交付一切的Alpha,剩下的一小部分也可以通过亲戚朋友和Omega管理协会的介绍解决这一难题。在抑制剂被严格监管的如今——只有失去Alpha无法独自撑过发情期的Omega才会获得协会的抑制剂使用许可——像那种到了十八岁还仍旧单身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

 

——对,是几乎。

 

于是这也正是漩涡鸣人现在会如此发愁的原因了。

 

虽然对于身为Alpha的他来说发情期这种事并不需要他太过操心,但奈何综上所述的那个临近发情期了还没有找到能够标记自己的Alpha的Omega不是别人,正是他唯一的朋友宇智波佐助。

 

“唉……”想到这里,鸣人深深叹了口气。

 

——没错,佐助是个Omega,还是身不娇体不弱战斗力爆表的那种。

 

 

“喂鸣人,我刚刚说的那些你有听进去吗。”唤回鸣人神游天外的思绪的是鹿丸敲击桌面的声音。鸣人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似乎还没能立即从先前想着的事情中回过神来,过了好几秒才回了对面的人一个极其愚蠢的单音节,“啊?”

 

“你想什么想那么入神?”

 

鹿丸皱了皱眉,看鸣人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肯定是白讲了。习惯性分析各种形势的大脑让鹿丸下意识做出了最能减少自己有概率重复同一段话的选择,话说出口的瞬间,他就猛然想起这个方法并不适用于眼前的金发预备役。

 

“唉,是佐助的事情啦。”

 

果不其然,能让鸣人摆出这种闷闷不乐愁眉苦脸的表情的人也只有那个宇智波佐助。

 

鹿丸的脸色一僵,开始思考起从鸣人嘴下成功脱身的几率有多大。这真不能怪他不愿意给同伴排忧解难,只是在别人那里三言两语就能解决问题然后转身走人,到了鸣人这里他起码要浪费好几刻钟的时间,期间被各种魔音穿耳花式喂粮不说,到了最后还不一定能想出个完美的解决办法——一般人的方法不适用于他俩——怎么想怎么都是一桩相当不划算的买卖,还不如把事情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来的快。

 

可惜理智和情感都想的很美好,眼下的现实却不允许他临阵脱逃——他还有工作没有交代完呢。得出这个结论时鹿丸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在心里给自己难得的失策记上了重重的一笔后开始认真做起木叶好助攻的角色来。

 

“佐助又怎么了?他不是在外面环游世界吗。”

 

“他昨天晚上回来了,我把他给叫回来了。”

 

“那不是挺好的吗,能见到他你还烦个什么劲。”

 

“能见到佐助我当然很高兴啦我说!我烦的是另一件事!”鸣人把手里的笔一丢,拿起桌上的日历就往鹿丸眼前举,指着七月份那面纸上被圈了个小红圈的日子对他说道,“三天后就是23号了啊!”

 

23号又怎么了?无限月读纪念日?终结谷之战纪念日?成功把人追回木叶纪念日?鹿丸伸手接过那本几乎快戳到自己鼻子上的日历,对着七月二十三号的日子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又在脑子里把近年来发生的重大事件给全数过了一遭,愣是没发现二十三号这天有什么特别的。

 

见鹿丸还是一脸茫然,鸣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咚的一声震的桌上的文件都跟着抖了三抖,“那天是佐助的生日啊!鹿丸你怎么可以忘记佐助的生日!”说完又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捂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啊……还有三天要怎么办啊。”

 

“所以你是在为了佐助生日这事烦恼?等等……”电光火石之间鹿丸猛然想起一件被自己忽略掉的事情,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佐助这次生日应该是……

 

“他十八岁了?”

 

鸣人点头。

 

鹿丸了然,十八岁的Omega,可以结婚生孩子了。

 

 

“……”那不是挺好的吗!

 

想了半天都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可烦的,鹿丸琢磨了一下措辞,想了个比较万金油的句子试探了一番鸣人对此事的态度,“你怎么看这件事?”

 

“我让佐助暂且住到宇智波旧宅去了。”

 

“啥?”鹿丸目瞪口呆,“那里不是早就荒废掉了吗,而且佐助不是都一向住在你家的?”

