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丶小白

鸣佐only/超爱少年鸣佐!对少年鸣佐毫无抵抗力!/不吃子世代/不吃出轨/不吃性转/不吃BG/大概是个洁癖晚期

【鸣佐】暗流涌动

两天前勾搭苹果太太的时候跟她聊到了博人传,说里面的鸣佐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当时脑补了一下然后就发散出了这篇随笔。


通篇有病!有病!有病!三观不正+天雷滚滚!!!涉及婚外所以不打TAG。发完感觉会掉粉哈哈哈哈,删不删看心情。






不知从何时起,那个人不再对自己有话直说。 

 

 

 

 

头顶是明亮到刺目的惨淡灯光,仰面躺在办公桌上的黑发男人大敞着衣襟,裤子褪下在右脚脚踝处堆一团。光裸的左腿由下至上被人抬起置于宽厚的肩侧,能够感觉到皮肤接触时互相影响的炽热温度。那个跻身在他双腿之间的人,维持着一定速率的动作不断来回着。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早在连他都不记得的多少年之前,因为长期想念而终于将想法化为现实的这个人冒着偌大风雪跑到某个偏僻村庄来见他的那个夜晚,两个人便开始了这种秘而不宣的行径。

 

没有人主动提出要给谁一个交代。彼时他们都已成家立业,家中有妻有儿的现实不允许他们再犹如年少时那般做出各种任性的决定——即使当时的二人已在紧密的拥抱中觉察了某些隐匿的真相。

 

似乎就是从那时起,鸣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似从前那般流于表面。

 

 

 

“啊,大筒木一族的事情可真是累的够呛啊……”

 

——说话的语气。

 

“为了解决他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呢……”

 

——做出的举止。

 

“所以我今晚就不回去了,有事情要跟佐助商量……”

 

——言谈的神态。

 

“对吧,佐助。”

 

——看向自己的眼神。

 

无论哪个都能让冰雪聪明的男人驾轻就熟地了解到这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下若有若无的暗示。

 

即便明白这是违背伦理的,也仍旧无法抗拒。

 

身上这个男人,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的笑容、乃至他存在的本身,对自己来说都是能够温暖己身的事物,长期触碰过后便再也无法像少年时期那样可以恣意丢开。他相信对方也抱有相同的想法。

 

——正因为想要彻底侵占,所以才会不满足于灵魂的牵绊。

 

 

 

 

餍足过后他被抱到了桌后的椅子上,全身上下满是吻痕指印,股间更是有不可言说的液体顺着引力向下滴落。同他一样衣衫不整的男人正拿着纸巾擦去办公桌上的痕迹,一边把为了方便行事而挪去地上的文件重新搬上来,一边对他嘟嘟囔囔的抱怨。

 

“文件多真是麻烦啊。”

 

“那下次就不要在桌上了。”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说这话时嘴边清浅的笑意似得,男人看了他一会儿也笑了起来。把脏了的纸巾随意丢进垃圾桶,男人绕过桌沿将一条腿半跪至椅上,单臂撑住椅子扶手俯身贴近了他,一手穿插进细长的发丝,捧着他的头对他说道,“也是,那我们就在这里继续谈事情吧。”

 

他笑了笑,准确接住了男人落下的唇。

 

 

 

 

不知从何时起,那个人不再对自己有话直说,即便如此,自己也依然能够读懂,两人话语间涌动的暗流。

 

 

 

 

END


评论(30)
热度(227)
  1. 奉为羽秀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漩涡佐助萌丶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S文仓
    萌丶小白:

© 萌丶小白 | Powered by LOFTER