 

“佐助回来之前我就把那边打扫过了,毕竟佐助是个Omega,而且发情期快到了,我跟他住在一起不方便啊我说。”

 

哦……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在养伤期间硬是让佐助住进他家的,别人说这样不合适吧还跟人急,这会儿倒是知道不方便了?鹿丸冷漠的想着,把日历放回了桌上,“有什么不方便的,不是都快标记了吗。”看了看被红圈圈起的日期,他又补充了一句,“你啊,还是别搞事了,赶紧把佐助接回家去,发情期过了就领证好好过日子吧。”

 

“你在说什么啊,鹿丸。”鸣人把手放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模样就像鹿丸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我跟佐助可是朋友啊!怎么可以标记他!领证结婚更是不可能啊!”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朋友?你特么在逗我玩?鹿丸想让井野入侵他大脑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的想法都有了。他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跟鸣人在佐助的问题上根本就没办法交流下去,干脆破罐子破摔,“那你想怎么样。”

 

“我决定了!”鸣人双手撑在桌面向上一蹦,他注视着鹿丸,目光灼灼语气认真,“我要替佐助——相!亲!”

 

“……”

 

 

 

 

 

2.

 

 

 

宇智波佐助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前几天他接到鸣人传来的信件,说是他发情期快到了怕他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让他赶紧回去木叶一趟。说实话,在看见纸上歪歪扭扭的丑陋字迹时佐助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他喜欢漩涡鸣人,对自己的感情有着清楚的认知且不打算逃避,虽然比起鸣人那家伙一直吵吵着喜欢的小樱有着性别上的优势,但是一直被发朋友卡的凄惨境遇让他一度以为这辈子大概都要孤独终老了——他无法接受除了鸣人以外的任何人——所以当鸣人提起他的发情期并让他回去时,他的心情如何可想而知,第一反应就是鸣人终于开窍了!

 

将原本一个礼拜的路程硬是压缩到三天,风尘仆仆在深夜归来的他敲开了鸣人的家门,往常一见面就会迫不及待连声高呼他名字的金发少年反常的不知所措到了极点。没有要求跟他一起睡不说,还在简单的问候过后竟然把他赶去了宇智波旧宅住着!

 

那时的佐助还想着鸣人大概是太紧张了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况且他的发情期还剩三天,时间上也算来得及,想着不出一天按照鸣人的性格肯定就会过来跟他说清楚,居然一点怀疑鸣人反常举动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现在——

 

 

“佐助,你不用担心你的发情期,我已经跟卡卡西老师申请到了举办相亲大会的权利!给五大国发去了邀请!一定可以给你找到个完美Alpha的说!”

 

侧头看着坐在他身边金发少年灿烂的笑脸,佐助觉得这些天来抱有期待的自己真是天真可笑到了一定境界。

 

——实在有够愚蠢的。

 

 

“是吗。”他淡淡应了声,往自己嘴里丢了块番茄,平时怎么吃都觉得是人间美味的食物今天吃着却一点味道都没有。一定是那家店的番茄太差劲,他下次再也不要去那边买了。

 

“肯定啊!佐助你就放心吧!”

 

放心,他当然放心,鸣人对他的事一向上心他怎么会不放心?

 

越吃越觉得这番茄没滋味,佐助皱了皱眉干脆把它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扯过纸巾擦掉手上的鲜红汁液,他这才注意到鸣人手里还抓着一本厚的跟砖块一样的书籍。

 

“这是什么。”他问。

 

“啊?这个是ABO生理知识大全啊我说。”

 

鸣人说着就把那本书递到了佐助面前,后者接过它随意翻了翻,漫不经心地发问,“你看这个干嘛。”

 

“当然是为了了解发情期的一些必要准备和注意事项啊。”

 

佐助翻书的动作一顿,心中顿时升腾起不好的预感。鸣人仿佛没注意到佐助的变化似得,继续自顾自说着,“……不这样的话,我怎么知道那些过来相亲的Alpha好不好的说。”

 

“……”啪的一声,佐助把书合上丢回给了鸣人,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气血翻涌,忍了又忍才没在自己家里对这个超级大白痴来一发麒麟。

 

 

“哦,那你慢慢看。”

 

“好!漩涡鸣人开始行动!!!”

 

将佐助的话理解为了对相亲一事的赞同,鸣人干劲十足的握了握拳,当真按照佐助说的那样坐在他身边看起了生理书。

 

佐助翻了个白眼,身体向后一靠直接瘫在了沙发上。想生气吧,偏偏鸣人又是真的在对他好为他考虑;想把这事揭过去吧,可自己又真的不能接受不喜欢的人。纠结来纠结去,只觉得一阵心累。

 

佐助自己也不知道这场暗恋到底持续了有多久,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不断的追问鸣人对他的看法了。即便已经有了鸣人自己是他的唯一这般的承诺,但是对于后面附带的两个字却仍是感到十分的不满。

 

明明对自己重视到这种地步,追着自己跑过那么多地方,在自己执意堕入黑暗不愿正视任何光明的时候也对自己不离不弃,这样长久的执着,竟然只是对朋友的情谊吗?这样想着的同时他又不禁好奇鸣人真正喜欢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从他表示过喜欢的小樱到对他表示过好感的雏田,无一不都是女性。这么说来,他是觉得女性Beta或女性Omega比较好吗?

 

想着想着鼻间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味道,从小便熟知这种气味的佐助当下就反应过来这是鸣人身上的Alpha信息素。两人坐的本就不远,只一会儿功夫浓烈的信息素便把佐助整个给包裹了起来。浓烈却不尖锐、温暖且干燥,就跟鸣人本身一样给人十分舒适的感觉。

 

——处在发情期前沿的敏感身体几乎在佐助意识到这点的瞬间就起了反应。

 

体内深处缓缓蒸腾起一股热气,心跳的逐渐失拍带动着呼吸都不由急促起来,酥痒的感觉从神经末梢一点一滴的传递至四肢百骸,随着一份逐渐强烈的诡异空虚感,空气里也开始弥漫出甜美诱人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与鸣人的Alpha信息素混合在一起,慢慢酝酿出最勾人心魄的毒药。

 

就在这时,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鸣人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的拳头握的死紧,手背青筋暴起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抓在手里的书愣是被他捏出来一道道褶皱。

 

“佐、佐助,那那那那那那那个……我、我我……影分身被解除了……我、我先回去工作了。”他磕磕巴巴的说完这番话,看都没看佐助一眼就连忙夺门而出,出去之前还不忘把客厅的窗帘全部拉好。

 

失去Alpha信息素源头之后空气里那点气味很快就消失了,躁动的身体也恢复了平静。佐助注视着紧闭的大门,冗长的沉默过后起身来到了后院,用通灵术召唤出了青蛇。

 

“去帮我给大蛇丸传个话,让他在三天内给我做出抑制发情期的抑制剂来,不然我就拆了他的那些仪器。”

 

“是,佐助大人。”

 

 

鸣人对自己的信息素抗拒成这样,果然是只把自己当成朋友啊。

 

还是别再抱有无谓的想法了,事情结束之后,早点离开吧。

 

 

 

 

 

3.

 

 

22号这一天的下午,作为这次由漩涡鸣人发起的宇智波佐助相亲大会会场地点的火影大楼一楼挤满了慕名前来的Alpha忍者们。放眼望去人头攒动的壮观景象使得庄重肃穆的办公大楼刹那间变得跟早晨的菜市场一样喧闹非凡。负责维持场面秩序的木叶忍者们扯着嗓子安抚着这些‘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Alpha们,个个都忙得晕头转向满身大汗。

 

就在这时,原本熙熙攘攘挤成一团的人群被人突然从中间劈开了一条道路。只见走在前头的春野樱左手一推右手一挥,愣是把一群占据性别优势的Alpha们给随手拍到了墙上,力道之大甚至还让整栋大楼都跟着晃了晃,刷刷的往下掉灰。这种压倒性的暴力成功吸引了全场忍者的注意力——是谁这么粗暴!

 

被众人注目的小樱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一边继续朝前开路一面对身后优哉游哉仿佛在散步一样的鹿丸抱怨,“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啊?很正常吧。鸣人可是把五大国全都通知到了。宇智波佐助要选Alpha——谁不想娶个漂亮又能打的老婆啊,肯定都要来争取争取,万一被选上了呢。”鹿丸掏了掏耳朵随口解释,然后皱紧了眉头扫了眼身边围满的人潮。

 

他和小樱被卡卡西派来协助鸣人审核这些前来相亲的忍者们。接到这个任务时,惊异于卡卡西对此事放任态度的他曾对此提出疑问,“鸣人这种行为明显是在兴师动众的胡闹,六代目大人为何不多加阻止?”

 

银发的火影笑意盈盈,“不闹腾一番他们就不是鸣人和佐助了不是吗。”

 

一句回答说的模棱两句,虽然如此,可这种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一般的话还是让鹿丸没有多加追问答应下了这桩麻烦的差事。火影大人大概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也说不定,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笃定了鸣人和佐助能成?

 

思绪流转间两人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这里以前是被荒废的,相亲大会决定举办后便被卡卡西划出来充当面试审核的地点。经过打扫的房间干干净净,最里面整齐横列着三张桌椅,上面还有一摞白纸——那是他们和鸣人的位置,纸上是每位忍者的基本资料;十步开外的地方放了张椅子,鸣人则坐在最中间正对着那把椅子的桌子后面,双手握拳搁在桌面上,严肃着表情正襟危坐的样子让鹿丸和小樱怀疑他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你来的挺早啊,鸣人。”

 

小樱黑着脸对这场乱七八糟大会的始作俑者投去了无数眼刀,虽然表情凶狠,但到底没有冲上去直接给人一拳,也不知道是在积攒怒气值还是气过头手都不想动了。

 

被这句话唤回神的鸣人表情一松,立刻就回复了以前咋咋呼呼的样子,“不是啊,我从昨晚就在这里的说,佐助很快就要找到那个可以照顾他的人了,我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

 

鹿丸小樱:“……”

 

“你之前说什么来着——谁不想娶个漂亮又能打的老婆,是这话没错吧。”小樱捅了捅鹿丸的胳膊,听出Beta女孩言下之意的鹿丸举双手投降,“我错了,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好一阵忙活后相亲大会终于开始了。

 

站在门口负责叫号的女忍放进来第一位相亲者。进来的是个身形削瘦的年轻男人,鹿丸和小樱看了他一眼,刚拿起最上面的资料准备翻阅,那边的鸣人就大喝一声,“不行!!”

 

剩余三人齐刷刷一愣:“为什么不行?”

 

鸣人答曰:“佐助不喜欢这么瘦的类型。”

 

“……”说的好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第一位相亲者连板凳都没坐热就被请出去了。

 

 

进来的第二位忍者高大威猛,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满是饱满的肌肉,大概是第一个人出去的时候给后来者提了个醒,为了获得评审们的印象分,该人一进来就冲着三人连摆了好几个展示肌肉力量的姿势。

 

鹿丸和小樱满意的点点头,身强体壮,不错。

 

刚拿起资料,那边鸣人又说:“不行。”

 

三人同时看向他:“为什么不行?”

 

“那身肌肉太可怕了!佐助那么柔弱,被他一碰肯定浑身是伤,说不定还命都会没了!”

 

“……”

 

佐助柔弱?鸣人你的滤镜是不是太厚了点??

 

 

第三个进来的人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看起来倒是比前两个极端看起来好了不知道多少。鹿丸和小樱看了看鸣人,等了好几秒确定鸣人不会再说不行,这才放心的拿起资料浏览。

 

眼前这个人七岁进入忍者学校读书,十二岁从学校毕业,家世清白父母健在,执行过大小任务十余次,其中A级任务三次……总体来说还算是个不错的忍者,就是……

 

“不行!他年龄太小了!”

 

鹿丸和小樱对视一眼,看吧,我就知道。

 

被指出年纪问题的少年毫不客气的反驳鸣人:“小又怎么样,我也没比佐助小几岁啊。”

 

“佐助是你叫的吗!”鸣人眼睛一瞪,居然跟比自己小的孩子杠上了,“你比佐助小,又没有佐助强,将来遇到危险了你拿什么来保护佐助!”

 

“我会变强的!”

 

“那就等你变强了再说!”

 

于是第三个小少年被生拉硬拽了出去。

 

 

第四个相亲者衣着整洁,态度很是落落大方谦卑有礼。

 

鹿丸和小樱眯着眼睛打量了对方好一会儿,既没有看见病弱的死气沉沉,也没有看见疑似暴力的因素存在,青年忍者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样子,估摸着是个可靠的人吧。

 

正想着问问看鸣人的意见,头一转,刚好碰上鸣人沉着脸开口:“不行!!”

 

三番五次的不行让耐心不怎么好的小樱唰的一下揪着鸣人的衣领把人扯了过来,恶狠狠的吼道,“你他妈给老娘解释清楚!怎么又不行了!”

 

鸣人神色未变地把小樱的手拂开,“你自己看。”

 

小樱和鹿丸接过鸣人递来的忍者资料,常年畅游在文件的海洋中的鹿丸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只见该忍者婚姻状况的那一栏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已婚,家中有两个Omega和三个孩子……

 

“不能对佐助一心一意的人,我怎么会放心把佐助交给他!”

 

鸣人认真坚定义正言辞的模样赢来小樱感动不已的目光,粉发女孩伸出手拍了拍金发少年的肩膀,眼睛里甚至泛出了点点泪花,无比认同地点着头,“鸣人,对不起,刚刚是我错怪你了。”

 

“没事小樱,保护佐助是我的职责,我绝对不会让如同一张白纸的佐助落进这种脚踏N条船的坏男人手上的!”

 

鹿丸一脸懵逼的看着惺惺相惜的鸣人和小樱,翻了个白眼伸手捂住了眼睛,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天啊,谁告诉你们佐助如同白纸的(宇智波鼬:……),我们认识的真的是同一个佐助吗??

 

 

 

 

 

4.

 

 

相亲一直进行到傍晚时分才逐渐接近尾声。鹿丸早已受不了的瘫在了椅子上,就连小樱也没能坚持多久,趴在桌上连同鹿丸两人用一副眼神死的表情看着还在精力十足花式挑刺的鸣人。

 

从早上到现在,鸣人把他的口遁技能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什么你不够高啦、你居然还要还住房贷款啦、你连S级任务都没执行过啦、你每个月工资怎么就那么点啦、你连Alpha在发情期要怎么照顾Omega都不知道啦,到了最后甚至连你居然都不知道佐助最爱吃什么这样的理由都搬出来了,也是看得人都是醉醉的。

 

鹿丸也总算是明白卡卡西为什么那么淡定的原因了,鸣人这架势,根本就是完完全全不打算把佐助交给别人啊,还装模作样搞出这么大一出戏。他看了看窗外的夕阳,心想今晚十二点佐助的发情期就要来了,他倒是要看鸣人怎么收场。

 

 

“你连佐助的哥哥最喜欢吃什么都回答不出,怎么照顾好佐助!”

 

——鼬喜欢吃什么跟照顾好佐助有关系吗?

 

 

就在鹿丸小樱满脸冷漠、相亲者还为这神逻辑怔怔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就被推开了,紧跟着一道浓郁的Omega甜腻气息传了进来,鹿丸和小樱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鸣人倒是很快就分辨出了这种味道,就连椅子上的陌生Alpha都不由转过了头。

 

四个人同时看向推门而入的人。

 

“佐助,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跟你说过这种时候你最好不要到处走的吗!”

 

敏锐的捕捉到鸣人说话时脸上一闪而过的异样表情,佐助敛下了眼眸,没有走进去而是选择停在了门口。“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把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其实出来的时候他为了避免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特意穿了件披风,只是临近发情期的信息素实在不是几件衣服就能遮掩的住的。

 

鹿丸来回看了看神色都不大对的两人,“啊……剩下的人没几个了,我估计是选不出来了,对不对啊小樱。”

 

“啊?”冷不丁被丢了个问题的小樱接收到鹿丸暗示性的眼神,连忙点头附和,“哦对对对,选不出来了,选不出来了。”

 

两个旁观者有心送助攻,被送的人倒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听了他俩的话,鸣人非但没有按照他们希望的那样站出来对佐助负责,居然还跟人承诺:“佐助你放心!还剩几个人,我一定会给你找到个能够照顾好你的Alpha的!”

 

那副郑重其事的样子看的鹿丸小樱想掐死鸣人的心都有了,直白点吧,鸣人又说不行,委婉点吧,他又听不懂!油都浇了好几桶了,怎么炼来炼去,这块铁就是成不了钢呢?

 

佐助这些天本就因为鸣人这般热络的想要让自己跟别人结婚的态度而心情不佳,现在一听鸣人再次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累积了好几日的郁结心绪终于到达了一个顶点。想给我找Alpha对吧,想让我早点结婚对吧,那好啊,那就如你所愿!

 

“不用选了,就他吧。”

 

伸手一指,赫然是刚才那个被鸣人否定掉的人。

 

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佐、佐助君,你、你你你说什么?”率先找回自己声音的人是小樱,她指了指那个陌生的忍者,又指了指鸣人,太过震惊的消息让她连目光都是呆滞的。

 

鹿丸也没想到佐助会唱这一出,一时间神色僵硬闭口不言。

 

那个忍者显然也没反应过来天上掉馅饼这事居然会发生在他身上,瞪大了眼睛颤抖着手指对着自己,“我?”

 

“对,就是你。”

 

说完佐助就皱紧了眉,说实话他并没有想跟这个陌生人共度一生的想法,只是鸣人的态度太让他不爽了,心生报复才会随口一说。他已经拿到了大蛇丸送来的抑制剂,即便是今晚没有Alpha,他也可以安然无恙的度过发情期,而他来这里的目的,也原本是想要告诉鸣人这一事实并顺便向他辞行的。

 

“行了吧,我已经选好了,满意了?”他看向鸣人,语气里暗讽意味明显。

 

佐助接二连三表达出选定意思的话语让几人中最为震悚的鸣人稍稍回神,他对上佐助冷淡的视线,在消化掉佐助说了些什么后狠狠皱起了眉头,猛然起身的动作带倒了椅子,说话的时候甚至带上了些许怒意,“不行!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

 

“他不适合你!!!”

 

“适不适合我自己知道。”

 

“他保护不了你!!!!”

 

“我不需要别人保护。”

 

“他理解不了你!!!!!”

 

“我不需要他的理解!”

 

“他……”

 

“我的选择你要管!我的道路你要管!我怎么度过发情期要被什么人标记要跟什么人结婚你也要管!漩涡鸣人,作为朋友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多了吗!!”

 

“……”鸣人的身体瞬间僵硬!

 

 

房间内不知不觉变成了这般剑拔弩张的氛围,被鸣人佐助全程忽视的鹿丸小樱和相亲者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使得这紧张的气氛瞬间失衡。鹿丸对两人使了个眼色,两者心领神会的悄悄溜出了门并且把门关上,遣退了外面所有的忍者,将这方空间单独留给他们二人。

 

鸣人仍旧僵立在原地,双手垂在桌下紧握成拳,指甲狠狠刺入掌心好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过于用力的力道让他的手都在做着细微的颤抖。方才佐助怒吼而出的那番话似是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刺激,金发的少年低着头,僵硬着身体不发一言的模样让佐助不禁暗自责怪起自己的失言。

 

明知鸣人最重视的就是自己这个唯一的朋友,竟然还拿这种事情来讽刺他,我怎么……

 

“鸣人,我……”相顾无言的沉默了半晌,佐助最终还是选择率先说点什么,然而话刚出口鸣人就打断了他。

 

“佐助……有些事情我本来不打算说的……”

 

“什么?”

 

“我喜欢佐助!是对恋人的那种、可以被称为‘爱’的喜欢……”

 

佐助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你现在一定觉得漩涡鸣人这个人很差劲吧……口口声声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实际上却对你抱有这样的感情。”说着,鸣人苦笑了一声。他长吁了一口气,这么长时间以来堆积在心底始终不敢说出口的秘密现在揭露了出来,虽然的确是轻松了不少,但是……以后大概是当不成朋友了吧。

 

他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了佐助眉头紧皱饱含怒意的模样。

 

“漩涡鸣人!你他妈为什么不早说!”

 

连脏话都爆了出来,佐助一定是相当生气吧,对这件事。

 

“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我说,你只把我当朋友,可我却喜欢上了你,这个样子……不是等于背叛了你对我的感情吗?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鸣人一脸沮丧的样子让佐助顿时一阵无名火起。这是什么情况?一直叫嚣着他们是朋友的人难道不该是鸣人他自己吗?他都明示暗示过那么多次到底对自己是什么看法了,这个人不还是一直固执己见吗。总是擅自定位他俩的关系,想当对手就是对手,想当朋友就是朋友,完全都不会管他是怎么想的,好像只要他认定了自己就必须接受这种关系。从前是,现在也是,漩涡鸣人,到底是谁给你的这种自信啊?!

 

 

“哼,少在那边自作聪明了大白痴!”他凝重着神色说道。

 

鸣人一愣,“唉?”

 

“谁跟你说的我只把你当朋友的,喜欢朋友朋友挂在嘴边的好像是你吧。你不是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不是一直都对自己在我心里的位置自信过头吗,怎么关键时刻……”说到这里,佐助犹豫了一下,神色也因为即将说出口的话语泛起略微的不自然。

 

“……你凭什么就认定你对我的感情不是我对你的感情。”

 

“……”

 

大概是佐助最后这句话实在太过拗口,鸣人听完之后愣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当了机的大脑艰难的把这话拆分成一个个小字,又把一个个把它们重新排列组合。捋顺条理,分析含义,等到他终于能够理解的时候,整个过程中一直被他目不转睛盯着看的佐助已经因为羞愤而早已耐心耗尽了。

 

“算了,我还是先回去了。”

 

“啊,等等等等!!”

 

忙不迭从桌后直接跳出来拉住转身欲走的佐助,鸣人激动的连眼睛都是闪闪亮亮的,努力克制住想要狠狠拥抱眼前这个人的冲动,他小心翼翼地抚上佐助的侧脸,带了点力道的将他的头转过来面向自己,伸手拨开那遮挡住左半边脸颊的额发,暴露在橘红夕日下的佐助的面容简直好看的不像话。

 

“小佐助你说出这番话我可是会当真的说。”

 

“谁也没让你别当真吧。”

 

 

 

来往互拌了两句,他们对视着同时笑了出来。鸣人终于可以放下心的将眼前这个人整个抱进怀里,下巴搁在对方的肩头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耳鬓厮磨着。浓郁的信息素交相缠绕,甜蜜的气氛里或多或少混杂出了些暧昧的味道来。

 

鸣人将嘴唇贴在佐助的耳边,异常恶劣的火上浇油,“呐,我觉得这次相亲大会还是很成功的说,因为我替你找到了一个最适合你的Alpha,所以小佐助,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佐助挑了挑眉,不甘示弱的将嘴唇抵在了鸣人的耳垂上,说话时舌尖还有意无意的舔过那团软肉,温润的触感勾的人心痒难耐,“用我自己,你满意了吗。”

 

 

 

5.


小汽车滴滴滴,马兰开花二十一





6.

 

 

上午,火影办公室——

 

 

鹿丸在敲门示意过后得到了卡卡西请进的许可,年轻的Beta少年将手中画满了红圈的纸张递给了银发的六代目,并尽职尽责的做着简要汇报:“五大国的忍者们已经全部送走。”

 

“那就好。”卡卡西点点头,“他们有说些什么吗。”

 

“按照六代目大人的意思转达了感谢之情,他们表示很乐意成人之美,事情最后能够成功真是太好了。”鸣人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对五大国发出邀请后,卡卡西会将计就计有请五大国的忍者们配合着来演一出戏。要不是自己最后越想越不对劲找了个忍者用上了点谈话技巧询问了一番,估计连他都猜不出卡卡西还有这一手。

 

“那就好,麻烦他们跑这一趟还真是不好意思。”卡卡西笑眯眯的把手中这份处理好的文件放去了一边,转而询问起那两个让他操碎了心的学生。“鸣人和佐助呢?”

 

“据目击者称,昨晚鸣人跑去商店搜刮了大堆食物,都是生理书上记录过的最容易补充热量和体力的东西。”

 

“嘛,这么说来,下次见面至少得是三天后了?”

 

“是的。”

 

“嗯……那的确是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呢……”

 

最后能成功真是太好了。

 

 

 

 

 

 

END





PS.话说有没有活跃的鸣佐群能够推荐推荐吗,闺蜜不腐,每天都跟一群直男聊鸣佐的我。。。。。



评论(74)
热度(845)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